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阿基诺下台,中菲关系会好转吗?

2016-05-04 09:35: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5月9日,菲律宾要举行大选,执政6年的阿基诺也将于这月底下台。这阵子,菲律宾政坛热闹非凡。在对华关系方面,早成跛脚鸭的阿基诺还在使劲扑通,一心想留下更多政治遗产,造成更多既成事实,迫使继任者最大限度地继续他的親美反华路线,充当美国搅局南海的马前卒。当前4个主要竞选者,虽带有深浅不一的民族主义色彩,但大都不同程度地表示了发展对华关系的意愿。
 
  阿基诺造成的既成事实主要有两个,一是就南海问题把中国告到国际仲裁法院。对此,中国一再声明,对国际仲裁不参与、不承认。但阿基诺认定这是可以混淆国际视听、败坏中国声誉的一招。二是在军事上把菲律宾与美国紧紧绑在一起:向美军开放5 个军事基地,还可能更多;从美国购买和引进战机、军舰和军事人员;同美国搞军事演习和“南海联合巡航”。如此等等。这些行为,有的已成为法律条款,有的生米做成了熟饭,有的则试图常态化。总之,后任若想将它们变更,难度挺大。
 
  人们关心的是,阿基诺的“萧规曹随”计谋到底有多大效力?他的后任在对华关系方面同阿基诺拉开距离的决心和可能性有多大?
 
  角逐总统大位的4人,其背景和竞选中透露的对华主张大致如下:
 
  罗哈斯 阿基诺提名的执政党自民党总统候选人。2010年大选时,罗哈斯主动放弃竞选,助阿基诺胜选。投桃报李,阿基诺让他当过交通部长和内政部长。此人的竞选纲领显示,在南海问题上态度强硬,曾放过狠话:“是菲律宾的东西就应掌握在菲律人手中。”同时,他也重视与中国发展经济关系,说中国市场很大,对菲律宾很重要。最新民意调查,其支持率在4个竞选者中殿后。
 
  格蕾斯·傅 参议员,独立候选人,曾长期住在美国,竞选中支持率一度领先,其主要资本是,菲律宾家喻户晓的明星演员费尔南多·傅是她的养父。她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如果她当选总统,基本会延续阿基诺的政䇿,在主权问题上不妥协,但她不排除与中国谈判的可能性。关于南海问题,她曾说“我们确实需要继续仲裁。”
 
  比奈 主要反对党团结民族主义联盟领导人。作为在任副总统,他不赞同把南海问题闹到国际仲裁法院,认为阿基诺的南海政策太急于求成,菲律宾应与中国继续对话,先搁置争议。在接受采访时,他直言不讳:“中国有钱,我们需要资金。”他说,“遗憾的是,菲律宾与中国的问题将不会立即解决,恐怕很多年内都不会解決。”
 
  杜特地 达沃市长,民调支持率后来居上,现为第一。其对华政策观点鲜明:不主张国际仲裁,“我和中国有类似的立场,不认为通过国际仲裁法庭能解决争端”;主张搁置主权争端,“我会告诉中国,不要宣称你的主权,我也不提我的祖产。我们把这些放在一边”;主张同中国经济合作,“帮我们在棉兰老建设铁路,帮我们建设从马尼拉到比科尓的铁路,我们会高兴的。我们不要斗了,帮我们建设铁路吧,因为没有一个国家能在没有铁路的情况下发展。”他讲话口无遮拦,有“菲律宾特朗普”之称。因为美国和澳大利亚批评他的某些言论,他愤怒道:他若当上总统,要与美㵰断交。
 
  菲律宾政权交替,为中菲关系向好发展提供了契机。但因几种因素的制约,菲下任总统的对华战略可能只会有所微调,不会有根本性改变。最好的情况是菲律宾会像某些国家那样,走“安全上靠美国,经济上靠中国”的路子,在中美之间保持某种平衡,不像阿基诺那样奉行极端的親美仇华政策。几种制约因素包括:阿基诺制造的既成事实的羁绊;美国介入南海的行为不会收歛,作为军事小伙伴的菲律宾不可避免地要供差遣;中国对菲律宾的政策是否精当有效。
 
  事情还在变化中,很希望知道网友们对下屆菲律宾政府对华战略的预判,也想听听网友们提给我外交部的对菲政策建议。(劳木)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