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初级产品熊市冲击地缘格局

2015-10-13 02:35:00 环球时报 梅新育 分享
参与

  以2014年下半年石油价格崩盘为标志,整个国际初级产品市场步入深度熊市。石油、铁矿石等初级产品市场行情的周期性变动不仅直接影响生产和出口国的宏观经济,还会影响这些国家国内政治格局以及不同国家间的综合国力对比。

  一般说来,持续时间较长的初级产品牛市将显著提升生产和出口国的国民收入、综合国力及其国际政治影响。其中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海湾石油输出国在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后国民收入和国际经济政治影响力陡然暴涨。在新世纪最近一轮初级产品牛市于2002年启动后,蒙古国澳大利亚、非洲产油国以及拉美一些国家的收入和国际经济政治影响力也出现类似变动。但随着最近两年初级产品熊市逐渐成型并深化,形势出现反转,某些初级产品生产和出口国对外国客户的态度出现前倨而后恭的变化,如果对此没有充分认识或不能及时做出调整,这些国家或将在市场、收入等方面付出更大代价。

  不仅如此,那些在制造业领域缺乏国际竞争力且与重要初级产品生产和出口国关系紧密的国家,也会受到大体同步的影响。初级产品牛市期间,这类国家能从关系紧密的重要初级产品生产和出口国那里得到廉价石油等重要初级产品供应,从而抑制其输入型通货膨胀压力,获得缺乏廉价初级产品供应的国家难以具备的优势。但是到了熊市,这种“优势”就会变成劣势,甚至还会更多暴露在金融危机传染的风险之下。而从国际政治格局来讲,如果这个国家在同区域的竞争对手也是重要初级产品进口国,只是其与初级产品生产和出口国关系没有那么紧密,则在熊市期间,该区域实力对比将向其竞争对手显著倾斜。

  位于南亚次大陆的印度巴基斯坦就是一对典型例子。巴基斯坦与海湾石油输出国关系紧密,并从沙特等国拿到大量直接间接援助;印度与海合会国家的关系则没有达到这种程度。这样,尽管印巴两国都是石油净进口国,在牛市期间都面临因油价上涨而带来的输入型通货膨胀、财政赤字、经常项目收支逆差压力,但巴基斯坦的压力会因海合会国家廉价石油供给、援助等而削弱;相对而言,印度所得好处逊色许多。

  但在当前熊市期间,海合会国家给予巴基斯坦的石油供应已不具备太多价格优势,其援助或给巴基斯坦提供经贸机会的能力大幅削弱,一旦海合会国家发生货币金融危机,巴基斯坦很可能遭受传染。相比之下,印度从石油熊市中净受益远大于巴基斯坦。如果在此期间没有外部大国干预,那么南亚次大陆实力对比无疑将会向着有利于印度而非巴基斯坦的方向发展。▲(作者是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京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