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阿基诺,你愧对父母百姓和中国

2015-11-12 08:50: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前些天,菲律宾总统阿基诺有一番漫画式的自怨自艾:“我已习惯了把负面批评当早餐,谩骂做午餐,侮辱当晚餐,以及阴谋暗算做夜宵。”这段独白看似自我解嘲,实则是他政治困境的真实写照。

  明年6月阿基诺就要卸任下台。在任5年半,他把父母留给他的政治遗产糟踏净光,落到时时挨骂、悲切度日的田地,完全是他种种劣迹累加的结果,典型的自作自受。

  彻底搞砸了同中国的关系是阿基诺的最大劣迹。他母亲科拉松·阿基诺任总统时,十分重视发展同中国的友好关系,愿意搁置领土争端、谋求发展。1988年她访问中国,特地前往祖籍地漳州角美镇鸿渐村许氏家庙祭拜先祖,自称“我也是这村庄的女儿”,她的名字因此被写进许氏族谱。在邓小平会见她时,她口称“邓伯伯”,她的两个女儿喊“邓爷爷”。当时的中菲关系,称得上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2010年,凭着父母的庇荫,阿基诺以高票当上了总统。他访华时也曾去鸿渐村寻根祭祖,好话说尽。但他懈怠公务,沉迷绯闻,混招迭出,民怨日深。面对群众的不满,阿基诺选择歪门邪道,乞灵于煽动国内民族主义,炒作南海问题,渲染“中国威胁”。美国实施重返亚太战略,更使他鬼迷心窍,利令智昏,为巴结美国,走上一条逢中必反的不归路:利用东盟的会议的场合,不识时务地贩卖反华私货;满世界抹黑中国;就南海争端把中国告上国际仲裁法院;不惜以最恶毒的语言把中国咒骂为二战前的德国纳粹。其倒行逆施,使母亲为增进菲中友谊所做的努力付之东流,让菲律宾百姓痛心疾首。

  阿基诺的第二大劣迹是出卖主权,一步步断送菲律宾来之不易的国家独立和民族尊严。菲律宾曾是美国殖民地,1991年,在阿基诺夫人主政期间,菲律宾参议院废除了菲美军事基地协定,并在宪法中规定,在菲国土上不容许外国军事基地存在,美国军人被赶了菲律宾。阿基诺却为了讨好美国,绕过宪法,变着法儿让美国在菲使用8处基地。这还不算,在今年6月第六次访问日本时,他同安倍商定两国将签订《来访部队协定》,让日本同美国一样,绕过宪法限制,使用菲律宾军事基地。

  作为殖民者,美国曾长期欺压盘剥菲律宾。二战时,日本在菲律宾犯下严重罪行。在历时一个月的马尼拉战役中,日军统帅下令“杀人灭绝,建筑全毁”,10万菲律宾平民惨遭杀害。阿基诺的叛友投敌,怎能不激起菲律宾民众的痛恨、唾弃?

  执政5年半, 阿基诺的第三个劣迹是使菲律宾贪腐变本加厉,贫富差距拉大。这些年菲律宾GDP以不低于6%的速度增长,但增加的财富并未让广大民众受益,而是一部分流入贪官污吏、富豪劣绅的腰包,一部分挥霍于急剧增长的军费开支。

  菲律宾有个“猪肉桶”制度,是中央政府拨一部分钱给国会议员,供他们扶持所在选区的经济发展,数目很可观,像参议员每人每年约455万美元。但拨款中相当部分被议员们和不法之徒中饱私囊。2013年8月爆发的百万人大游行,矛头对准的主要是这个劫贫济富的分肥制。受到震慑的阿基诺和国会宣布废弃“猫肉桶”。但随后又弄出个“加速拨款方案”,新瓶装旧酒,“猪肉桶”借尸还魂。

  菲律宾的腐败现象在东南亚国家中数一数二,家族政治的统治方式是主要原因。历届总统无不出身于豪门世家,阿基诺也不例外。他的统治同样要依赖于这个阶层的支持和合作。因此,反贪多半用于整治政治对手,对盟友自然不会下狠手,更怕伤及自身。

  在对付“中国威胁”的幌子下,阿基诺醉心于扩充军备。统计显示,他在任4年的军费开支,多于过去15年。在明年的政府预算中,军费又猛增25%。不顾国力和国家安全实际需要,拿百姓的血汗钱满足个人野心,阿基诺不遭百姓记恨才怪。

  如今,菲律宾城乡差別在扩大,贫富鸿沟在加深,失业率居高不下,百姓生活水平在下降,由此而生的怨忿、牢骚、咒骂,也就成了阿基诺一日三餐加夜宵的政治佐料。一度低于25%的支持率,就是愤怒的菲律宾民众对他使以颜色。

  在谈及自己已习惯负面评论的同时,阿基诺还大言不惭道:“我可以在2016年卸任时无愧地对视任何人的眼睛。”阿基诺先生,都这样子了,就别说这种不着调的话了,倒是应该扪心自问:这几年自已的所作所为,对得起父母吗?对得起上亿菲律宾百姓吗?对得起曾那么善待过他的中国吗?(劳木)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