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承德:美国对华误解误判何时休?

2016-05-17 10:26:00 环球网 尹承德 分享
参与

  最近美国在南海密集对华挑衅,直至近日又派军舰深入中国永暑礁十二海里和再次出动航母舰战斗群到南海军演,对华挑事威胁无以复加。更有甚者,美国议员竟声称在南海对华“不惜一战”,美太平洋舰队司令日前扬言“今夜就做好对华开战的准备”。美国现职军政要员如此公开对华进行战争威胁,在两国建交以来还是第一次。

  美国俨然把南海当作其遏华战略前哨和对华博弈的焦点。但这还只是其遏华战略的一个断面。其荦荦大者包括在台湾,西藏,新疆问题上或明或暗支持分离势力;将其全球军事战略重点东移亚太,矛头直指中国;不断宣扬“中国威胁论’, 在中国周边国家中挑拨离间,拉帮结派,企图组建主要针对中国的“东方北约”;支持所有同中国有领土争端国家的非法主张,损害中国的领土主权;在政制,人权,宗教等问题上一再对华发难等等,旨在阻挠和延缓中国强大进程,以实现其始终“当世界老大,不当老二”和“继续领导世界一百年”的美国新的“世纪之梦”。但历史将证明,美国的目标是达不到的。 

  美国在政治和战略上全方位遏制中国,几乎是“逢中必反”。它这样做,固然是出于冷战思维对华根深蒂固的成见偏见所致,也同其对华存在深度的战略误解误判有关。

  其一,认为中国会成为“苏联第二”,从而挑战以至取代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而事实恰恰相反。中国不是前苏联,也决不会成为“苏联第二”。中国所走的道路同前苏联有着本质区别。前苏联的国家战略是同美国争霸世界和进行水涨船高的军备竟赛,对外侵略扩张,经营势力范围,而中国奉行和平发展战略,和平外交政策,防御性国防政策和永远不称霸原则,从理念,政策和行动上同前苏联彻底划清了界线。中国同前苏联在对美关系上也存在巨大差别。前苏联与美国之间利益交汇与合作微乎其微,而对立对抗和矛盾却是全方位根本性与不可调和的;中美之间则利益交汇与合作远大于矛盾与对立,特别在经济上结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一些带根本性的矛盾可以用非对抗性方式和通过协商加以处理和解决。前苏联的道路是一条绝路,是它最终消亡的一个主因。中国决不会重蹈其覆辙。

  其二,认为中国坚持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根本对立的理念,并致力于前者战胜后者,使其有危机感。母庸讳言,在过去一段时期里,美国这种看法不无道理。但随着时代的演进和改革开放国策的实施,中国从理念到行动对此作了调整与区隔,不再认为两者水火不相容,不认同“文明冲突论”,而是认为不同文明包括不同社会制度不存在“谁战胜谁”的问题,而可以长期和平共存,包容互鉴,对话共进。至于这两种制度前景和最终走向,谁优谁劣,谁胜谁汰,应由实践来检验,由历史和各国人民作出取舍。中国不会对美国及任何国家的社会制度形成任何威胁和挑战。

  其三,担心中国向外扩展发展模式,动摇美国赖以西化世界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发展模式。这也是毫无根据的。中国认为,世界上既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政治制度,也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经济发展模式,只能由各国选择合乎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任何国家无权将其政经制度强加于别国。中国既不输出革命,也不输出发展模式。至于有的发展中国家借鉴“北京共识”,抵制凝聚美国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经济模式精髓的“华盛顿共识”,那是这些国家根据自身实践经验作出的选择,而不是中国输出发展模式的结果。

  其四,认为中国要将美国排挤出亚太地区,最近奥巴马总统所说“中国把自己当南海老大”,就集中体现了这一思维。这是欲加之罪。中国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者样做。中国向来对美国在亚太地区利益,地位和力量的存在没有异议,且在维护地区安全和防扩散问题上还同美国进行了良好合作,而未做任何有损美国利益之事,何谈排挤美国。中国既不愿当“老大”,也不愿当“老二”,不愿主导别人,也不愿被别人主导,只愿独立自主,永当国际社会平等的一员。中国在亚太所做的只是维护本国的正当权益而已。

  误解误判是国际交往中之大忌。美国对华政策中的负面因素在一定程度上是其对中国奉行的战略和政策存在认识误区造成的。加强沟通交流,深化相互了解与互信,消除误解与误会,是中美共同构建不冲突不对抗合作共赢新型大国关系的重要条件。(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前中国驻美国使馆参赞)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