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丰:日本政坛屌丝下课背后的民主困局

2015-09-30 16:22:00 环球网 蒋丰 分享
参与

  日本版屌丝逆袭的政治家、文科相下村博文,在政坛经历几十年风风雨雨,没想到在阴沟里翻了船。近日,他在记者会上就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会场原计划作废一事表示“给很多国民造成担忧和困扰”,已向首相安倍晋三提出辞去文科相之职。

  为举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日本打算新建一座“新国立竞技场”作为主会场。根据最初设计方案,这一场馆建设成本约为1300亿日元(约67.6亿元人民币),但方案几经修改后估算成本不断攀升,最终增至2651亿日元(约137.85亿元人民币),引发各界广泛质疑。对于这一拍脑袋决策,出了岔子可不能拍屁股另就新职,必须有人负责,下村因此站了出来。

  不太喜欢抛头露面的下村,可不是小角色。他在有“官二代俱乐部”之称的日本政坛,是罕见的出生底层的“大能人”,也是赤脚小子踏上红地毯的励志经典。此外,他还是自民党最大派阀细田派(拥有94名国会议员)的“二当家”。而安倍晋三正是这个派阀的“老大”。甚至有日本媒体称,下村的辞职直接导致了安倍于10月重组内阁,再次布局。

  “政坛奇葩”下村,是一个有着浓厚“文科相”情结的政治家。他在小学五年级时就树立了人生理想。那一年,有位老师对他说,“小博啊,你将来可能当上文科相。”虽说少年当立大志,但对于下村这样一位少年来说,别说是做大臣,就是读书上学都是一件难事。9岁那年,他父亲就因交通事故去世,留下了寡母和三个孩子艰难度日。在艰难的日子里,下村和两个弟弟分吃一个鸡蛋充饥。在政府设立的“交通孤儿育英会”资助下,下村才完成学业,并凭借优异表现一步步实现了自己的“文科相”之梦。2013年2月27日,我走入日本文部科学省,准备专访下村前,准备了包括历史认识等在内的问题。但是在采访现场,他始终强调要以“文科相”身份接受采访。

  可以说,“文科相”是下村最心爱的岗位,他的工作态度不会有太大问题,而能够在诡谲多变的政坛获得“大能人”称号,能力也应该不会太差。那么,喜气洋洋的东京奥运筹备工作,为何最后尽成了下村的“滑铁卢”?

  看一看此次东京奥运会筹备体制,其规模之大令人咋舌,包括以前首相森喜朗为会长的“东京奥运会组委会”、多位学者专家在内的“国立运动场未来构想有识之士会议”、日本体育振兴中心、东京都政府、日本体育协会、财务省、国土交通省、外务省等多个部门,以及文科相下村博文和奥运担当相远藤利明两位阁僚。此外,还包括各界诸多有头有脸的人士。

  阵容不能说不豪华,成员不能说不有名。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按照第三方委员会评估报告的比喻,各组织、部门之间的合作不过是一条“多头蛇”,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九龙治水”。除了森喜朗之外,还有舛添要一、张富士夫等多位重量级人物。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管理不了谁。到头来,权力面前人人想要,问题面前人人想逃。

  归根结底,奥运会还是国家项目,放在哪一个国家都是如此。俗话说大海航行靠舵手。奥运会在推进上需要举全国之力,但在管理上显然要依靠强有力的统一指挥。明确各方权责,定位各自角色,是政府的核心职责。日本政府摆出一幅“广泛民主”姿态,说穿了是要逃避责任。现在新场馆问题一出,除了下村出面辞职,再无政府人士做任何表态,这让各界不得不质疑日本政府的领导力和统合力。

  在急需决策者拿主意、敢于担责任的大事上,刻意强调所谓的“民主”,却忽视实际效率和最终效果,只会造成人力、物力的浪费,让民众丧失对政府的信心。这种情况下,恐怕再多的“赤脚小子”下村博文,也只能最终落得黯然下课的结局。(作者是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