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抗美援朝”是一座精神宝库

2016-06-06 09:13: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电视连续剧《三八线》正在北京卫视和辽宁卫视热播,引发广泛的关注和媒体热议。抗美援朝战争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东北亚乃至对世界都是一场影响深远的战争,但是,那场奠定我们国际地位的战争却被众多影视导演遗忘,几十年来只拍了两部影片《英雄儿女》和《上甘岭》,拍摄年代久远,且都是黑白的,抗美援朝战争在影视界严重缺失与其历史地位极不相称,《三八线》的播出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据悉,早在2000年,为纪念抗美援朝50周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组织拍摄30集大型电视连续剧《抗美援朝》,由于某种原因,至今未能与观众见面。李前宽导演介绍说,拍摄该电视剧动用了美国俄罗斯等17个国家的演员和部队10多万人次,采取大规模、大制作、集团化作战方式,历时一年多才完成。该剧有许多是过去从来没有披露过的历史事实,而且,全剧在高度尊重历史的前提下,全面再现了当年国际政治军事界的风云人物,如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彭德怀、斯大林、艾森豪威尔、麦克阿瑟等。该剧以全景式的视角展现历史,演绎了当年艰苦卓绝、壮丽恢宏的战争场面,可看性强,值得期待。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学术研究环境的变化,有些学者从不同角度来研究抗美援朝战争,其中也出现了少数否定抗美援朝的观点。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抗美援朝伟大的历史意义越来越凸显,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影视文学作品也应充分发掘抗美援朝战争的精神宝库,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

  笔者认为,有必要厘清朝鲜战争与抗美援朝战争之间的区别,简单地说这两场既有关联又有区别的战争主要有3点不同:一是时间和性质不同。朝鲜战争是1950年6月25日在北南双方之间爆发的内战。两天后美国出兵干涉这一内战,同时还出兵控制中国领土台湾,使战争性质变成一场侵略中朝的战争,同年10月25日新中国打响了抗美援朝战争;二是战争开打的地点不同。朝鲜战争是从“三八线”打起,而抗美援朝战争是从中朝边境鸭绿江附近开打,相差甚远;三是战略目的与结局不同。朝鲜战争的目的是实现半岛统一,因最后又在“三八线”停战,打成平局,目的没有实现。抗美援朝战争的目的就是“保家卫国”,将世界头号强国击退500公里,打出了几百公里的安全缓冲区和战略纵深,捍卫了中国东北乃至华北的安全,打出了几十年的和平局面,实现了出兵的战略目的。

  抗美援朝战争是由中国共产党人独立自主领导的第一次对外战争,为后代赢得了丰厚的精神遗产,内涵之丰富并非一篇短文所能概括。首先,抗美援朝战争是中华民族走向历史复兴在心理上和精神上的重要支点。从1840年以来,中国屡遭列强欺侮,鸦片战争使中国割地赔款,两万八国联军就能长驱进入北京,60万日军就能占领大半个中国,而朝鲜战场上百万的“十六国联军”在境外便被打退,抗美援朝战争成为中国近现代史上最为扬眉吐气的一场对外战争,极大地增强了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自鸦片战争后百年来丧失的民族自尊和自信力从此得到了恢复。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曾说,中国人走向民族复兴是从跨过鸭绿江那一刻开始的。

  第二,抗美援朝战争锻造出了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当时在毛主席领导下的新中国,全国上下团结一致,同仇敌忾,敢于以弱胜强,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打出了中国人民的志气,打出了国威、军威。抗美援朝战争不仅奏响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英雄之歌,而且锻造出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概括的:祖国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为了祖国和民族的尊严而奋不顾身的爱国主义精神,英勇顽强、舍生忘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不畏艰难困苦、始终保持高昂士气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为完成祖国和人民赋予的使命、慷慨奉献自己一切的革命忠诚精神,以及为了人类和平与正义事业而奋斗的国际主义精神。

  第三,奠定了中国大国的国际地位。抗美援朝战争的辉煌胜利在政治上极大地提高了新中国的国际地位,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终于被公认为大国或强国,自此美国才把新中国看成一个平等的对手。在社会主义阵营中,中国与苏联真正形成了基本平等的兄弟关系(东欧各国与苏联则是父子关系),并至今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的大国外交与对外战略。

  第四,透过抗美援朝战争使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朝鲜半岛对中国重要的地缘战略价值。从16世纪明王朝的抗倭援朝战争到20世纪的抗美援朝战争,有多少优秀的中华儿女血洒半岛,目的就是抵御海洋势力染指半岛并入侵中国大陆的可能性。历史事实证明,只有中国有能力阻挡海洋势力在朝鲜半岛的北进企图,才会有半岛的稳定、中国的安全和地区的和平,历史规律只能遵守,不可违背。

  第五,对解决当前的朝鲜半岛问题具有借鉴意义。66年前发生在朝鲜半岛上的那场战争之所以不可忘却,是因为它对当今世界仍有警示意义。当前的朝鲜半岛局势并不太平,军演、核试、制裁、对峙恶性循环,“三八线”对立双方都应明白,今天以武力解决半岛问题依然达不到目的。冷战不能重演,战略误判应尽力避免,解决半岛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平等对话与谈判,半岛的统一只能靠半岛人民自主解决。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