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嵎生:努力推动联合国的中心地位和作用

2015-09-25 08:44:00 环球网 王嵎生 分享
参与

  2009年,金砖国家第一次领导人会议的联合声明庄严宣布:支持联合国在应对全球性威胁和挑战方面发挥中心作用。这并非是随意性的声明,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是因为联合国本身的价值和生命力,无法替代;《联合国宪章》奠定了国际关系和国际法的基本准则,顺应了时代和平、发展与合作的诉求,至今仍在“引领着”历史前进的方向。虽然它也曾被个别强权国家利用过,有过不那么光彩的经历,但那个不正常的年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随着习近平主席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在如何应对中国和中美关系问题上,美国专家学者议论纷纷。有人再次提出“中美共治”(G2)设想。其实,早在2008年左右,美国就有人试探性提出“中美共管世界”和“中美G2时代”,中国方面也有些人“遥相呼应”。笔者对此一直不以为然。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是它不符合中国的国家性质和基本外交方针,也不符合金砖国家支持联合国发挥中心地位和作用的庄严声明。何况,美国也不会让中国同它一起唱平等的“二人转”,只想要中国成为它“交响乐队”的“第二小提琴手”。这个世界,或者说,全球治理,由一个国家统领,行不通;由两个国家搞“二重奏”,也不合适。世界是世界各国的,应该支持联合国发挥中心地位和作用,应该按照《联合国宪章》精神,共商、共治、共享。

  联合国和《联合国宪章》是美国一手推动建立和制定的,并得到反法西斯阵营各国的普遍赞同。当年,在联合国成立大会上,罗斯福总统充分肯定了联合国及其宪章的里程碑意义,强调“现代世界必须使用(联合国)这个工具”,并告诫世人说:

  “我们大家必须承认——不论我们的力量多么强大——我们必须放弃那种经常为所欲为的极端自由。没有一个国家或区域性的集团,可以或者希望以损害任何别的国家而获得任何特权。假若任何国家愿意保持它自己的安全,它必须准备和愿意同大家共享安全。这是每个国家为获得世界和平必须付出的代价。除非我们大家都愿意付出这个代价,否则没有任何维持世界和平的机构能达到它的目的”。

  杜鲁门的话(对美国来说是“遗训”),至今仍具有现实意义。我们支持联合国的中心地位和作用,也是符合美国先贤愿望的。当然,在践行《联合国宪章》过程中,大国可以、也应该发挥更大作用,甚至某种形式的主导作用,但千万不要“我行我素”,“妄自称大”,更不能背道而驰。中国和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发达的国家,不能、也不应搞什么G2,但共商世界大事,分别和共同为世界和平、发展和合作做出贡献,义不容辞。中国提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不仅适用于中美两国,也适用于各种形式的国际组织,特别是G20和大国之间。这是中国外交新时期的创新之举,既符合《联合国宪章》精神,也符合 美国先贤的愿望。美国何愁之有?何乐而不为?(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前驻外大使)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