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元:美国是南海不稳定局势的真正推手

2016-04-08 10:43:00 环球网 黄元 分享
参与

  近期以来,因为质疑中国在西沙永兴岛部署地对空导弹、派遣歼-11战机和歼轰-7战斗轰炸机进入西沙与在南沙岛礁部署雷达系统,令南海波浪急剧泛起。美国高调指责中国在南海军事化。但是,随着由中国建设的华阳、赤瓜、渚碧礁三地灯塔的相继投入使用,将大大提升在南海海域航行船舶的导航与助航的安全保障能力的事实,已经清楚地说明,究竟由谁在为南海的航行自由与安全提供公共国际产品。事实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几乎地球人都知道,美国才是南海局势不稳定因素的真正推手。 

  近几个月以来,美军舰机频频进入南海,炫耀军事存在,甚至挑衅中国的领土主权。3月1日,美军第七舰队属下的斯坦尼斯号航母在巡洋舰莫比湾号和安提坦号、驱逐舰史托克代尔号和钟云号等舰艇的伴航下驶入南海,队旗舰蓝岭号也同时进入南海。在1月30日,美军驱逐舰柯蒂斯.威尔伯号(Uss Curtis Wilbur)驶入并无主权争议的西沙中建岛(Triton Island)12海里范围,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接受cnn采访时当即指出:“这在政治与军事上都(已经构成)是一次十分严重的挑衅行为。”在去年,10月27日,美海军“拉森”号导弹驱逐舰驶进南沙渚碧礁、美济礁12海里内续航数小时;11月5日,美国防部长卡特登上 “西奥多·罗斯福” (CVN-71 )号航母在南沙群岛以南大约150-200海里海域续航行程达3个多小时;12月10日,美二架B-52轰炸机飞进南沙华阳礁上空两海里范围内低空飞行。美军的这一系列举动,难道能够说不是针对中国或者与中国无关? 

  本月4日,美、菲2016年度“肩并肩”联合军演拉开序幕,预计在15日结束。据报导,约有1万名美菲官兵参与,演习内容则包括“夺岛演练”、特种作战等。近年来,美菲年度军演规模不断扩大,演习地点愈发靠近敏感地区,挑衅意味十足。今年的演习,还邀有80名澳大利亚官兵参演,并邀请日本作为观察员参加。显然,提升“肩并肩”年度军演规模与军事烈度,正是美国主要针对中国实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组合动作。 

  美国介入南海问题,实质用意有四:一、不承认中国九段线主权界域,不承认中国有关(人造)岛礁的领土主权;二、显示对菲律宾等传统盟友的保护与担当;三、在“亚太再平衡”战略下作为遏制与干扰中国崛起的常规动作,确保在南海地区的军事侦察与航行任务;四、通过对于中国的日益强硬姿态,维持美国作为全球霸主的颜面。 

  美国在战后,在亚洲,鉴于经济上难以推进类似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区域发展结构,也不易在安全领域建立类似北约的多边安全统一机制,便致力于在经济和安全领域皆建立趋于紧密依仗美国为中心的双边与多边同盟架构,包括了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日本、台湾、菲律宾、越南泰国等,也包括TPP架构。此类同盟,在一定程度上确也促进了区域的稳定和经济发展。2012年6月份,美国在年度香格里拉对话上提出构建“亚太再平衡”政策,其全球战略重点东移,计划在2020年前将60%的美国战舰部署在太平洋地区。奥巴马团队执政以来,在“巧实力”理念下,更是施行“一石三鸟”的新亚太政策:1、绑定与日本、菲律宾等国的利益与战略同盟,并将它们推至挑战中国的前沿位置;2、唆拨激化中国周边有关国家与中国领土争议和地缘政治冲突的持续性紧张,借以干扰中国与周边国家间和平环境建构,阻扰在东亚、东南亚区域的一体化进程努力;3、锁扼中国海上实力的有效延伸与海洋战略的有效施展。美国在表面上一再表示,在有关南海地区主权和领土争议问题上不选边站队,否认有遏制中国的直接目的,实际上在东海与南海,处处现身,甚至现在自己耐不住已经直接地“赤膊上阵”了。 

  美国在东亚、东南亚、西太平洋地区聚集着大量的历史和现实利益,放不下,自然可以理解。中国自然也决不可能放弃在这里的主权权益。长期以来,美国一方面标榜推进和维护国际社会的正义与民主秩序,另一方面是处处以自身利益为导向,甚至有完全不顾国际正义与秩序的言行,这便不利于和平、公正、良性发展的全球治理秩序和法则地普遍建立,不利于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指针的新型国际关系,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推进与完善以联合国为中心的现行国际秩序和关系的全面建立。中、美二国如何恰当地表述与实践彼此的利益关切,现已为当下之急。眼下,对于华盛顿而言,有一点最为根本,那就是南海并不是美国的南海。针对南海问题,美国有一句名言:“中国说了不算”。现实是,在南海,美国的“一家之言”也肯定将“说了不算”。 

