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对话才是解决朝核问题的唯一途径

2016-06-02 13:08: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朝核问题已是横亘在朝韩关系之间的一堵大墙。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之后,朝韩关系全面中断。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刚刚闭幕的朝鲜劳动党“七大”会议上再次呼吁朝韩应进行对话和协商,进而实现自主和平统一。而现在的韩国政府以朝鲜应该先弃核为由,将朝方的呼吁和提议一概拒之门外,这既不利于朝核问题的最终解决,也不利于半岛和地区局势的稳定。

  从金正恩在“七大”4天会议期间所作的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朝鲜最新的核政策有四大特点:第一,“经济建设和核武装建设并举的战略路线”上升为“最具革命性的科学路线”,“反映了社会主义强国建设的合法要求和朝鲜具体实际”;第二,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朝鲜是负责任的拥核国,只要敌对势力不以核武器侵犯朝鲜的主权,朝鲜就按已阐明的立场,不会先使用核武器”;第三,承诺不搞核扩散,“朝鲜将在国际社会面前诚实履行防止核扩散义务”;第三,追求无核世界,“为实现世界无核化而努力”。

  韩国方面则认为,“履行核不扩散义务”是金正恩为回避“无核化”的重点而提出的说法,金正恩提出的“世界无核化”的意思是,全世界实现无核化之前,朝鲜不会实现无核化。关于“不会先动用核武”的说法,朝鲜以前就曾提出过,后来改立场走“先发制人核打击”路线,因此,朝鲜的上述说法不值得信赖。可见,韩国对朝鲜核主张全盘否定。

  金正恩针对朝韩关系和统一问题提出了五个方面的主张:一是肯定“6·15”共同宣言和“10·4”宣言的成果。民族分裂以来,朝鲜北南双方首次实现了两次双边峰会,签署和发表了以“由我们民族自己来”理念为核心的“6·15”共同宣言及其实践纲领“10·4”宣言。二是将改善朝韩关系当作劳动党最迫切的任务。三是呼吁朝韩相互尊重、消除误解,携手改善关系。四是反对内外分裂势力并呼吁国际支持。五是在坚持三大宪章的基础上敞开统一道路。

  对于金正恩就改善朝韩关系的呼吁,韩国迎头泼来一盆冷水。韩国统一部5月8日以发言人名义发表评论指出,在朝鲜不断进行核开发与挑衅的情况下,金正恩提及韩朝对话是毫无诚意的“宣传攻势”。

  不仅如此,韩联社5月9日报道称,为报复朝鲜宣布自己为“拥核国家”,韩军将全面提升应对朝鲜核武器的系统与机制,提高全方位防御能力。韩军将构建“杀伤链系统”(Kill Chain,集探测、识别、决策、打击于一体的攻击系统),开发韩国型导弹防御体系(KAMD),并为此投入大规模国防预算。与此同时,韩美联合制定的反导作战概念“4D作战计划”也即将完成,4D指的是防御(Defence)、探测(Detect)、扰乱(Disrupt)和破坏(Destroy)。

  韩联社5月16日援引韩国防部的消息称,韩美日三国将于6月28日实施探测追踪朝鲜导弹的预警演习,这是韩美日三国首次实施朝鲜导弹预警训练。韩国《先驱经济》称,虽然韩美日三国曾展开过多次海上探测和救助训练,但以军事目的所实施的演练尚属首次。《韩民族新闻》同日发表社论认为,韩国参加韩美日反导演习的危险性很大,不管韩国国防部如何解释,任何人都能看出此次反导演习将韩美日三国军事同盟关系提上新的台阶。表面上三国进行此次演习以朝鲜的导弹威胁作为借口,但实际上可以看作韩国同样参与美日遏制中国的危险游戏。如果加上最近韩美持续推进部署萨德系统和中俄强烈反对,此次韩美日反导演习有可能超出单纯的军事领域,演变成国际外交、安全纷争。这无疑会对韩国的安全态势乃至整个东北亚局势产生巨大影响。

  由此可见,韩国在应对朝核和朝韩关系问题上似乎乱了阵脚与分寸,已把握不住方式和范围,甚至罔顾中俄的安全关切和整个东北亚形势。综观韩国现政府在朝核和朝韩关系问题上的一贯立场就不难发现,韩国政府态度简单粗暴,居高临下,盛气凌人,全然不顾朝鲜合理的安全关切,不顾是否应当将停战机制转为和平机制,不顾驻韩美军带给朝鲜和地区的安全压力,只是一味要求朝鲜弃核。韩国必须明白,企图通过军事压力和经济制裁来逼迫朝鲜就范是不可能如愿以偿的。

  诚然,朝鲜半岛应该实现无核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4月28日亚信第五次外长会议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指出:“我们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也曾说过,“我认为对话是解决北韩核问题的唯一途径”“如果我们坚持同北韩对话,平壤将会放弃核计划”。中方提出的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的思路是客观的也是公平的,如果韩国真正希望半岛实现和平并对未来负责,就应接受中方提出的思路和建议,为最终和平解决朝核问题而努力。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