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东亚处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2016-04-07 16:08: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最近,郑永年先生题为《东亚正走上一条通往战争的危险道路》(新加坡《联合早报》2月2日)的文章在中国媒体和学界颇受关注。该文说:“从很多迹象看,东亚正走上一条通往冲突乃至战争的危险道路。”对东亚爆发战争的担忧跃然纸上。郑先生对原因和危险性的分析很深刻,入木三分。

  无独有偶,同一天,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刊登题为《在奥巴马卸任后重振美国雄风》一文,作者为美国前助理国务卿、传统基金会研究员金·R·霍姆斯。该文宣称,“美国要重振雄风须对华更强硬,要搞乱中国”“需要美国对中国采取更强有力的政策,并在东亚大大增加海军部署——远超奥巴马‘再平衡’或‘转向’亚洲政策的力度”。

  东亚的地缘政治和安全形势或许正在发生剧烈变化,似乎又处在历史的十字路口。近代东亚局势的动荡经历了近一个世纪之久,主要是崛起的海洋势力与衰落的大陆势力之间的冲突,虽然涉及国家众多,但主角还是中国与日本,并彻底打破了东亚传统地缘政治秩序即朝贡体系,从此,基本上是海洋势力(先日后美)主导东亚地缘秩序。

  新一轮东亚局势动荡还是海洋势力与大陆势力之间的交汇与碰撞,主角是中美两国,同时涉及日韩菲越等诸多国家。根本原因是中国的和平崛起与美国“重返亚太”和“亚太再平衡”战略在地缘政治、经济和安全秩序上的矛盾与冲突。这一轮竞争和冲突的周期或许也不会太短,有可能出现三种结局:一是域外海洋势力退出东亚;二是东亚大陆势力崛起被遏止;三是冲突双方找到一种双方共赢的机制或模式。

  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在其名著《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提出了守成大国必然会对新兴大国的崛起进行遏制,而新兴大国必然要冲破这种压制,战争这样就变得不可避免的著名观点,并被视为国际关系史的“铁律”。历史发展到21世纪,能否打破“修昔底德陷阱”,着实在考验人类的智慧。

  随着综合国力的增强,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有越来越多的底气。中国的发展战略是不走传统大国崛起的老路,做走和平发展道路的新型大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是中国对外关系的重要实践,而正在构建中的诸多新型大国关系当中,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尤为重要。中国的努力就是希望能够找到某种双方共赢的机制或多方共赢的模式。

  在发展思路上中美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异,在竞合共存的双边关系中,美国更倾向于选择遏制中国的战略,美在东亚大力强化其地缘和军事力量的存在。美在东亚有两个战略支柱,即美日同盟和美韩同盟。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政策与日本的战略需求可谓“情投意合”,安倍上台后在美国的默许下谋求修改和平宪法,强行通过了被称为“战争法案”的新安保法案,进而解禁集体自卫权,走上“重新武装”的道路,以谋求军事大国地位。

  美国利用半岛矛盾,大力强化美韩同盟,并将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问题正式摆在桌面上,此举涉及韩美、韩朝、韩俄、中韩、中美等众多双边安全关系,可谓“一石数鸟”。经过美国“斡旋”,韩日政府间化解历史纠葛,韩日战略靠近为打造以美日韩为中心的“亚太小北约”扫除了障碍。

  与此同时,美军已在新加坡部署新型濒海战舰及P-8A“海神”反潜巡逻机,在澳大利亚的达尔文港部署海军陆战队,在菲律宾的苏比克湾部署潜艇,而越南的金兰湾则成为美国航母驻泊目标……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确保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地缘战略和军事前沿的存在。

  笔者认为,美国还惯于在世界有特别战略价值的地方制造“危机地带”,根据需要,美国可随时使这些地带出现危机。这样的“危机地带”在东亚目前有4处,即朝鲜半岛、中国南海、钓鱼岛和台湾海峡,这些地方都直接关乎中国的主权安全或地缘安全。当中美关系比较平和时,这些“危机地带”也风平浪静,当中美关系比较紧张时,就会有一个或几个“危机地带”出现危机,这或许正是近期南海和朝鲜半岛均出现紧张局势的深层次原因。

  有趣的是,正当美国在东亚大力强化地缘战略和军事存在之时,域内有的国家少数人却大谈什么传统地缘政治观念已经过时的论调,还主张抛弃该国历史上的战略屏障。如此类观点成为“主流”,或许就可能成为未来东亚爆发冲突或战争的重要诱因之一,因为只有在战略不对称或军力不对称时,对立双方才有可能爆发冲突或战争。

  3月2日,《环球时报》发表《美国“舆论战”技巧值得好好研究》一文称:“近期以来,美国从行动、外交、舆论上多重出击,连续就南海问题向中国发难……中国外交、国防部门尽管每次都予以有力回应,但在西强中弱的国际舆论格局中,中国官方的有限声音总显得捉襟见肘。”可见,美国的软实力或“巧实力”是何等厉害。事实上,放眼全球,美国已成功地将有的国家妖魔化。

  俄罗斯军事专家瓦西里·卡申3月1日在为卫星网撰写的文章中称:“几十年来中国对经济外交的作用估计过高,低估了政治、意识形态和军事等因素的影响。长期以来中国人一直很天真地以为,只要增加贸易和投资规模,就能在地区影响力上与美国一比高低。”与经济外交相比,中国在地缘战略上或许需要有更清晰的目标和规划。

  王逸舟先生说:“最近这些年东亚地区已经成为全球高军备竞赛区,并出现了‘创造性紧张’,就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紧张、对峙。但还是有生机和创造性,这中间存在多种可能性:只要你做得好,特别像中国这种大国的交涉,跟美国相向而行,完全可能有转圜的可能。或者说斗而不破。”那么,中美能否斗而不破,东亚究竟是“危”大还是“机”大,只有让时间来检验了。

  (原载《中国青年报》《寰球东隅》专栏,2016年3月5日)

责编:曾加(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