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朴槿惠为何从“选举女王”变成“跛脚鸭”

2016-05-03 16:35: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韩国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结果4月14日揭晓,在300个议席中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获123席,执政的新国家党获122席,在野阵营第二大党国民之党38席、正义党6席、无党籍11席,在野三党获过半议席,韩国总统朴槿惠将面临“朝小野大、三党国会”的新局面。

  此次选举结果大大超出人们的预想,韩国多家民意调查机构在选举前一周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新国家党有望在国会选举中获得150席至170席,轻松过半数。然而,实际投票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朴槿惠在韩国政坛曾拥有“选举女王”美誉,在此前政治生涯中,她曾多次带领新国家党(原为大国家党)战胜困难,力挽狂澜,赢得国会和总统选举。韩国媒体评价说,一夜之间,朴槿惠从“选举女王”跌落成“跛脚鸭”,面临政治生涯中的又一次危机。

  本届选举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年轻人投票率大幅上升。据统计,20多岁年轻人的投票率较上届选举高出8个百分点,30多岁年轻人的投票率较上届选举高出5个百分点。一般规律是,中间选民以及20岁至40岁左右年龄段的选民大多数将选票投向了在野党,他们大部分对朴槿惠政府的内外政策不满。如在最大的票仓也是传统中间地带的首都圈(包括首尔、仁川和京畿道)地区,新国家党仅拿下35席,不到该地区122个总席位的三分之一,而其对手共同民主党则一举拿下82席。这意味着在野党在首都圈强势崛起。

  二是中老年人投票率明显下降。本来中老年人群体是朴槿惠和新国家党的坚定支持者,他们倾向保守,怀念20世纪60~70年代朴槿惠父亲朴正熙执政时期韩国经济高速发展、民生极大改善的时期(此前韩国的经济状况和国民生活水平还远低于朝鲜)。因此,他们对朴槿惠“爱屋及乌”,并极力支持执政党。但在本次选举中由于对朴槿惠的执政表现不满,使得大量的传统支持者放弃投票以示抗议。仅以朴槿惠的政治“大本营”岭南地区的釜山和大邱(朴槿惠故乡)为例,釜山的投票率仅为54.8%,为全国倒数第一;大邱的投票率为55.5%,为全国倒数第二。两地均低于全国58.0%的平均投票率,这也直接导致新国家党仅拿下岭南地区65个总席位中的49个,而上届选举时仅丢失了4个席位。

  执政的新国家党在本届选举中遭此惨败,或许原因众多,但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韩国经济增长乏力成为执政党支持率下降的主要原因。近年来,韩国经济增长率放缓、国内经济不振、出口骤减、青年失业状况日趋严重、家庭负债创下新高、贫富分化现象抬头,各界都批评朴槿惠政府的经济政策失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数据显示,预计2016年韩国经济增长率为2.7%。韩国银行(央行)行长李柱烈4月19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央行将2016年韩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预期从3.0%下调至2.8%。另外,LG经济研究院将2016年韩国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2.4%,韩国金融研究院和现代经济研究院提出的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为2.6%和2.5%。虽然央行的今年经济增长预期比去年的2.6%高出0.2个百分点,但央行预测韩国经济增长率将连续两年在3%以下徘徊。2012年和2013年韩国经济增长率分别为2.3%和2.9%,2014年回升到3.3%,2015年跌至2.6%。国际国内普遍不看好韩国经济。路透社说,2016年2月,韩国15岁至29岁年轻群体的失业率达到12.5%,创下16年来的新高,远高于全国平均失业率(4.9%),这是年轻人放弃选择执政党最重要的原因。

  其二,执政的新国家党因派系纷争出现公开内讧而丧失民心。韩国舆论普遍认为,在新国家党候选人中大量安排“亲朴”派系人马,以及极具争议地将“非朴”派系的刘承旼排除在候选人之外,背后都不无朴槿惠的影子。由于“亲朴”派排挤了部分与朴槿惠存在政策分歧的党内候选人,导致包括刘承旼在内的被排挤人员选择出走,并以在野党候选人或无党派候选人身份参选,亦使得新国家党的选票大量被分流。据统计,此次选举,仅脱党后以无党派候选人身份参选并最终成功当选的,就多达7人。临阵换将是大忌,在大选之前出现公开内讧更为不利,最终导致选民的极大反感和支持者的民心背离。

  其三,民众对朴槿惠政府对朝和对外政策感到失望。朴槿惠上台之初在对朝对外政策上虽然没有大的建树,但也还算平稳,甚至曾一度产生打破韩朝关系僵局的念头。但在朝第四次核试后,朴槿惠极力推动联合国采取了对朝史上最严厉的经济制裁,在韩国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关闭开城工业园,韩美史上最大规模的军演更使韩朝关系几乎走到了战争边缘,有不少韩国国民特别是年轻人对此不满。2015年12月28日,韩日在首尔举行外长会谈,就最终解决“慰安妇”问题达成了协议,双方确认了“慰安妇”问题“最终的、不可逆的解决”,此举立刻遭到韩国民间团体和广大国民的反对,至今争议尚未平息。在韩国经济越来越依附中国的情况下,朴槿惠政府却要求美国在韩部署“萨德”系统,在韩国国内也有颇多微词。上述这些一并成为近期韩国外交的三大败笔。

  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在4月14日至15日针对1012名选民进行调查显示,韩国民众对朴槿惠的施政支持率为31.5%,较前一周下滑8.1个百分点。朴槿惠目前在内政外交上都出现危机,此次国会选举还成为明年总统选举的“风向标”,在这一系列内忧外患面前,如何应对、能否摆脱危机?对朴槿惠政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作者为本栏目特邀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