  在南海的进退,已成为中美关系绕不过去的一个现实而严峻的议题。无论由人类活动历史据由无主先占(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开发经营、最早管辖)的历史传承,抑或二战之后的国际法理文件及现实的地理源起等各个方面予以审鉴,美国近期在南海的一系列行为所反映的只能是强权和霸权主义的逻辑,却没有明确的法理依据。 

  美国现有的南海政策存在重大政治与军事风险:1、中国不会以任何形式放弃在南海的主权主张,在南海的对峙与违拗必将引发整个中美关系的深度别扭;2、美国的实质意图在于挑衅、刺激、干扰、阻碍,但一旦事态失控,导致与中国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美国是否有绝对的把握予以有良好地收场 ? 三、即便南海岛屿主要声索国和作为美国马前卒的菲、越等国,与其说在安全上有严重地依赖于美国,倒不如说在经济、文化领域在实质上是离不开中国的。那么,美国本身是否就能够承担南海及其周边局势长期持续恶化的后果?  

  笔者倒认为,美国现时的南海作为,倒有点像汉朝时期处于中国北部的匈奴,总想不断地骚扰与掠取中原,在汉朝长期地忍气吞声之后,最后在刘彻(汉武帝)一决扫北便而落荒漠北去了。试想,如果美国不考虑中国的底线,则是否确能够无所顾忌于这种后果的发生?60多年之前中美二国发生在北朝鲜的战例并不遥远。虽然二国间因南海事务直接开战的可能性比较小,但如果一旦开战,美国是否有绝对的军事胜算的把握?美国一味用强,却期望中国是一只羔羊,这太不现实。纵观中国版图历史变迁,自秦首次统一,后在长时期里历经强权战火的动荡割裂、变迁,清朝时期至盛,划定了除外蒙以外的现今疆界。1946年,当时的民国政府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条约收回了日本侵占的领土。包括南海主权在内的现今中国版图,承继于民国版图,是自清朝确定疆界之后经过二战、依据国际条约确定的分明版图。显然,除非经过国际条约的有效变更,美国现行南海作为的法理依据及其实质性的价值,恐怕是很难予以有良性评估与积极预见的。中国社会在2000多年的封建专制历史延续期间,长期制约于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二大对立阵营的深刻矛盾,导致国民创造能力的严重内耗,综合国力甚至于贫弱不堪乃至险些“破产”,但一旦开启趋向遵循民主与法治的国家治理轨道,则必然综合国力日益趋强。在这样的现实趋势背景之下,美国非常有必要应当增加对于中国历史和民族特质的清楚认识并现实地正确调整其行为姿态。 

  中国始终秉持称道致力于推进全球治理其间谋求自由、公正、民主、法治秩序建立努力的美国,不赞赏以自身利益为中心而限定或者打压别国利益与发展、怀揣狭隘主义的世界观与霸权主义的发展观的美国思维。但是,美国一者宣称长期致力于在全球治理其间谋求推进自由、公正、民主、法治秩序建立的努力,另一方面显然处处把美国利益放在中心位置,这已经成为了美国全球政策的致命伤,导致其言行常常自相矛盾,不能令国际社会信服。当前的国际秩序需要美国的强大,但美国应当跳出美国利益的狭隘视线,切实履行一个不夹带私利地切实担当起在促进与维护国际社会生活和发展秩序日益趋向于有一个全面公正、民主、法治、和平发展方向地努力的领导角色才是。应当说,美国在全球治理事务中的领导格局与“艺术”魅力,切有待于提升。美国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并及时地调整心态,无论在南海或者全球事务,之于人类社会未来发展的可持续,排斥或者敌视中国在其中,既十分不现实,也自然不可以想象。美国理应以中国作为前行道路上合作与彼此竞争的良性伙伴,而决非是恶意排斥的对手甚或敌对方。  

  3月3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华盛顿参加第四届核安全峰会期间会晤奥巴马时,再次明确地表明了中国政府关于南海问题的明确立场:“中方尊重和维护各国依据国际法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同时不会接受任何以航行自由为借口损害中国国家主权和安全利益的行为。中国坚定维护在南海的主权和相关权利,坚定致力于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同有关当事国直接协商谈判和平解决争议。”南海问题的根本,是在尊重当事国、尊重主权利益的前提下的对话与协商处理和解决,任何的单边、双边或者作为第三方的军事行为介入或者发生彼此间的冲突,都不可能有助于争议的解决与问题的化解,也断不可能是一劳永逸的解决途径,相反,只能使整个局势更趋复杂、胶着。南海绝不是“无主地”,决不可能凭强权或者无理、搅扰的行为,便可能更改法理主权归属。美国之于南海问题,一者,惟有尊重中国与东盟有关国家依据《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确立的原则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通过对话、协商等和平的方式,去妥善处理与解决彼此间的领土和主权争议;二者,应当切实尊重中国经已确切地依据法理所拥有的领土主权与所秉持的权益维护主张,不再继续无端地行施以霸权主义逻辑为内里的既是非法的,也是十分不明智的以军事挑衅的行径方式,介入南海问题。此二者,应成为美国今后南海政策的不三抉择。否则,不断制造出南海不稳定局势且身陷其中的美国,难以排除将为南海的不稳定付出沉重的不测代价。(作者是中央央编译局中国现实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