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核爆是朝呼声一次次被美韩漠视所致

2016-01-18 16:36: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原题:热对峙与冷思考

  朝鲜1月6日宣布“氢弹试验成功”,震动世界,韩美日和联合国等纷纷商讨对策,一派繁忙景象。“三八线”附近朝韩“喇叭战”对抗正酣,美国携带核武器的B-52战略轰炸机10日低空飞越半岛“展示肌肉”,对峙迅速升级,朝鲜半岛似乎又处于战争边缘。

  国际舆论场更是火爆,围绕朝核问题、半岛局势、经济制裁、朝美关系和中朝关系等展开了新一轮争论,各派观点互不相让,网上网下,热闹非凡。

  笔者认为,在局势紧张和舆论高烧的背景下更需要冷思考,同情绪化的论战相比,如能沉静下来从历史视角思考当前的问题,或许更有益于看清半岛局势与未来走向。

  冷思考之一:朝鲜半岛局势紧张,但未必会爆发战争或发生动乱。

  首先,朝鲜半岛能够保持基本稳定,发生战争或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性很小。中国是半岛和平稳定的积极力量,朝此次氢弹试验后,中国政府就多次明确表示,坚持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坚持维护半岛稳定,坚持通过六方会谈框架解决半岛核问题。朝韩也并不希望由此爆发战争,都承受不起战争的代价,双方的反应会在可控范围之内。美国正在对朝实施“战略忍耐”政策,若提前打破现状,不仅不利于其“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落实,而且还有中美同时卷入冲突的可能,所以,美将继续“战略忍耐”。

  其次,朝鲜自身的努力是遏制半岛发生战争的重要因素之一。世人皆知,朝鲜半岛问题本质上就是冷战遗留问题。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中苏朝对美日韩格局演变为朝对美日韩格局,由三对三变为一对三。为了应对日益倾斜的不平衡和不断增大的安全压力,朝鲜采取政治、军事和外交等手段增强综合实力和遏制力,极力维护“三八线”的相对稳定与动态平衡,使战争的风险降到最低。

  第三, 国际社会即将对朝实施的新一轮经济制裁未必会使朝鲜经济崩溃。朝鲜长期受到国际经济封锁和制裁,在困苦中不得不学会自力更生。新制裁措施出台后,朝鲜肯定更加困难,但发展经济的根本方向和政策不会改变。

  冷思考之二:朝鲜的行为并不是不可预测的,核试前多次发出信号或警告。

  人们往往认为朝鲜不按常理出牌,其行为不可预测。其实,这纯属误解。以此次核试为例,朝鲜从去年以来曾多次发出信号甚至是警告,只是有意无意地被无视或被忽视罢了。

  第一次信号:早在2015年1月10日,朝中社发表新闻公报称:朝鲜政府9日通过有关渠道向美国转达了有关提议,朝方建议美国今年暂停在韩国及其周边地区进行联合军演,以此为缓和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做出贡献,朝方同时表示,朝鲜也愿暂停令美国担忧的核试验作为回应。

  韩联社报道称:美国国务院一没有公开姓名的发言人10日回应,称朝鲜将美韩两国例行军演与朝方开展核试验的可能性相关联的做法不恰当,认为朝方这一提法“暗含威胁”,予以拒绝。

  新华社2015年1月19日电,朝鲜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代表李勇浩当日在新加坡结束为期两天的朝美非正式会谈后表示,此次会谈是为了消除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而造成地区局势不断升级的根本原因是美韩每年举行的大规模联合军演。因此,朝鲜此次提议的核心是,只要美韩停止联合军演,朝鲜已准备好作出回应,暂停核试验。

  第二次信号:朝中社2015年9月15日称:朝鲜原子力研究院院长当天表示,铀浓缩工厂等宁边的一切核设施和5兆瓦石墨减速反应堆的用途被调整和变更,并经过重新整修开始正常运作。这是在通过官方媒体向世界公开宣告朝鲜正在制造新的核武器。美联社对此分析称,这是朝鲜的一贯做法,意在利用“声称在其核和导弹项目方面取得进展,以寻求与美国对话”。显然,朝鲜的呼声被外界漠视或被曲解。

  第三次信号:朝中社2015年12月10日称,金正恩两天前在视察平壤市平川革命遗址时表示,“正是因为我们的伟大领袖在这里打响了历史的枪声,朝鲜才得以成为能够响起巨大的原子弹、氢弹爆炸声,坚定捍卫祖国的自主权和民族尊严的核强国”。朝鲜第一次宣布拥有氢弹,消息立即震惊了世界。韩美等多国媒体和专家都认为这可能是为了引起外部轰动效果,朝鲜从技术上尚不具备成功研发氢弹的可能。

  第四次信号:就在朝鲜氢弹试验的前一天即今年1月5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题为《迫使朝鲜加强核遏制力的根本因素》的评论,这是在为朝鲜即将实施的氢弹试验提供理论依据和舆论准备。该评论最后的结论是,不断增加的美国核威胁,就是把朝鲜推向加强核遏制力的根本因素。

  遗憾的是,朝鲜这么明显的舆论准备却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重视。

  总之,从2015年1月至2016年1月,朝鲜向美国和国际社会发出的种种信号与警告具有连贯性和逻辑性。如果美韩能暂停军演,如果朝鲜的呼声不一次又一次地被漠视或曲解,或许此次核试就不会发生。然而,该来的终究会来,面对朝鲜日益成熟的核技术,弃核的难度也就越来越大。究竟谁之过,值得反思。

  (作者为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王京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