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新主张:反恐不能一味诉诸武力

2015-11-16 13:37:00 环球网 刘立群、李倩瑗 分享
参与

  作者:刘立群、李倩瑗

  在二十国集团土耳其峰会即将召开之际,2015年11月13日晚巴黎遭“史无前例”恐怖袭击的消息震惊世界,奥朗德总统被迫取消土耳其之行。这是2001年9月11日之后影响最大的恐怖袭击,各国领导在第一时间致电慰问法国人民并强烈谴责恐怖分子。持续已达十多年的全球反恐却呈现出越反越恐的态势,在举世震惊之余更需要全世界共同深入反思。

  从世界范围的矛盾看,冷战时期以东西方对峙为主、南北矛盾为辅;冷战结束即东西方对立基本结束,此后南北矛盾却不断上升,2001年“9.11恐怖袭击”及两年后的伊拉克战争堪称是南北矛盾激化的突出表现,之后恐怖袭击层出不穷,全球虽联手反恐,但在很大程度上只治标没治本,导致目前越反越恐。法国总统奥朗德称此次恐怖袭击是对法国“宣战”。恐怖袭击与反恐无疑是一场不对称的非传统战争,受害者一方是无辜的和平民众,而攻击者一方是隐蔽的武装分子。这是一场不知敌人在哪里、令人防不胜防、也不知何时能结束的战争。

  人类内部的矛盾归根结底涉及利益和观念这两大因素。昔日东西方矛盾更多是观念矛盾,而南北矛盾既有利益方面,也有观念方面,所谓“不同文明的冲突”就是观念上的矛盾冲突。解决南北问题既要解决利益矛盾,更要处理好思想观念的差异,思想观念问题只能采取说服和渐进的手段去解决,只能通过发展文教事业逐步提高人口素质、建设现代文明等来实现社会进步。可惜人们迄今对此认识得很不够。在当今世界,解决利益矛盾不应像以往那样诉诸武力,而解决思想观念问题就更不应诉诸武力。各国政治体制的差异与观念上的差异密不可分,观念上和政治体制上的变革理应渐变而非剧变,“阿拉伯之春”那样剧变的结果必然造成社会剧烈动荡,给各国人民带来很大灾难,恐怖主义、难民危机等都是剧变引发动荡的表现,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是伊拉克战争及中东北非剧变产生的怪胎,对欧洲的恐怖袭击则是中东北非乱局的外溢和延伸。

  解决恐怖主义问题不应就事论事,而应标本兼治。治标不易,治本更难。治本一方面是利益方面,要帮助和促进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解决民生问题,另一方面是思想观念方面,要帮助发展中国家在发展文教事业、实现政治体制平稳转型,而绝不应轻易动用武力。欧盟虽认识到中东地区和地中海南岸的非洲大陆是欧洲近邻,要想欧洲安宁必须使相邻地区安宁,但迄今在行动上却仍有较大差距。二十国集团实际上已成为南北对话的重要平台,包括欧盟在内的发达国家在世界上仍处于支配地位,理应在解决南北鸿沟方面发挥更大作用,才能逐步消除恐怖主义的土壤,使欧洲和世界未来达到持久和平。(作者刘立群是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北外20国集团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倩瑗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博士研究生)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京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