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丰:安倍重新上台后五次给岸信介扫墓说些啥

2015-09-24 16:21:00 环球网 蒋丰 分享
参与

  从9月19日到9月23日,是日本的“五连休”,又被称为“白银周”。

  赶在“白银周”前夕在参议院强行通过了新安保法案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这个连休过得颇为惬意,先是在脸书上和妻子秀恩爱,接着是连连挥杆打高尔夫,然后是庆祝61岁生日和二次就任首相满1000天,再接着就在母亲的陪同下,前往静冈县小山町为其外祖父岸信介扫墓。

  说来有趣,安倍一家爱搞“死无全尸”,将骨灰分葬两地,其外祖父岸信介和父亲安倍晋太郎都在山口县和静冈县分别拥有一处墓地,这倒是方便了大事小情都爱扫墓上坟的安倍。

  2012年10月,刚刚就任自民党总裁的安倍就赶去山口县给岸信介扫墓,发誓要带领自民党夺回政权;同年12月22日,在接受首相指名前,安倍又去岸信介墓前发誓今后必定不辱使命;2013年3月3日,在首次国会答辩前也抽空去了趟静冈县的岸信介墓地;2014年8月12日,解禁集体自卫权决议通过后,又在岸信介墓地发誓,要坚决守护日本国民的生命和生活;2015年1月11日,又在静冈县的岸信介墓前发誓,一定会在2015年成立安保法案;同年9月22日,安倍在岸信介墓前汇报了自己强行通过安保法案的“胜利结果”。

  上世纪60年代,岸信介担任首相期间也曾强行通过新的日美安保条约,掀起日本自二战后最大规模的示威运动,结果是自己以辞职收场。而安倍的这次霸王硬上弓,虽然也让街头示威运动此起彼伏,但屁股依旧稳坐首相宝座,看上去似乎比外祖父还要高出一筹。此刻,若不去扫墓,大概显不出“接班人”的自豪。

  按理说,给外祖父岸信介扫墓后,也应当去给祖父安倍宽烧支香才对,但安倍对祖父向来是绝口不提。世间都说“外甥是狗,吃了就走”,至少,安倍不是这样的“狗”。他虽姓“安倍”,却口口声声称自己继承的是岸信介的政治DNA,甚至在出任首相后,也只把亲属中岸信介的遗像“请”进首相官邸。

  其实,在日本政坛,安倍晋三的祖父安倍宽的名气绝不低于岸信介。二战期间,安倍宽是罕见的敢于反对军国主义、直接批评东条英机的人,以至岸信介都尊称他为“大津圣人”。只可惜安倍宽去世时,孙子安倍晋三还只是他爹肚子里的一个精子,没来得及跟祖父建立任何感情。

  事实上,安倍还可以说是1960年反新安保运动、倒岸运动的见证人之一。为了通过新日美安保条约,岸信介混的、硬的、横的统统玩了一遍,还让众议院议长清濑一郎叫来500名警察,把反对该条约的议员全部强行拉走。他位于涉谷区南平台的家也连日遭到示威大学生队伍的包围,院子里被扔进了许多小石子、垃圾等,就连邻居家也跟着无辜躺枪,只能无奈的在墙外挂上一个牌子——“这不是岸家!” 

  当时的安倍还没上小学,看到电视里那轰轰烈烈的倒岸运动,听着院子外那震耳欲聋的口号声,感觉热闹得就像过年一样,于是也跟着起哄,在外祖父面前大叫“反对安保!反对安保!”而护犊子的岸信介只是满面微笑地看着眼前的小滑头,就连晚上睡觉也都要把他搂进被窝里。祖孙感情、政治DNA的遗传,就是这样朝夕相处的建立、一点一滴的灌输的。

  也正因为这样,即便岸信介去世多年,安倍在执政时依旧不问苍生问外公,逢事便去扫墓焚香,祈求祖坟能冒青烟保佑自身政治的一生。(作者是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