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7年来奥巴马为何一直“忍耐”朝鲜

2015-12-09 13:25: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原题:“战略忍耐”还是战略失误

  所谓的“战略忍耐”(strategic patience),又称战略容忍、战略克制。早在1997年9月19日,前美国国务院官员斯特罗布·塔尔博特首次在斯坦福大学提出了“战略忍耐”,当时指的是美对俄的外交政策:不急着处理眼前的危机和事变,而是放眼下一个世纪。

  美国首提对朝鲜“战略忍耐”政策的是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2009年12月,她在评价美国朝鲜问题特使斯蒂芬·博斯沃思对朝鲜的访问时称,奥巴马政府对朝政策是“战略忍耐,同时与六方会谈中其他相关方保持密切协商”。“战略忍耐”随即成为奥巴马政府对朝政策的代名词。

  奥巴马自2009年1月上台至今已有7年,他的第二任期还剩1年,目前还毫无迹象表明美国会改变对朝政策。事实上奥巴马在任期内也没有时间进行大的有效的政策调整了,也就是说,奥巴马政府必将“战略忍耐”政策对朝实施到底。

  奥巴马政府对朝“战略忍耐”政策的实施效果颇受诟病,美国国会调查局2014年12月11日发布一份报告,称奥巴马政府的对朝“战略忍耐”政策使朝鲜持续增强了其核与导弹能力。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也发表过文章,指责奥巴马政府对朝“战略忍耐”政策无异于战略失误。还有诸多美国政、学界人士批评称这是一个“彻底失败的政策”。部分中国学者一般也是从奥巴马政府没能使朝弃核的角度来批评对朝“战略忍耐”政策实施效果的。

  笔者认为,奥巴马政府对朝“战略忍耐”政策有显性的战略目标和隐性的战略目的之分。显性的战略指向是通过对朝实施“战略忍耐”政策,拒绝与朝鲜和谈与和解,冷淡与“边缘化”朝鲜,消耗朝鲜的耐心,强化政治上孤立与经济上制裁,策动韩国共同举行大规模军演,提升对朝威慑力度,综合运用政治、经济和军事等手段压迫朝鲜,从而使朝鲜屈服、弃核,或使朝鲜在巨大的压力下崩溃。

  事实证明,美国的上述目的已彻底破产。一是在“战略忍耐”期间朝鲜的核技术和核能力得到显著提高,朝鲜还将“经济建设与核武力建设并举”路线写入宪法。二是金正恩执政以来,朝鲜经济每年都实现正增长,加大了对民生事业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民众生活明显得到改善,社会稳定,并无崩溃迹象。三是朝鲜拥核的事实趋于固化,增加了日后解决问题的难度。

  美对朝“战略忍耐”政策收效不好,还面临如此多的质疑和批评,那么,奥巴马政府为何还要延续这一政策呢?

  笔者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奥巴马政府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主要有两个理由:

  首先,不能打。不能使用武力或战争手段解决朝核问题,中国一贯主张朝鲜半岛应该实现无核化,但须以对话和谈判的和平方式来解决,要维护朝鲜半岛稳定。俄罗斯也支持中国的立场,反对对朝动武。就连美国的盟友韩国也不会支持对朝动武,韩国承受不起战争的代价,美国应该不会忘记当年金泳三总统是怎样极力反对克林顿政府对朝动武的。

  其次,不能给。美国如果真正想要解决朝核问题,也不是不可能,但必须解决朝鲜合理的安全关切和以和平机制取代停战机制的要求。王毅外长曾明确表示:“需要重视朝鲜方面多年来面对的巨大军事压力,妥善解决朝方合理的安全关切。”然而,美国不能给,也不敢给。因为如果解决朝鲜的安全关切并以和平机制取代停战机制、朝鲜半岛走出了冷战阴霾的话,这就将直接威胁美韩同盟的存在,就意味着砍掉了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个重要支柱。有鉴于此,美国只能“战略忍耐”。

  当然,奥巴马政府对朝“战略忍耐”政策并不是没有战略收益,或许美国更看重的是隐性战略收益。这至少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对朝“战略忍耐”政策使美国与其亚洲传统盟友特别是与韩国的关系得到巩固与加强,并成功地阻隔了朝韩和解。奥巴马上台后,将巩固同盟关系作为“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内容。在“亚太再平衡战略”和“战略忍耐”政策的双重作用下,李明博执政后不但放弃了金大中的“阳光政策”,还否定了卢武铉政府与朝鲜签订的《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宣言》,实行以“无核、开放、3000”为主要内容的对朝强硬政策,将朝鲜弃核作为朝韩改善关系与双边经济合作的前提条件。朴槿惠政府的对朝政策自称有别于前任,但任期已过大半朝韩关系却未见起色,根本原因还是将朝鲜弃核当作首脑会谈、关系改善和经济合作的前提,与前任没有本质区别。朴槿惠在10月中旬访美期间强调:“韩国是美国可信赖的伙伴,美韩同盟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轴心。”可见,美国“戒急用忍”,利用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为其“亚太再平衡战略”利益服务的目的昭然若揭。

  其二,美对朝“战略忍耐”政策事实上强化了在朝核问题上的中国责任论。美国与中国的竞合关系不言而喻,国内学者普遍认为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主要目的是制衡中国。奥巴马政府对朝“战略忍耐”还意在使中国在朝核问题上承担更大的责任,敦促中国在朝核问题上投入更多。奥巴马政府也一再强调,与中国的协调合作是“战略忍耐”政策成功的关键。近年来,一些国外官员和学者观察认为,根据中朝关系的变化,“战略忍耐”政策达到了奥巴马政府在朝核问题上强化中国责任论的预期。

  其三,美对朝“战略忍耐”政策与“亚太再平衡战略”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相得益彰,优化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资源配置。对朝“战略忍耐”政策的实施,似乎成功地帮助了奥巴马政府腾出手来处理在亚太地区的优先事项,如美国增加了对东盟的参与和介入南海问题等。

  (作者为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王京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