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文荣:在朝核问题上,美国恰恰该感谢中国

2016-02-01 14:35:00 环球网 钱文荣 分享
参与

  朝鲜不顾国际社会强烈反对,于今年1月6日进行第四次核试验以来,显然违反了安理会相关决议,理应受到国际社会的严厉谴责和制裁。但是,这段时间以来,美国却公然罔顾事实,无端指责中国,发动了一场“中国责任论”的舆论攻势,美国的一些盟国和西方媒体也跟著炒作。那么,朝核问题的真相如何?主要责任又在谁?到底该怎么解决呢?

  美国最先导致朝核危机,中国介入斡旋调解

  朝鲜进行核开发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了,直到1987年,朝鲜在前苏联的帮助下才建成一个仅有5兆瓦的小型核反应堆,还有两个在建的核反应堆。1980年美国通过间谍卫星发现了位于宁边的这些核设施。随后,美国政府一直密切监视,并开始与朝鲜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里进行秘密谈判,并通过苏联对其施压和利诱说服朝鲜在1985年加入了《核不扩散条约》,并在1989年接受了国际原子能组织从1992年5月至1993年2月的6次不定期的例行检查。可是,国际原子能组织在美国的唆使下在1993年2月进行第6次例行检查时突然提出要求进行强制性的“特别检查”,同时美国政府为了迫使朝鲜接受所谓的“特别检查”,还恢复了它承诺暂停的“协作精神”军事演习。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朝鲜认为这是对朝鲜国家主权的侵犯和敌对行动,于是就草率地于1993年3月宣布要退出《核不扩散条约》,从而导致了第一次朝核危机的爆发。

  此时正值比尔·克林顿总统上台,对朝采取了“接触政策”。据负责解决第一次朝核危机的美国代表团团长加卢奇与其他两位谈判代表合著的回忆录《走向临界点》(Going Critical)一书记载,克林顿总统为了打破僵局,就想到了要动用他所说的“北京渠道”,希望中国从中调解。这是中国介入朝核危机的开始。

  为了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中国从一开始就采取了建设性的态度,做了大量斡旋调解工作,促使美朝又回到谈判桌上。正是在中方积极斡旋和推动下,随后又有前总统卡特赴朝调解,终于在1994年10月,美朝双方在日内瓦签署了《朝美核框架协议》。根据协议,朝鲜冻结其核设施,美国牵头成立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负责为朝鲜建造两个发电能力为1000兆瓦的轻水反应堆核,在建成之前美国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重油,以弥补朝鲜停止核能计划造成的电力损失。同时,美朝将逐步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

  此后,朝方依据协议冻结了核设施,并将宁边5兆瓦石墨反应堆中8000根乏燃料棒取出封存,直至2002年。这应该说朝方是信守了承诺的。然而,美方答应在2003年建成的两个发电能力为1000兆瓦的轻水反应堆核,直到2002年为止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在朝鲜境内仅仅挖了一个大坑。尽管如此,在克林顿总统任期届满的最后一年即2000年5月,金正日派他的第二号人物赵明录访美,接着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女)于当年10月也访问了朝鲜。据报道,克林顿总统本人原计划在他离任前访朝,后因国会内不少人反对而未能如愿。可以说,这段时间是迄今为止美朝关系中最好的时期。

  小布什政府导致第二次核危机,中国再斡旋调停

  令世人深感遗憾的是,2001年小布什总统上台后,彻底推翻了克林顿总统的对朝政策。2002年1月8日,布什政府发表《核态势报告》,把朝鲜作为7个核打击对象国之一(其他6个国家中包括中、俄两国)。1月29日布什总统又在他上任后的第一个《国情咨文》中把朝鲜列入三个“邪恶轴心”之一(其他两个是伊拉克伊朗)。

  第二年10月,美国政府宣布朝鲜“已承认”铀浓缩计划(其实朝方当时并没有“承认”, 只是说朝鲜“有权开发核武器和比核武器更厉害的武器”),并指控朝鲜正在开发核武器。于是同年12月,美国以朝鲜违反《朝美核框架协议》为由停止向朝提供重油。随后,朝鲜宣布解除核冻结,重新启动用于电力生产的核设施,并于2003年1月10日发表声明,又一次轻率地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这样就导致第二次朝核危机的爆发。但朝方在声明中同时表示它无意开发核武器,只要美国放弃对朝敌对政策和解除核威胁,朝鲜可与美国另行查证朝没有制造核武器的事实。这表明还有谈判的余地。

  为打破僵局,使朝核问题和平解决,中国政府积极斡旋,于2003年4月促成有朝鲜、中国、美国参加的朝核问题三方会谈。同年8月,中国又积极参与促成有中国、朝鲜、韩国、美国、日本俄罗斯参加的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机制并举行了首轮会谈,确立了通过谈判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的原则。截至2008年6月,共进行了六轮六方会谈。

  谈判一度取得重大进展,特别是2005年9月19日的第四轮六方会谈发表了各方一致同意的《9·19共同声明》。声明的核心内容是:朝鲜承诺,放弃一切核武器及现有核计划,早日重返《核不扩散条约》,并回到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监督;美方确认,美国在朝鲜半岛没有核武器,无意以核武器或常规武器攻击或入侵朝鲜;朝美双方承诺,将采取步骤实现关系正常化;各方尊重朝鲜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

  然而,《共同声明》刚发表几天,美国财政部宣布朝鲜利用澳门汇业银行账户从事洗钱和制造假美钞的活动,下令对朝实施金融制裁。尽管美方声称此事与六方会谈无关,但朝方认为这表明美国依然对朝实行敌视政策。朝鲜强调,美国必须解除“金融制裁”,否则朝鲜不会重返六方会谈,并先后在7月和10月进行了导弹发射和第一次核试验,国际社会深感震惊,联合国立即予以谴责并通过了相应制裁决议,致使正在进行中的第五轮六方会谈骤然中断。

