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隽:日本,你忘了71年前的切肤之痛吗

2016-04-05 13:23:00 环球网 侯隽 分享
参与

  图为广岛市民在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遗址附近观看原子弹爆炸遗址夜景 

  据日本外务省消息,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初步决定在4月于广岛市举行的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上发表《广岛宣言》,表达对核裁军与核不扩散的决心,以彰显日本“无核武世界”的意志。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4月1日,日本政府再次爆出拥核言论。在面对议员质询时,日本内阁会议所做出的答辩书声称,宪法第九条未禁止日本拥有旨在自卫的必要且最小限度武力,即便是核武器,若在必要且最小限度范围内,拥有它也未必受到宪法禁止。虽然答辩书辩称,日本坚持“无核三原则”,且依据《原子力基本法》《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等法律和国际条约,不可能拥有任何核武器,但曲解国家根本大法和平宪法,并不断爆出拥核言论,日本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足以引起外界警惕。 

  拥核言论契合日本的修宪动向,折射出现政权的修宪心理。和平宪法作为日本的根本大法,其重大意义不言而喻,执政党以原子能领域专项立法与国际条约辩解显然无法让外界信服。对于宪法的曲解,反映了现政权在对待宪法上的随意性,一直在根据自身需要来解释宪法。3月29日正式实施的新安保法即是日本政府打擦边球,曲解架空宪法的最好说明,新安保法使得日本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严重背离了和平宪法宗旨。虽然安倍政权一再强调不会拥核,但其一直不放弃修宪企图,且在宪法解释解读上的随意性无法取信于国际社会,这种暧昧难免让人担心日本政府能否一直坚守无核立场,暴露出了安倍政权容忍动用核武器的危险性,将来存在着根据自身需要调整核政策的可能性。

  从意愿和能力来说,日本是潜在的“准核国家”。虽然日本政府一直声称坚守“无核三原则”,但日本社会发展核武的声音却一直存在,近年来这种声音愈加强烈。2006年安倍第一次执政时就声称不应该死守“无核三原则”。2012年6月,日本国会通过了《原子能基本法》修正案,加入了“有利于国家安全保障”的表述,暧昧的言辞似乎是暗含了开发核武器的隐晦意图,日本右翼势力也不断鼓吹日本拥有核武器的必要性。从制造核武能力方面来说,日本拥有50多个核反应堆,核电规模居世界第三位,且长期保有超出实际需要的大量核材料,并一直不能很好地向国际社会解释这些核材料的合理用途。近日,在国际社会的持续关注下,日本决定归还美国331公斤核材料钚,但这也只是占其所保有的全部核材料的一小部分,日本强大的科技与经济实力使得其制造核武器易如反掌,只是政治意愿的问题,根据需要可随时造出核武器。

  美国对于日本军事松绑的纵容与鼓励姿态显得不负责任。日本近来实施新安保法,通过了史上最高的国防预算,这一系列举动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美国不断鼓励日本加强军力,以促使其承担更大的防卫义务。虽然美国政府并没有表示支持日本发展核武,但对于日本扩充军力纵容的态度似乎是为日本国内一部分人妄图扩充军力,逾越核武红线带去了一丝“福音”,不能不警惕日本国内一部分人利用美国鼓励其发展军力而打核武的歪主意。近日,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公然声称应允许日本发展核武器,此种言论赢得了部分美国人的支持,反映了美国社会在日本拥核上态度上的微妙变化,不得不予以警惕。

  作为迄今为止唯一遭受过核武攻击的国家日本来说,对于核武的巨大伤害想必有着切肤体会,正是因为如此,无论是日本政府也好,还是政客们在对待核武器问题上都应该慎之又慎、谨言慎行,真正做到严格遵守和平宪法,企图在核问题上抱有侥幸心理无异于玩火自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生)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曾加(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