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华:“阿拉伯之春”是一本反面教材

2016-05-17 14:08:00 环球网 王德华 分享
参与

  外交部长王毅近日访问“阿拉伯之春”的策源地突尼斯时,罕见地对“阿拉伯之春”作出评价。他认为,变革最终必须符合当地的国情和社情,符合自身的发展阶段和水平,并且能够给普通百姓带来实惠。他的这番言论,无论对外国还是中国,无疑都是一副清醒剂。

  王毅把西亚北非这些年的变化归纳起来有三种类型:无论是突尼斯类型、利比亚类型,还是埃及类型,西方民主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旧秩序,但却并未天然地带来新秩序。无休无止的动乱和战争,把希望变成了奢望、失望、绝望。正如一首歌所唱,“往日自己的故乡,和平的天堂,如今却是如此凄凉”。一张叙利亚3岁小难民遇难的照片,成为欧州难民危机爆发以来“最揪心的画面”。

  “阿拉伯之春”,这个“春”字代表的其实是西方对阿拉伯动乱的态度,体现的是西方的话语霸权,有明显的政治倾向。“阿拉伯之春”真正贴切的是“阿拉伯之冬”,“阿拉伯动乱”。称呼不同,其实是对事件的不同定性,背后的意思不可小觑。 

  “阿拉伯之春”的爆发并非偶然。它的爆发首先由内因驱动。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始,埃及和利比亚等西亚北非国家开启了“融入国际经济体系”进程,其后果是在在西方主导的国际经济体系中始终处于产业链下游,沦为西方经济的“打工仔”,导致产业结构畸形,大量人口生活在贫因线以下。2008年的金融危机蔓延,受到冲击最大、政权最先垮台的,恰是这些紧随西方经济体系的弱势国家。面对高失业率和高通胀,人民当然把怒气撒在强人政权头上。

  “阿拉伯之春”不能说是西方一手挑起的,然而以美国为首西方的明里和暗里的支持是火上加油。为什么美国人会如此热衷于倒贴着钱,满世界推销美式民主呢?难道美国人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么?非也。美国向外推销美式民主,无非就是打开市场和消灭敌手。资本的本质决定了美国恨不能将全球作为他的市场。而一个全民投票决定领导的国家,美国可以分而治之,拉一派打一派;因为,没有哪一派会选择和美国对着干。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策动的“阿拉伯之春”,就是鼓励当地人民用暴力推翻现行政权。符合西方利益的就是民主,不符合就是不民主,就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的口号推翻现政权,根本就不管这些国家老百姓的死活。西非北非“民主”了五年,结果是社会不得安宁,人民生灵涂炭,还摧生了恐怖主义的怪胎伊斯兰国。

  巴西委内瑞拉的政局动荡,何尚不是美国的“杰作”,又何尚不是另一个版本的“阿拉伯之春”?距巴西奥运会开幕仅三个月的时间,巴西参议院投票通过了对总统罗塞夫的弹劾案。外媒热议巴西“政变”,新上任的总统特梅尔被曝曾是美国线人。巴西民主化的结果就是,外国代理人可以名正言顺的主导一个国家。国家从此陷入进一步政治争斗,社会动荡加剧,经济走不出泥潭,民众的苦日子还在后头。

  “巴西发生的政变让委内瑞拉境内法西斯主义极右势力胆子大了起来”,委内瑞拉反对党联盟要求启动公投程序罢免总统马杜罗。为此委内瑞拉延长国内紧急状态 并举行军演“应对威胁” ,“保护国家经济和主权免受国内右翼反对派和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势力的侵犯”。

  从历史和现实看,美国从不允许自已的后花园,有与自已不一条心的政权,古巴因此被美国封锁长达半个多世纪。作为金砖五国之一的巴西,其总统罗塞夫与中国和俄罗斯走得太近,美国早就想除之而后快。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具有强烈的反美情结,同样是美国眼中钉。委内瑞拉动荡的后面,美国的身影若隐若现。

  一个个好端端的国家,为何弄得一个个“国破家何在”? 王毅外长说得真好,任何国家离开自己的国情去搞民主,只能把自己搞乱,只能把自己毁了,还给别有用心的外部势力以可趁之机,最后受苦受难的还是普通百姓。他的这些肺腑之言,不但是讲给饱尝西方民主苦果的西亚北非听的,更是讲给国人听的。“阿拉伯之春”给中国提供了一本很好的反面教材。

  中国的改革之路无疑是走得最稳当的,中国改革开放成果也是有目共睹。当然也有不足和问题,人民群众也有许多不满意的地方,但这正是党和政府努力的方向,一步一步地解决。解决问题,不能急功近利,更不能照搬全盘西方民生。“阿拉伯之春”历史不卖后悔药,要防止“阿拉伯之春”在中国的土地上上演,否则所有的改革成果有可能毁于一旦。(作者是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