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韩应谨防被美战略绑架

2016-04-07 15:56: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最近,韩国显得忙碌和焦虑。朝鲜第四次核试后,韩国政府对华施压,要求中国管束朝鲜并对朝实施全面制裁。韩国总统朴槿惠还表示,韩国考虑部署美国“萨德”(THAAD)系统。近期韩国主动引进美国战略武器,甚至扬言正与美国商讨在半岛部署美航空母舰。韩国似有通过与美国战略靠近来向中国施压之嫌。

  中国政府多次向韩方明确表示反对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13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主持例行记者会表示,中方在反导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一国在谋求其自身安全时,必须考虑别国安全利益以及地区的和平稳定。

  韩国贸易协会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第四季度韩国对华贸易额达到756亿美元,首次赶超日本(717亿美元),成为继美国之后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韩国银行行长李柱烈27日表示,中国目前不仅是韩国最大的出口对象国,过去10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35%,远超美国(6%),需高度关注中国经济走向。事实上,韩中贸易额已远超韩美、韩日与韩欧贸易额的总和。

  韩国从中国收获经济红利,在安全战略上却无视中国的立场与美国一心,凸显韩国在发展战略特别是对外战略上的彷徨和无措。作为冷战产物的韩美同盟已经超过了半个多世纪,世界形势和东北亚国际关系已发生了深刻变化,为了韩国和半岛现实与长远利益,韩国应该重新思考战略方向问题。

  首先,朝鲜半岛不具有爆发战争的土壤,韩不应过度担心来自北方的入侵。

  任何战争的爆发都是内因与外因合力作用的结果,目前,朝鲜半岛不具有爆发战争的土壤。诚然,半岛应该坚持无核化方向,但从朝鲜的发展战略来看是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发展经济,增强国力,改善民生。《民主朝鲜》1月14日发表评论说:“朝鲜排除万难拥有氢弹,是为了与试图侵害朝鲜的侵略者、挑衅者进行总决算,而不是为了祸害同族。”目前无任何迹象表明朝鲜还寄希望于使用武力统一南方,而是主张实现自主和平统一。

  从外因来看,也不具备发生战争的条件。现在的东北亚国际关系与20世纪50年代前后相比大不一样了,半岛分裂与朝鲜战争爆发本质上都是美苏冷战的产物,半岛南北的军事行动分别与美苏有直接的关联,当年的外部推力现在已不复存在。

  韩国应该明白,过度渲染来自朝鲜的威胁,过分夸大子虚乌有的战争危险,会使韩国社会陷入一种恐惧心理状态,从而影响对半岛形势的正确判断,继而会选择错误的战略方向。无论是对韩国还是对半岛来说,都是遗害无穷的。

  其次,韩国过分依赖美国的“保护”而被美国战略绑架。

  韩国应该深刻地反思半岛和东北亚的历史。大量的历史事实证明,中国一直是希望并维护半岛稳定和繁荣的。反之,海洋势力一直希望半岛动乱并不时挑起事端,制造动乱,以寻求染指半岛和窥视大陆的机会。在21世纪,这一历史规律并没有改变,只是变换了某些形式和手腕而已。韩国若不能认清这一点,必然会发生战略误判。

  1月27日克里正在华访问,日本《产经新闻》曝出“猛料”:美军可能于2月底对朝鲜军事设施发动突袭。它还绘声绘色地描述对朝“歼灭战”的几种方式,包括打击朝鲜地下军事设施和领导人的具体住处等。又是一场煽风点火的闹剧,且不管是真是假,都再一次验证了笔者上述的分析判断。

  更为危险的是,韩国长期接受美国“保护”,却全然不知脱离了冷战时特定环境和条件的“保护”,实质上就是一种战略绑架。美国的半岛政策从来不是为韩国利益设计的,而是其全球战略的一环,当前则服务于“亚太再平衡”战略。包括韩国人在内有很多人认为美国不希望朝韩彻底和解。如果韩国继续甘愿接受这种战略绑架,既不利于韩国的腾飞,更不利于高丽民族的复兴。

  朝第四次核试后,韩国积极配合美日商讨对朝进行最严厉的制裁,让朝鲜“痛入骨髓”,其制裁方案并不局限于核武军工,而是覆盖民用和民生行业,并敦促中国加入。同时,韩美向朝大肆炫耀武力。

  中国外长王毅27日会见记者时表示,“实现无核化只能走谈判协商道路,制裁不是目的,解决问题才是关键”“新的决议不是为了刺激局势紧张,更不是要把半岛搞乱,而是旨在把半岛核问题重新拉回到谈判的轨道”。

  “掐死”朝鲜的行为,只会搞乱半岛,或许这正是某些海洋势力所希望看到的。但肯定不符合韩国的利益。如果真把朝鲜逼到墙角,再来个“鱼死网破”,会使韩国陷入灾难的深渊。

  或许韩国已经习惯了被“保护”,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不由自主地会做出一些对自己对半岛无益的事情来。其实,韩国早已进入世界发达经济体之列,有足够自立的经济实力。韩国总人口是朝鲜的两倍,有足够抗风险的人力资源。历史上的中韩关系本来就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只是近代以来被强行介入的海洋势力所摧毁。中韩经济现已几乎融为一体,重新建立中韩命运共同体的时机已经成熟。“中国始终是朝鲜半岛和平稳定的营造者”。韩国即使挣脱“保护”,独立行走,也不会有危险。希望韩国能够审时度势,作出正确的抉择。

  (原载《中国青年报》《寰球东隅》专栏,2016年2月6日)

责编:曾加(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