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雅克:西方的冰山开始消融瓦解

2015-10-14 02:35:00 环球时报 马丁·雅克 分享
参与

  【英国】马丁·雅克

  一些非常深刻的事情正在发生

  中国经济放缓在西方引发了一系列议论,中国经济能否维持高速增长成了大家关注的问题,尤其是中国未来是否会影响美国在全球扮演的角色。此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为美国《名利场》杂志撰写“中国世纪”一文时表示,中国世纪从2015年开始。而哈佛大学的约瑟夫·奈教授今年3月则撰文称美国世纪还远没有结束。

  关于未来的世纪,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在去年发表演讲称,美国将继续引领世界100年。我认为,无论从哪种意义上说,美国依然在世界上占主导地位。中国仅是凭借其庞大的人口,从经济上对美国形成了挑战。中国的快速转型显然在经济上已经有了深刻的影响,并逐渐在政治、文化、知识、道德、伦理、军事上产生重要作用。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习近平主席领导的中国政府所代表的外交新方向。此前,中国的中心放在实现经济增长、摆脱贫困、在国际上立足,然而那个时代已经结束,习主席提出的“中国梦”意味着中国希望在世界上寻求新的位置。

  正如美国学者白鲁恂曾经说过的,“中国是假装成国家的文明”。19世纪末期,中国因为弱小而被迫适应欧洲标准的国际体系。然而这一时代即将结束,中国需要重新思考自身。这开启了全球权力重心从美国开始向中国全方位转移的过程。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会一蹴而就。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所预测的,按购买力平价法计算,到2019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将比美国高出20%。所有这些都表明,一些非常深刻的事情正在发生。我们知道,大国的崛起往往是由经济推动的,与此同时,经济的强大将导致更广泛的文化、知识、军事影响的增强。从这一点上说,我同意斯蒂格利茨的说法。

  中美双边关系的实质发生变化

  不久前,习近平主席访美,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会晤。我认为中美最高领导人的接触越多越好,因为峰会能增进彼此的了解。双方会晤前后的各种准备、交流以及媒体的关注度能够带来更多的理解和讨论,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中美关系的问题在于,现在双边关系的实质发生了变化。中美1971年建交之时,美国非常强大,中国相对较弱,当时是一种不对等的关系。美国是整个国际体系的“守门员”,中国需要赢得美国承认才能获得准入资格。然而今天,这一关系已发生变化,两国不再像以前那样不对等,美国不像以前那样占据绝对主导。然而美国仍旧习惯于自己占据绝对优势地位的思维模式。这导致东亚地区的关系变得格外紧张。美国试图通过“再平衡”政策来提振自己在亚洲的地位。随着时间推移,美国将在东亚接纳一个与自己地位更平等的中国。

  世界风云变化,发展中国家已经占据世界85%的人口,在全球范围内,由中国主导的发展中国家正深刻地影响世界秩序。人们广泛推测,在2030年之前,中国经济规模将成为美国的两倍,国际体系必将变得更加不同。发达国家的衰退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标志着欧洲中心主义的结束,我们将看到西方主导的全球系统发生巨大变化。

  当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进入“新常态”,中国正在寻求新的经济发展模式,但需要时间来做出改变。中国越早解决这个问题越好。事实上,中国的经济改革已经被推迟了,一方面,中国需要克服国内因素带来的拖延,另一方面,西方市场并没有从金融危机中复苏。金融危机之后西方市场的崩溃意味着中国不得不依靠新的需求来弥补市场的空缺。可以说,中国应对金融危机的最初反应——经济刺激计划是正确的,但刺激措施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新的不平衡以及新问题,例如债务问题。其结果是,中国同时面临着两难挑战:应对经济刺激带来的短期后果,同时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经济模式需要进行根本性转变。

  这是一个困难的局面,也是中国领导人面临的新领域。但我对中国领导层在处理经济问题上有着基本的信心,这并不是说中国不会犯错误,而是过去几十年里中国的经济发展有着良好的纪录。

  欧洲正在碎片化

  在中美之外,欧洲未来将在世界舞台上扮演什么角色?这个问题也是西方学者正在讨论和探究的。虽然中英的经济关系越来越密切,但有人说欧洲总体上仍然依赖于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安全政策。我认为就影响力而言,欧洲正在衰退,而且这一趋势还将继续下去。传统的欧洲人口正在下降,经济处于一片混乱,欧盟内部有着深层次的矛盾。

  整体上,欧洲正在碎片化,西方的身份认同也在碎裂。就拿亚投行为例,二战后,英国便没有独立的国防和外交政策,英国的政策与美国深深交织在一起。但是,在亚投行成立期间,英国以第一个非亚洲国家的身份加入,这是一个勇敢的举动,因为这意味着在亚投行问题上,英国站在了美国的对立面。这一决定基于英国政府将中国看做经济上非常重要的伙伴,他们认为需要与中国建立更密切的关系,需要对中国采取更加独立的政策。从这一事例我们看到,西方的冰山开始瓦解,每个国家都在与中国接近——俄罗斯德国法国,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欧洲正在经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西方和俄罗斯围绕乌克兰问题相互指责。如今,双方在叙利亚开始斗法。很显然,这背后是美国正在失去对中东地区的控制。引爆点是美国对伊拉克的干预,他们完全搞砸了。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秩序正在迅速溃塌。

  我并不喜欢俄罗斯的外交政策,但是,俄罗斯受到了西方的不公正对待。苏联解体后,西方国家否认俄罗斯的任何合法权益。俄罗斯目前正试图寻求新的发展道路,更接近中国。俄罗斯已成为中国最重要的石油供应商之一。当然,中俄两国的行为方式有很大不同,俄罗斯更积极、直接、而且不避讳冲突,而中国更谨慎、低调、也很不愿意使用武力。▲(作者是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的高级研究员、著有全球畅销书《当中国统治世界》,本文由本报驻伦敦记者孙微采访整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京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