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嵎生:中俄印三国务实合作是时代的呼唤和需要

2016-04-18 15:20:00 环球网 王嵎生 分享
参与

  中俄印三国外长即将在莫斯科会晤。当前,在美日右翼费尽心机挑拨中俄、中印关系之际,在“亚洲北约”幽灵活影活现继续不断徘徊之际,中俄印外长会议具有新意。预计,印度国防部长也即将访问中国。一直以来,我都在关注三国合作进程。十年以前,三国领导人第一次会议期间,我特地写了一篇评论,现今似乎仍有参考价值。

  中俄印务实战略合作:举足轻重,意味深长

  在俄罗斯圣彼得堡G8峰会期间,中俄印三国领导人第一次正式举行三边会晤。时间不长,但意义重大,引起各方的关注。

  1998年12月,俄罗斯总理普里马科夫在访问印度时首次公开表示:“全世界有许多问题要取决于印度、中国和俄罗斯的态度”,如果能建立俄中印战略三角关系“那就太好了”。当时,很多人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不现实、也是不可能的,并没有引起广泛注意。但他的设想却在悄悄地起着某种引导作用。八年来,三国的务实战略合作关系,从专家学者到官方,从高级官员到外交部长、再到领导人,从“非正式会晤”到“正式会晤”,是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

  对这次三国领导人正式会晤,国际上猜测和议论很多。主流意见是充分肯定和积极的,认为中俄印三国发展务实战略合作,加强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沟通和协调,有利于倡导多边主义,促进共同发展,维护世界和地区的和平稳定。

  但也有一些误解,美日右翼媒体甚至蓄意歪曲,挑拨离间,突出宣传三国价值观和国家利益的不同,强调三国务实战略合作“没有基础”,等等。

  其实,事情是明摆着的。

  首先,中俄印三大国人口和国土面积都占世界的五分之二左右,国内生产总值占五分之一。俄罗斯是从前苏联脱胎出来的,至今在资源和军事上仍不失为超级大国,而且正在迅速回复大国地位。印度奉行传统的不结盟政策,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两国都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经济,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三个国家各自在世界上都有想当大的分量和影响,现在走到一起进行务实性的战略合作,倡导多边主义,维护联合国权威,其举足轻重的影响和意义不言而喻。对此,谁担心害怕,不言自明。无怪乎美国官方权威文件认为,中俄印三国是“最需要认真对付的国家”,日本右翼也忧心忡忡。

  第二,诚然,三国在一些传统价值观问题上,如在所谓的“民主”、“自由”方面,它们之间存在着差异,甚或大不相同。但三国对二十一世纪世界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有着一致的看法,赞成国际关系民主化,主张推动世界多极化和遵循国际关系准则,以及相互尊重,平等、合作和共同繁荣;强调联合国“应发挥中心作用”。在笔者看来,这些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新时代价值观”。三国求大同,存小异,顾大局,携手合作,值得称颂。

  第三,中俄印都是美国心目中处于“战略十字路口”国家。按照美国标准,只要中国政治制度和社会思想一天不“美国化”,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不顺着美国设计的轨道走,当然最多只能是一个站在“十字路口的国家”了。俄罗斯总统普京没有沿着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的路子继续“向西走”,当然也就是“倒退了”,自然也是个处在“战略十字路口”的国家。冷战结束以来,“亚洲北约”的幽灵一直缠绕着美日新保守主义理想家们。他们要搞“亚洲北约”,印度当然是首选对象。但印度坚持不结盟政策,人家“请君入瓮”,它就是不愿“入座”,而且同中俄分别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因此,尽管他们不断花大力气拉拢印度,今年(2006年)仍然把印度放进了中俄同一个行列,客观上壮大了“战略十字路口国家”的队伍。现在,这三个处于“战略十字路口国家”居然越走越近,他们当然更不放心了。

  显然,美日新保守主义理想家们这种心态是很不正常的,说得严重一点,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中俄印的务实战略合作,旨在加强相互友好关系,促进共同发展,维护世界和地区的和平稳定;其特点是不追求结盟,不寻求对抗,不针对第三国。他们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如果他们丢掉冷战思维的有色眼镜,放弃“家天下”思想,他们就会发现,中俄印三国其实正在顺着时代潮流务实合作,携手前进,是十分积极和健康的,对世界和平与发展大有好处。这些新保守主义理想家们,如果真的关心人类福祉,何不试一试也加入这个行列?!(作者是前中国APEC高官和前驻外大使)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曾加(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