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美国在明显地挑拨中朝关系

2016-01-23 11:02: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原题:美国为何推卸朝核问题责任

  朝鲜宣布氢弹试验成功后,美国及西方一些舆论把怨气和火气往中国头上撒,抛出朝核问题“中国责任论”。中国外长王毅1月7日应约与美国国务卿克里通话后,克里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中国对朝鲜的做法已经失败”。美国“大嘴”总统参选人特朗普更是宣称“中国应当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应当施压中国”。他甚至扬言要在贸易上对中国采取“非常强硬的措施”,让中国“两分钟就崩溃”。

  对于克里的说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月8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半岛核问题的由来和症结不在中国,解决问题的关键也不在中国”。王毅外长15日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中方不是半岛核问题的主要矛盾方。希望各方不要再发表情绪化的言论。”

  那么,半岛核问题的由来和症结究竟是什么?美国又为何将责任推卸给中国?笔者试图提出个人管见。

  半岛核问题的由来

  朝鲜半岛核问题起源于冷战时期,美国从1957年开始着手准备在韩国部署战术核武器,至1962年部署完成,主要类型有核地雷、核炮弹、陆基战术核武器和空基战术核武器等,总数量达1000件以上。部署核武器的时间贯穿了整个冷战时期,至1992年年底才全部撤出。1975年美国国防部长施莱辛格首次公开承认并高调宣布在韩国部署核武器,并口头公开对朝进行核威胁。1978年,美韩签署《美韩共同防御条约》,向韩国提供“核保护伞”,核武器参与美韩军演。美国在冷战时期还拒绝朝鲜关于建立朝鲜半岛无核区的提议,而且每次朝鲜半岛局势紧张时,美都把核武器的使用列为选择之一。

  朝鲜对原子能的研究起步于20世纪60年代初,在苏联的帮助下,朝鲜在宁边建立原子能研究中心,当时还只局限于基础性研究。目前的研究表明,20世纪70年代末是朝鲜核武器开发战略形成的关键时期,开始实施核武器发展计划,主要是发展后处理能力和浓缩铀技术。1980年至1986年间,朝鲜建成了1座功率为5兆瓦的天然铀石墨反应堆,可以生产制造核武器所需要的钚。朝鲜核武器开发战略的形成与美防长公开承认在韩部署大量战术核武器在时间顺序上和逻辑上都存在某种必然联系。朝鲜2014年发布的《朝鲜人权报告》在回顾朝鲜核开发历史进程时称,美国极端的核威胁迫使朝鲜采取“以核还核”的对抗。

  问题的症结

  美国敌视朝鲜、维持半岛分裂现状的政策并没有随着世界冷战格局的崩溃而结束。美国认为,一个分裂而适度紧张的半岛更符合美国的亚太乃至全球战略利益,这是朝鲜半岛仍被冷战机制束缚、朝核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的根本原因。

  20世纪90年代初第一次朝核危机爆发。1994年10月21日,美朝在日内瓦签署《核框架协议》,朝鲜同意弃核,美国同意在2003年前为朝建造两座装机容量为2000兆瓦的轻水堆核电厂,并每年向朝提供50万吨重油,直至轻水堆核电厂完工。美国并未执行协议,导致10年后的第二次朝核危机爆发和“六方会谈”机制的诞生。

  其实,朝鲜弃核并非不可能,朝鲜最主要的条件是要求与美国关系正常化,将半岛停战机制转为和平机制。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在金正日时期,还是在金正恩执政之后,无论是在“六方会谈”的会上还是在会下,朝鲜数十年来一直积极寻求与美国改善关系,试图确立朝鲜半岛长效和平机制,确保其体制安全,并使其合法性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美国从其亚太乃至全球战略利益出发,刻意回避和无视朝鲜的合理要求,反向激发朝鲜“拥核自保”,这正是朝核问题的症结所在。要真正解决朝核问题,美国就必须解决朝鲜合理的安全关切,放弃敌视朝鲜的政策并建立半岛和平机制。

  美国为何推卸责任

  事实证明,美国应该承担朝核问题的主要责任。作为世界警察的美国这次却“大方”地将如此重要的责任推给中国,究竟意欲何为?抑或是圈套?笔者认为,美国至少有两个目的。

  首先,离间中朝关系。1月5日,朝中社发表评论说:“不断增加的美国核威胁,就是把朝鲜推向加强核遏制力的根本因素。”1月6日即氢弹试验的当天,朝鲜发表政府声明说:“朝鲜实施氢弹试验,是针对以美国为首的敌对势力变本加厉的核威胁和恐吓。”矛头直指美国。显然,朝鲜特意说明无意“挑衅”周边国家。美国有意回避朝鲜的指责,将责任推给中国,有明显的挑拨中朝关系之嫌。

  其二,乘机强化美韩同盟,为“战略忍耐”政策和“亚太再平衡”战略目的服务。美国为了维护其在东亚的“领导地位”,正在强化美日同盟和美韩同盟两个战略支柱,企图打造美日韩相互支撑的三角体系,并将朝鲜半岛作为遏制中国崛起的一个战略支点。基于这种战略选择,美国并不急于解决朝核问题,而是要利用半岛的对峙局面为其整体的亚太战略服务。有评论指出:“美国宁可默认朝鲜拥核,也不会建立半岛和平机制。”因为在美国看来,同朝鲜拥核相比,建立半岛和平机制对美国的“伤害”更大。这正是美国回避朝鲜指责,推卸朝核责任的根本目的。

  (作者为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王京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