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昌:停和机制转换是朝鲜弃核的唯一出路

2016-04-18 15:57:00 环球网 王林昌 分享
参与

  自从朝鲜宣布拥核以来,解决朝核问题便成为了世界瞩目的一个大问题。随着最近朝鲜第四次核爆和“射星”的成功,韩美日等国感到朝鲜拥核的战略压力日重。所谓史上最严厉的制裁也从幕后走向了前台。制裁针对的虽是朝鲜的无核,却难以带来朝鲜和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强力的制裁和美韩军演施压更加加剧了紧张局势,半岛南北之间的关系已经降到冰点。军演和核导试验中“擦枪走火”的危险加大。事实证明,朝美韩的这种做法只能制造恐慌、增加仇恨,生乱生战,殃及四方。

  朝鲜弃核是国际社会坚定不移的要求,建立半岛永久和平机制也是包括朝鲜在内的周边大国的追求目标。不久前,中国外长王毅表示,中方愿与各方探讨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的思路。这个新思路应被视为朝鲜弃核并最终实现半岛无核化的有效出路。中方提出的这个“新”思路,新就新在它为朝鲜无核化和半岛永久和平机制之间找到一条通路,而且,这条通路不是通过军事打击和颠覆政权的极端手段,而是通过对话协商来最终实现的。

  首先,建立半岛和平机制一直是朝鲜方面的安全诉求,且无论美国还是韩国都没有正当的理由加以反对。但这种安全诉求至今无法实现。 朝鲜从“以核求和”走向“以核逼和”,利用四次核爆坚称自己为拥核国家,就是对这种安全诉求无法实现的回应。实现朝鲜无核需要“标本兼治”。就核谈核,朝鲜无核将难有出路。只有将朝鲜无核与停和机制的转换并行推进并最后终结半岛的冷战体制,才能实现朝鲜半岛的长治久安。 但 “先和平机制,后弃核”和“先弃核,后和平机制”一直是朝美争执的一个焦点这两件事情互为条件,是由于朝美之间互信缺失的结果。无论哪个作为前提,都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将停和机制的转换与朝鲜半岛无核并行推进,就是对这两个“极端”的平衡。有助于朝美在这一问题上解开死结,走出怪圈,也有助于朝韩关系的改善和从根本上改变朝鲜半岛的安全困境。

  其次,坚持机制转换在六方会谈的框架内进行。六方会谈起始于解决朝鲜核危机,坚持数年的六方会谈虽然目前处于停滞状态,但有关共同致力于东北亚地区持久和平与稳定的基本原则依然有效。坚持用六方会谈的方式解决半岛无核化问题而不言放弃是我国外交上的一个既定选择。第四次六方会谈中达成的直接有关方将另行谈判建立半岛永久和平机制的承诺,当时看似遥远,但在10年之后的今天已经迫在眉睫。并行推进停和机制转换与朝鲜无核可以成为六方会谈的一个新的选项。这个新选项可在六方会谈的框架内进行而不需要另起炉灶。只有这样,才能激活停滞多年的六方会谈并使它获得新的进展。     第三,坚持停和机制转换需四方参与 。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为了适应冷战结束形势的变化,由韩、朝、中、美四方参与处理朝鲜半岛问题的“四方会谈”,曾被认为是解决战时停战机制向和平机制转化的政府间的对话机制,但无果而终。其后,美国采取强化美韩、美日军事同盟的方式来遏制朝鲜,并有建立东北亚五国安保体制的设想,仅把朝鲜排斥在外。而朝鲜则排斥中国和韩国,废除停战协定企图采用朝美双边媾和的方式来换取美国的承认。韩美在建立安全机制的问题上排斥朝鲜,难以解决目前的朝核问题,而企图抛开停战协定单搞朝美双边的“和平协定”把中韩甩开也只能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停战协定涉及签署停战协定的中朝美三方以及处于当事人位置但没有在停战协议上签字的韩国。半岛“和平协定”的签订绕不过停战协定的这个“坎”。停和机制的转换需四方的平等参与 “平衡合作”。

  第四,坚持发挥中国在停和机制转换中的主导作用。为缓解朝核危机给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安全带来的冲击,中国首先主张采取六方会谈的方式并作为东道主在北京召集六方协商有关朝核问题,但中国的这种“不可或缺”的“主导者”的地位受到来自美国和朝鲜等多个方面的挑战。特别是美国实施重返亚太的战略,与中国争夺半岛主导权的竞争加剧。半岛的安全态势已经发生了许多重大变化。但从历史上看,中国乱则半岛乱,中国稳则半岛安。在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继续奉行睦邻友好的和平外交政策,在国际格局特别是东北亚地区格局中的地位明显上升,中国已经成为朝鲜半岛以至东北亚稳定与发展的基石 。不乱、不战、无核,依然是我国朝鲜半岛政策的首要选项。在当前的形势下,对半岛问题采取“标本兼治,综合施策”的方针才是走出困境的唯一出路。在半岛停和机制转换的过程中,中国应充分展示自己的主动性,要按照自己的朝鲜半岛政策,独立自主地提出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方案,掌控方案设计和话语的主动权,并在这一进程中发挥主导的,而不是中间调节者作用。(作者是中国亚太学会朝鲜半岛研究会委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曾加(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