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波斯金:是欧盟更需要英国吗?

2016-05-05 15:35:00 环球网 迈克尔·波斯金 分享
参与

  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4日文章 原题:英国应该退出欧盟吗?值此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之际,英国面临一个生存问题:做还是不做“欧洲人”。6月份,当英国人投票表决是否留在欧盟时,要想做出正确的选择需要看清争论双方的夸张之词,认真考虑所谓的“英国退出”(Brexit)对他们的国家真正意味着什么。

  决定选民抉择的主要问题包括贸易关系、监管及预算;外交政策及安全;以及福利和移民等国内政策。接下来的问题包括保留欧盟成员地位,接受其规则、监管和官僚所带来的实质和心理上的利弊。这是个重大选择,但所牵涉到的问题不是非黑即白。

  英国通过贸易与欧盟其他国家深深地联系在一起,欧盟占英国全球进出口总量比重最大(各相当于英国GDP的30%)。因此,英国退出将给贸易流带来巨大影响,不仅是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流,也包括世界其他地区的贸易流。这些影响会带来什么后果,取决于新贸易协定签订的条件和时间。

  1957年,当欧盟的前身欧洲经济共同体(EEC)成立时,只有六个国家(比利时法国德国意大利卢森堡荷兰)。当时关税水平很高,因此EEC带来的好处是巨大的,今天,欧盟拥有28个成员国和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但总体关税已经低了很多。

  事实是,眼下无法知晓英国退出后的英国-欧盟贸易关系会如何发展。毕竟,历史上没有实际先例,格陵兰脱离EEC很难作为可比的情况,光是退欧细节谈判就可能消耗高达两年时间。在此期间,英镑将出现波动,贸易流可能转移或延迟,英国的一些与贸易相关的投资将暂时搁下。

  这一过程可能让英国身处类似于挪威的境况:作为欧洲经济区成员国,承担欧盟成员国的大部分常规成本以获得大部分相同的贸易特权。也有可能类似于瑞士,根据双边贸易协定付钱成为欧盟商品(但不包括服务)单一市场的一部分。另一种可能性是在世界贸易组织中“单飞”,或者英国为自己创造一个全新的模式。无论如何,与非欧盟国家的新贸易协定是不可避免的。

  英国也将特别关注维持伦敦金融城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瑞士式的安排可能威胁到这一地位,因为英国与欧盟单一市场的金融服务贸易将暴跌。而花钱保留贸易优惠待遇可能让英国受到未来欧盟政策变化影响,比如,如果欧盟用未来金融补贴支持负债累累的外围国家,英国预算也可能受到影响。简言之,如果英国退出,英国可能面临一些贸易方面非常艰难的抉择。

  但贸易只是开始。英国退出的公投还将具有政治反响,特别是如果保守党因为这一问题而分裂的话,但不管结果如何,这个可能性很小。这对未来英国经济政策意味着什么?它将如何影响英国经济的优势或英国防务预算?

  在安全和外交政策方面,英国并没有因为行动缓慢的欧盟而受到很大影响。尽管欧盟对叙利亚采取了制裁,但英国议会投票反对任何军事介入。英国情报机关全方位遥遥领先绝大部分欧洲同侪,并与美国合作密切。在英国退出的情境中,英国与美国的情报联系可能进一步加强,尽管英国可能受到一些欧盟成员国新的情报接触的限制。

  一个情况不那么复杂(至少从英国角度是如此)的是欧元,英国从未加入欧元区。(我曾经建议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不要加入欧元区的前身,即经济和货币联盟这是正确的决定,因为这让英国保留了完整的货币政策权力,从而能够在国内枯荣循环与欧洲其他部分不同步时,通过汇率吸收冲击。

  从欧盟的角度,失去英国可能是一次重大打击,迫使该联盟只能以更高的成本向成员国提供更少的好处。英国退出将使其他国家更容易坚持自己的特殊豁免权,比如免受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的赤字和债务“要求”约束,这可能给欧盟的未来发展造成严重问题。目前,欧盟成员国,特别是欧元区国家,一直在避免采取具体行动来解决共生的经济、社会、银行、债务和货币危机。

  英国退出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极尽夸张之词,而仔细评估事实表明,对英国退出说“不”对于英国也是更好的选择。如果英国不喜欢欧盟以及欧盟委员会的发展趋势,它可以重新谈判其成员资格条件(如首相卡梅伦在2月份所做的那样),或者退出欧盟。

  但如果英国现在就退出,其选择就变得非常有限。特别是,如果未来英国渴望改变其与欧盟的关系,特别是重新入盟的话,谈判将十分困难(特别是考虑到欧洲领导人想威慑其他意欲效仿英国的成员国)。事实上,其条件可能比卡梅伦为英国争取到的留在欧盟的条件更加糟糕。(作者Michael J. Boskin是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