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宝莱:IS仍有生命力 塔利班成了美“克星”

2015-12-14 12:01:00 环球网 刘宝莱 分享
参与

  美短期内难铲除IS,IS仍有生命力

  最近,美国正忙于加大打击叙利亚“伊斯兰国”(IS)极端组织的力度,法、英、德三国均积极参与。人们不禁要问,美国能否铲除IS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美国短期内难以铲除IS。

  这主要因为:1、单靠空袭难以解决。美主导的国际联盟,成员国众多,大都同床异梦,各有各的打算,行动虚多实少,往往“口惠而实不至”,空袭次数不少,命中率不高;2、不派地面部队,仅靠训练伊拉克政府军、库尔德武装和叙利亚温和反对派武装很不理想。IS占据伊叙国土面积较大,美国不派地面部队,无法予以围剿。培训当地武装,也存在人员素质和战斗力问题。而12月6日,奥巴马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明确表示,美“不能再次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陷入一场旷日持久且代价高昂的地面战”。3、排斥异己,不与伊朗和叙利亚合作,是美一大失误。4、IS仍有生命力。目前,伊、叙乱局正是该极端组织生存的土壤和空间。它可利用教派矛盾、权力之争、群雄割据,扩充兵员,增强实力,甚至招募世界多国极端份子,前来参加“圣战”。据报道,来自世界104个国家的大约3万人参加了IS。

  美既打IS,又打巴沙尔政权,“战略失败”

  另外,2015年,从美国在中东所作所为来看,它也面临其它困难,比如说,它难以主导解决叙利亚危机。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屡屡失误。奥巴马曾宣布,巴沙尔已失去总统的合法性,必须下台。然而,他不但未下台,反而通过民选又连任总统,至今仍在台上。在化武危机中,美只好接受了俄罗斯化武换和平的倡议,并得到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停息了这场风波。对此,俄引以为豪,美甘拜下风。

  至于打击叙IS,美坚持既打它,又推翻巴沙尔政权,并计划培训5000名叙温和反对派武装人员,回国进行“双打”,结果,夭折。奥巴马承认美在叙“战略失败”。9月30日,应巴沙尔总统要求,俄先发制人,出动战机,对叙IS进行空中打击,使美措手不及,处境被动,不得不同意双方军事高层对话,以避免双方战机相遇,擦枪走火。这是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后双方停止军事对话以来的第一次。美防长卡特说:“尽管双方在叙利亚政策上仍持不同意见,我们至少应该能够达成协议,尽可能地保证我们飞行员的安全。”

  同时,克里国务卿宣布,美国不再坚持巴沙尔必须立即下台。10月9日,西班牙《国家报》网站报道称,在叙问题上,奥巴马“仍然没有看到明确的解决方案。”11月14日,美出席俄促成的维也那叙问题外长会议。该会就政治解决叙问题时间表达成共识。美也只能接受现实。最近,美国对俄采取了一些反制措施,恐怕难以奏效。

  美国人做梦也没想到塔利班成了“克星”

  美难以从阿富汗全部撤军。10月初,塔利班武装攻占了阿第二大城市昆都士,重创政府军。美国着了慌,忙派兵助政府军去灭火,去围歼,去夺回该市。由此,美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十余年来,美主导的联军在阿打恐,围剿塔利班武装残余势力,耗资上万亿美元,伤亡近3万人,结果,越打越多,越反越恐,防不胜防。塔利班武装反而壮大了,成了美国人的克星。这是美国人做梦也未想到的。难怪奥巴马10月15日宣布,美再度放缓从阿撤军计划,将在2016年后再在阿驻留5500名美军士兵。俄罗斯外交部说,美国暂缓从阿撤军证明美的阿政策“完全破产”。

  美搅动中东产生了难民,却难摆平

  美也难以化解欧洲难民潮。近半年来,欧洲难民潮猛烈冲击欧洲多国,尤其是德国。众人皆知,这些难民大都来自中东,是美国推行民主价值观,大搞“颜色革命”的结果。美国搅乱了中东,但又无力使之平静,只能让欧洲代吞苦果。因此,欧洲媒体对美指责之声不断,认为,美是此次难民潮的罪魁祸首。德国镜报斥责美国“可耻”,将难民拒之门外。美国务院发言人只好表态,说明情况,提出将接受1万名叙难民的计划。这毕竟杯水车薪。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分析师伊恩·勤瑟尔指出:“如果大量难民涌入,而美国坐视不理,可能会分裂跨大西洋关系。因为很多欧洲人都认为难民潮是美国干预叙利亚政策失败的后果。”

  巴勒斯坦建国问题,美“压以促和”难奏效

  对于巴勒斯坦问题,美难以充分压以促和。奥巴马经常大谈推动中东和平进程,支持巴勒斯坦建国。然而,因美一味偏袒以色列,对巴以争端奉行双重标准,根本不可能取得成果。尤其是在美国总统大选即将来临之际,奥巴马执政时日不多,更不愿开罪颇具影响力的美犹太院外集团,以免影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票仓。因此,巴以争端将持续下去,短期内,双方不会恢复和谈。

  美中东、南海两头忙,难平衡

  从战略上看,美国难以妥善处理加速战略东移同继续主导中东之间的矛盾。美国表示,21世纪是美国的太平洋世纪。自然要加大投入,且正加紧进行。军事上,美加快了对关岛军事设施建设和部署;强化同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的联盟,拼凑亚洲北约;促成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力图主导国际贸易规则的制定权;经常拿东海、南海说事,煽动、怂恿日本、菲律宾等国发难,制造事端。

  最近,美军舰又到南海活动,无事生非。其目的无非强化其地区老大地位,遏制中国。然而,中东有美重大核心利益,涉及美全球战略,既要维护以色列、盟国的安全、美元的霸主地位,又要坚持反恐、保持地区“乱而可控”,继续主导地区事务。目前,美国既怕中东大火,又怕亚太飓风,总是平衡不好这两边的关系。俄罗斯军事介入叙问题,重创IS,颠覆了美的“再平衡战略”,使之匆忙应对,又要回过头来,加大对中东的投入。(作者是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前副会长、前驻中东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理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京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