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七大”之后朝鲜将有何变化

2016-05-16 14:38: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朝鲜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于5月6日至9日在平壤举行,这是该党时隔36年召开的全国代表大会,具有里程碑意义,劳动党“七大”将经济工作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并明确提出建设“经济强国”的目标,既标志着朝鲜发展道路的新变化,也表明朝鲜对国际社会持接触和开放的姿态。

  综合金正恩在“七大”4个报告中有关经济工作的讲话内容,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首先,对经济工作的高度重视是“七大”最大的亮点。会议历时4天,每天都有金正恩的报告或讲话。其中,除了回顾朝鲜劳动党的历史和总结党的工作外,在朝鲜经济工作、国防建设、对韩关系和外交政策几个重要领域中,有关论述经济工作的内容在篇幅上和程度上明显领先于其他领域。金正恩强调“要继续切实贯彻劳动党关于经济建设和核武装建设并举的战略路线”,但“经济建设”排在前面,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自2013年以来顺序一直未变。可以预见,“经济建设”将成为朝鲜党和国家的中心任务,在此基础上,将朝鲜建设成为“经济强国、政治思想强国、军事强国、科技强国、文明强国”。

  其次,立足国情,制定科学的经济发展战略。金正恩在报告中回忆20世纪90年代的国情时指出:“伟大的金日成同志溘然长逝……帝国主义者及其追随势力旨在扼杀朝鲜的政治军事压力、战争挑衅活动和经济封锁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加上严酷的自然灾害,朝鲜的经济建设和人民生活面临了难以言状的考验和困难。”这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首次公开谈到当时的经济困难状况,有鉴于此,金正恩便强调,朝鲜“把社会主义建设的总路线和自强力第一主义作为持久的战略路线狠抓”“朝鲜党和人民有力地展开贯彻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战略路线的斗争,夯实了自立民族经济的物质技术基础,打造了经济强国建设的跳台”。由此可见,朝鲜的“经济强国”建设将基于国情,立足自力更生,无疑是正确的抉择。

  第三,制定2016~2020年国家经济发展五年规划。金正恩指出:“切实可行地科学制定和不折不扣地执行国民经济发展各阶段战略,首先要切实完成2016~2020年国家经济发展五年战略。”这是金正恩执政以来首次推出的经济发展五年规划。他提出,经济发展五年规划旨在搞活人民经济,助推经济均衡发展,为国家经济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金正恩指出,要抓好党的新并进路线,解决能源问题,推动人民经济发展的先行领域,并力促基础工业领域进入正常发展轨道,扩大农业和轻工业生产,最终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尤其是,解决电力供给问题是五年规划战略的前提条件,也是推动经济发展和提高人民生活的关键,而要解决“电力供给问题”须凝聚全国上下的力量。今年元旦,金正恩发表新年贺词时提出,要建设“经济强国”,努力解决电力供应问题。为此,要完善各个发电站的发电体系和设施,加强技术力量,提升发电效率,按照规划确保满负荷运行,降低电力生产成本。尤其是要以水电站为主,合理分配火电站产量,扩大核能产量。

  第四,重视科技力量在经济建设中的作用。金正恩指出:“要靠科技力量建设经济强国和文明强国……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工业和农业的现代化、科学化和信息化,将国家经济提升到最先进国家的前列水平。”

  第五,朝鲜将对外敞开怀抱。金正恩指出:“朝鲜党和政府将同尊重朝鲜主权、友好对待朝鲜的所有国家改善关系并实现关系正常化,即便过去其与朝鲜处于敌对关系。”5月8日,“七大”通过的决定书《关于总结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工作》指出,“朝鲜党和政府将不问思想和制度的差异,与向往自主、热爱正义的所有国家和民族进行团结与合作,同尊重朝鲜的主权、友好对待朝鲜的国家改善关系并实现其正常化,即便其曾与朝鲜处于敌对关系”。说明朝鲜渴望同国际社会交流与合作。

  金正恩执政以来,将经济工作放在首要位置。他频繁到工厂和农村视察,重视民生产业和基础设施建设,朝鲜的面貌和人民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他上台后,实施了一系列振兴经济政策:一是在全国农村推行“包产到户”,采取“多劳多得”措施,激发了生产积极性;二是2012年颁布新的管理方式,增强计划经济的灵活性,激活了市场经济因素;三是扩大内需,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国家主导了一批大规模工程建设;四是扩大和提升经济开发区,面向国际开放市场;五是提拔一批经济改革派官员,如2013年4月朴凤柱再次出任内阁总理,主管经济,现已成为“七大”政治局五常委之一。

  从2011年至2015年,在国际社会严厉制裁的情况下,朝鲜经济也保持了连续5年的正增长,这与金正恩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日本记者峰岸博时隔12年为采访劳动党“七大”于5月3日抵达朝鲜首都平壤,他在5月5日《日本经济新闻》上刊发文章称:“这与过去记忆中的朝鲜首都相比,简直是另一个世界,让人感受到的无疑是‘发展’二字。”国际社会应该正视朝鲜的变化,有理由相信,“七大”以后,朝鲜经济会迎来一个全新的发展时期。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