  尽管遇到这样重大挫折,经过中国等国的艰苦努力,六方会谈于2006年12月重启,经过多次会谈先后通过了落实《9·19共同声明》两个文件。终于在2008年6月27日,在国际原子能组织的监督下和美国核专家的参与下,朝鲜启动了核设施去功能化,炸毁了宁边核设施冷却塔。10月11日,美国国务院宣布,美国决定将朝鲜从所谓“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中除名。这足以表明,只要美朝当事双方真有政治意愿,通过和平谈判解决朝核问题是可能的。

  导致第三、四次朝核试验,美政策已破产

  但是,由于朝美双方存在极度战略不信任,稍有分歧,形势就很快出现逆转。2009年1月,韩美两国政府换届。韩国新总统李明博上任后一改其前两任总统金大中和卢武铉的对朝“阳光政策”,采取了强硬政策,把弃核作为改善南北关系的先决条件,否则不与朝方谈判。同时美国新总统奥巴马上任后,采取了与韩国新政府相协调一致的政策,强调不再在朝核问题上做任何让步,同时提出了“战略耐心”政策。

  究竟什么是“战略耐心”?美国著名朝鲜半岛问题专家斯科特·施纳德于2013年1月发表的评析奥巴马政府的对朝政策一文中说,奥巴马的“战略耐心”基于两点考虑:一是朝鲜“每一次挑衅只会使它与最近的邻国关系恶化”;二是美国政府与朝鲜接触的努力不会得到必要的政治好处,相反会使自己面临巨大政治风险。”这项政策把奥巴马政府对朝核问题的意图暴露无遗。说白了,奥巴马政府压根儿不想真正解决朝核问题,它可以利用朝鲜一次又一次挑衅,使朝鲜与其最近的邻国也就是韩中俄三国的关系不断恶化,从而美国可以借机不断增加在东北亚和东亚的军事存在,破坏朝鲜半岛的稳定,以保持美国在这个地区的霸权地位。反之,在美国看来,若朝核问题得到和平解决,南北朝鲜实现和解,最终实现半岛自主和平统一,那美国就不可能再在朝鲜半岛乃至日本保持军事存在,更不可能再利用朝核问题在东北亚兴风作浪。这大概就是所谓对美国“没有政治好处”和会使美国“面临巨大政治风险”的真谛。

  正是在这种政策思想的指导下,奥巴马政府对朝核问题基本上采取敷衍漠视态度,甚至中国等国经过艰苦努力好不容易劝说朝方同意重返六方会谈之后,美国依然不予理睬,一味采取对朝高压政策,而朝方也以错误的政策应对之,致使在奥巴马上任7年多时间内朝核问题的和平解决不但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反而促使朝鲜进行了第三次核试验。事实证明美国政府的这项政策是失败的。这就是为什么在朝鲜此次进行第四次核试验后,美国舆论界和政界出现了不乏批评奥巴马“战略耐心”政策破产的文章和言论。

  朝鲜自己也要负责,美国恰恰该“感谢中国”

  当然,朝鲜也要为朝核问题久拖不决负主要责任。朝鲜想通过发展核武器来打破自己所处的恶劣安全环境和外交孤立。笔者认为这是重大的战略决策错误。

  首先,事实证明,对于朝鲜这样一个国土面积狭小、人口密集、经济实力十分薄弱的国家来说,发展核武器不但不可能得到安全保障,相反,安全环境越来越恶化,而且外交上也愈来愈孤立,也严重阻碍了国内经济发展。自从《核不扩散条约》1970生效以来,至今在193个联合国成员国中已经有189个国家加入了这个条约,也就是说国际社会为了全球和地区的和平,不会再允许核不扩散体制受到破坏。不管是谁,只要破坏这个体制,必然会受到严厉谴责和制裁。

  再说,朝鲜动辄就想通过推出会谈或发射导弹甚至核试验的做法来换取美方的让步或与它直接谈判,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极小,相反,却造成了朝鲜半岛局势的紧张,同时也威胁到周边国家的安全,影响东北亚地区的稳定。这种做法也是不可能得到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持的。

  从第一次朝核危机爆发后至今20多年的历程证明,朝核问题只有通过谈判方式才能解决。任何企图通过武力威胁或外交施压(包括不断增加制裁)的方式来解决,是根本不可能的。美朝双方都必须从根本上改变或调整对对方的政策,回到谈判桌上,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中国从一开始就坚持通过和平谈判解决的方针,并为此做出了不懈努力。近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再次重申了中国政府的立场,那就是“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解决问题。这三者相互关联,缺一不可”。以笔者观察,可以说中国政府为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真是呕心沥血、无数次地穿梭于有关各方之间,苦口婆心地耐心劝说,不断提出建设性的建议,多次成功地促使中断了的谈判得以重启。这是世人有目共睹的,谁也不能抹杀。现在有人想把自己对朝政策的失败转嫁到中国头上,既不公正,也是徒劳的。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历史学教授查尔斯· 阿姆斯特朗最近在《南华早报》上发表的一篇题为《世界为何应该感谢而不是非难中国在朝核问题上发挥的作用》的文章说得好:“美国政府公开指责中国没有阻止朝鲜最近的核试验,这就像因为海上破涛汹涌而埋怨船长一样。”文章最后说:“与其莫须有地指责中国政府,还不如感谢中国在促成通过多边方式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已经发挥的建设作用,以及它将继续努力发挥的作用。”(钱文荣)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京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