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宝莱:叙利亚和谈初露曙光

2016-03-29 13:24:00 环球网 刘宝莱 分享
参与

  3月24日,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在瑞士日内瓦宣布,最新一轮叙利亚问题日内瓦和谈当日告一段落,在10天的和谈中,叙政府与反对派高级谈判委员会在12个原则问题上形成共识。特使还在另外场合表示,和谈气氛发生了变化,双方分别提交了叙政治进程意见文件,间接会谈一直在继续。期间,还有更多叙中立派加入到谈判当中。另据报道,叙反对派在巴沙尔去留问题上,有所松动,不再要求他立即下台。双方均表示了继续谈下去的愿望。这为化解叙危机迈出了重要、艰难的一步。应看到,此进程来之不易,是国际社会和有关各方共同努力和妥协的结果。

  首先,叙国内政治生态在变。叙持续5年的动乱,给当地人民带来太多灾难和流血。据联合国统计,战乱已造成25万人丧生,100万人受伤,650多万人流离失所,约420万人逃往境外避难。此外,叙经济和社会治安严重恶化,广大民众怨声载道,苦不堪言。在战场上,叙政府军略胜一筹,但对反对派武装尚无胜算。而反对派武装更难以靠自己打下天下。在此背景下,叙冲突各方就停火、和谈达成初步共识。

  其次,联合国热情斡旋。德米斯图拉特使不辞辛苦,四处奔波,穿梭于叙政府与反对派之间,苦口婆心,推动其会聚日内瓦,从而使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叙问题决议付诸实施,并在联合国主导下,纳入政治解决轨道。会谈期间,特使传话左右,包容大度,积极鼓励,致使会议持续进行,并取得了一定成果。

  另外,俄美加强协调,积极促和。近来,俄美领导人就叙问题进行多次磋商。双方达成自2月27日起叙国内实现停火协议,并分别敦促和监督交战各方停火。在俄美共同努力下,叙交战各方接受了该停火协议,并实施至今。从眼下叙战场看,基本实现了停火。美国务卿克里认为,叙国内暴力因此减少了80%—90%,是“非常非常重大成果”。与此同时,俄美促成了叙政府和反对派的新一轮日内瓦和谈。3月23日,克里又飞莫斯科,同俄领导人就叙政治进程和巴沙尔的去留等重大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第四,俄罗斯从叙撤军,“释放积极信号”。俄出其不意,突然高调从叙撤军,绝非热血来潮,一时冲动,而是精心策划,深谋远虑的结果。这正是普京的高明之处。此举影响深远,一可压叙政府向对手作出让步,放弃通吃对方,独揽大权的幻想;二可向叙反对派释放积极信号,促其面对现实,适可而止,见好就收,不宜奢求;三可军事“激流勇退”,“凯旋归来”,既不陷入叙战场,又节省军费开支。据报道,俄在叙军事行动,每天耗资250万美元。在国际油价持续下跌,俄国内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节省这笔开支更显重要;四可消除西方和地区有关国家对俄在叙军事存在的疑虑和担忧。

  第五,欧盟对叙和谈态度积极。其目的意在缓解来自叙大批难民的压力,并集中力量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以防其渗透欧洲,制造暴恐。最近,布鲁塞尔发生血案后,更增加了他们对政治解决叙问题的紧迫感。

  第六,沙特、土尔其,各有一本难念的经,或许无力搅局。沙特支持叙反对派武装,耗资巨大,收效甚微,加之多线出击,银根吃紧,更感力不从心。故正调整政策。3月24日,沙特同也门胡塞武装达成停火协议,并准备结束在也军事行动,就是一个信号。土尔其正忙于国内暴恐事件和库尔德问题,担心叙库尔德武装坐大。最近,叙库族宣布实行民主联邦区,遭到叙政府和反对派的一致反对。这符合土利益。鉴此,土需审时度势,考虑孰轻孰重,妥善应对。

  叙利亚问题涉及方方面面,情况错综复杂。因此和谈仍面临诸多严峻挑战,其中主要有:1、巴沙尔的去留问题。如何迈过这道坎,是对有关各方智慧的考验。否则,和谈破裂随时都会发生;2、停火是脆弱的。这场“代理人”战争,很可能因其背后支持者未能达成一致,而重燃战火;3、叙反对派派系林立,据说多达800—1000个。迄今,尚无能负众望的领军“范儿“。因此,参与和谈的叙反对派人士不能代表全部反对派。即使达成协议,能否实施,仍是个未知数;4、叙库尔德人宣布成立民主库联邦区,为叙复杂局势平添了一个不稳定因素,甚至可能招致土尔其对其打动干戈;5、在叙的”伊斯兰国“和叙”支持阵线“等极端组织,仍在制造社会动乱,破坏和谈……。

  尽管如此,政治解决叙问题,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只要有关各方,以叙大局和人民利益为重,停火、和谈就会持续下去,总能谈出一个好的结果,以便由叙人民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作者是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前副会长、前驻阿联酋约旦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