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西方“现形”,也是世界的解脱

2016-04-11 15:48:00 海外网 王义桅 分享
参与

资料图:自由女神像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上演了一幕幕“西方现形记”。作为“教师爷”的西方一次次被推上道德的审判席,尽管世界上缺乏对金融危机罪魁祸首的惩罚机制,但是“华盛顿共识”、“欧洲一体化”的光环渐渐淡去,美国梦、欧洲梦褪色,已是不争的事实。

  最近两年,西方世界更是出现前所未有之怪现象:欧洲的恐怖袭击、难民危机,英国要脱欧,美国“特朗普现象”等等。这些似乎都是想要远离“西方”本身,也在拷问中国的西方观。

  近代以来,在不少人心目中,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这个外国,就是西方。西方意味着德先生、赛先生,是发达的标志,是中国的向往,是世界的未来。

  这些错觉是如何产生的呢?工业革命以来,西方通过殖民世界,灌输了莫名其妙的等式:西方的成功=西方民主制度的成功=普世价值的成功。其实,这只是为了漂白西方成功路上的血淋淋的历史,是烟幕弹。

  西方的成功不仅与民主制度没有直接关联,如今民主制度反而在拖累西方。 正如秦晖教授曾这样描述欧债危机的制度原因:西方国家的左派要福利,右派要自由,欧洲不少国家的政治家在选举时,一般会迎合选民的短期需要,许诺给公民更多的福利,故空口许诺的政治家和政党就容易执政。所以,欧洲陷于财政和金融危机,和他们的民情有很大关系。“大范围的民主,往往意味着多数选民缺乏成本和收益相关的意识,他们愿意让别人多支付成本,而自己多获得收益。”

  正所谓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西方之道,靠世界推广,中国也成为弘西道试验场。如今才明白,中国的发展并非遵循西方之道。中国的成功,就是成功摆脱西方影响,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但是,在思想意识领域,走出近代、告别西方,仍然任重道远。

  这不,国内不少人死抱想象中的“经典西方”不放,因为中国问题重重而然对西方期望。三年前,笔者将布鲁塞尔任外交官三年体会集结成书《海殇?欧洲文明启示录》出版,剖析西方问题的制度、文明根源,当时引来一片骂名,什么“民族主义大发作”、“中国问题重重有什么资格批评西方”等等。如今,人们发现欧洲的情形一一得以应验。

  中国的持续崛起,不仅让中国成为中国——中国梦,也让西方成为西方——西方是一地方性概念,厘清普世价值的边界,还原世界多样性。这让一些靠卖弄西方先进性、提示中国落后的文人感到不安:拜了一辈子菩萨,怎么能说菩萨是泥做的呢,我跟你急!

  但,毕竟东流去。西方从解决问题的希望到成为问题本身,是如何发生的呢?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宗教文明,尤其是基督教文明二元对立思维方式,不能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美国人更自诩为神灵保佑(美元上印着“上帝保佑美国”),导致华尔街、军火商多作孽。在中国,因为有天的概念,所以对神虽敬,但远之,反对装神弄鬼、无法无天。因此,中国的成功反衬出世俗文明的威力。

  中国要继续成功,需要不断从西方神话中解放出来。比如,建设“一带一路”,凸显学贯中西也不够了,学贯南北才厉害。当然,中国还要继续向包括西方在内的世界各种文明汲取营养,开放合作,但西方与发达国家、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日益分离,内部也分化,要走出近代线性进化论逻辑,告别我们杜撰的西方。

  近年,欧洲渐感被自诩的“西方”给忽悠了。美国很少自称“西方”而是“国际社会”,“西方”是拿来忽悠欧洲的。《西方的终结》(The End of the West)一书的出版,典型反应了这种情绪。欧盟深知,当美国成为地区强权之日,也就是欧洲在世界上边缘化之时。

  欧洲危机重重,也逐步在解脱,不再以普世价值自居。这给美国树立了榜样。杜撰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全球化谎言与工业革命神话让西方太累了,出路就在于佛教那句告诫——回头是岸。

  世界正在上演一幕幕西方现形记,这是西方的解脱,也是世界的解脱。当然,也应是中国思想界的解脱。不再纠缠于左-右、中-西、体-用,让中国成为中国,让西方成为西方,让世界成为世界,正是中国崛起的三大效应。

  (王义桅,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海外网专栏作者)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曾加(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