王嵎生:中美相互“何惧之有”?

2015-09-17 15:55:00 解放日报 王嵎生 分享
参与

  随着习主席访美时间的临近,中美都在不同程度上营造积极合作气氛。双方甚至把这次访问提高到“历史性”和“里程碑”意义的高度。

  当然,与此同时,也有不少粗暴的噪音干扰。比如硬把中国视为“美国最大的威胁”、认为中美关系正处于“战略十字路口”,担心两国不小心走上对抗的道路。

  诚然,中美两个大国差异很大,矛盾可以说“一箩筐”。问题是“症结”究竟何在?如何化解?

  在我看来,最大的症结在于“主导权”和“制度”问题的迷思。美国长期习惯于领导世界;热衷将自己的制度和价值观“恩赐”于各国。问题是,“领导世界”,一要靠实力,二要靠政策。美国实力世界第一,无人怀疑。但政策呢,难道不需要检讨和反思吗?它是否符合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潮流?是否适应时代的变迁和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的历史性变化?它是否找到自己新的定位?它的“恩赐”是否符合别人的国情和需要?美国总统杜鲁门早就告诫过他的后人,千万不要“我行我素”和“自私自利”。冷战思维的始作俑者乔治·凯南先生,晚年曾语重心长地告诫美国领导人说,这个世界绝不会接受一个单一的领导中心; 中国人有着伟大的文化传统……美国要以极其高雅的礼貌对待和尊重他们,而不应带着优越感对他们说,应该学会像我们一样治理你们的国家。最近,美国知名学者兰普顿也发表演说,认为从根本上来说,美国必须重新思考对“主导权”的定位。这些都是苦口良药,服下了就会血脉通畅,中国就不再是“傲慢与偏见”的有色眼镜下的“最大威胁”,而是很好的“合作伙伴”,两国间的分歧也就较易解决。

  中国提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并不是像某些美国人说的那样,“空洞无物”、“虚晃一枪”,目的是为了“夺权”。这是中国站在历史唯物主义高度、顺应时代潮流之举;是否定冷战思维、反对“国强必霸”之举;也是向美国和世界释放善意之举;是中国国策和外交大战略有“定力”的反映。中国同时也是现行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和建设者,与美国的一致远大于分歧。

  有评论提出:中美两国到底在互相恐惧什么?诚然,中国对美国的行为确实是有警惕,有时甚至是高度警惕。但警惕和恐惧是两码事。中国对自己的政体和走什么道路,以及怎样走,有充分的信心,也有足够的“拒止力量”,对美国何惧之有?反之,美国对中国又何惧之有?说白了,它恐惧的是失去“绝对优势”和“主导权”。中国从来没有想“塑造美国”,要美国走中国道路,为什么美国那么浪漫,总是一厢情愿地要“塑造中国”、要中国跟着它走呢?!

  2008年前后,美方有人曾提出中美G2设想(“中美共治”)。中国没有赞同。原因很多,主要还是认为,这个世界由单一国家管不行,中美两家共治也不合适。世界是世界各国的世界,应该支持联合国发挥中心作用,支持G20发挥主渠道作用。中美G2不行,GC行不行?我看行。至少有三个C,一是磋商(consultation),二是协调(coordination),三是合作(cooperation)。“症结”解开了,“球”就好踢了。中美各自都有主动权。我对中美关系还是谨慎乐观的。习近平这次访美,预计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可能迈出新的一步,同时,美国民众和社会对中国的善意和定力也将有新的认识。中国的迅速兴起是客观存在、遏制不住的。中国不会夺人之美,也愿意与别人分享“中国之美”,但决不允许任何人羞辱和夺取。(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前驻外大使)

  原标题:中国的善意与定力

责编:张锐颖(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