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格陵兰脱欧用了三年,那英国呢

2016-06-29 08:38:00 环球网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英国公投决定脱欧,一场持续40多年的英欧“联姻”走到了尽头,开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成员国以公投方式退出欧盟之先河。两家如何分手?是“感情用事,大打一场”,还是好合好散,不做“夫妻”,做朋友?对英欧双方来说,这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然而,英国公投结果公布不到一周,双方已经围绕英国何时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开始分手谈判,交上了火,你来我往,唇枪舌战。

  为减少不确定性对欧盟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欧盟敦促英国尽快启动该条款,不必等到10月英国新首相上台,并表示只要英方不启动该条款,欧盟不会与英国举行任何谈判,不论是非正式还是正式的。

  英方表示“不着急”,其摆在台面上的理由是此事当由新首相负责处理;英欧双方要先进行非正式磋商,厘清商谈的重点问题;为避免英国脱欧成为明年法国大选以及德国议会选举的议题,启动该条款可在这两次选举之后云云。

  以笔者观察,英方采取拖延战术的深层次考虑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首先,攘外必先安内。脱欧公投结果公布之后,英国陷入政治、经济和社会剧烈动荡。政治上,卡梅伦首相宣布辞职,保守党换帅,内部重新洗牌;工党因留欧努力失利,出现辞职潮,希望以此迫使党首科尔宾下台;苏格兰首席部长斯特金宣布苏格兰将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经济上,英镑暴跌,股市下挫,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摩根大通、高盛、美银等美国大银行开始将部分业务转移到都柏林、巴黎、法兰克福等城市。社会上,虽然脱欧公投已成定局,但是出现了许多反悔声音,300万人请愿要求举行第二次公投。对英国政府来说,当务之急是收拾公投之后的残局,修复被撕裂的社会,“稳定这条剧烈晃动大船”,一致对外,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其次,英国脱欧谈判还没有准备好。此次公投,来自各个政党的脱欧派并没有提出系统的纲领或宣言,只是一味地强调脱欧的“好处”,各吹各的号,高大上的忽悠口号多于务实的政策陈述,在移民、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等诸多方面向民众开出了不少空头支票,也散布了许多误导选民的信息。脱欧派需要正本清源,冷静思考离开欧盟之后需要与后者建立什么样的贸易关系,是挪威瑞士模式,还是成为欧盟统一大市场“联系成员”?此外,英国已有40多年没有举行自由贸易谈判,人材匮乏也是困扰英国的一大问题。无论是招聘还是培训,均非一日之功。

  再次,尽量释放并消化公投对英国经济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以最大限度地增强与欧盟谈判的筹码。

  最后,不见兔子不撒鹰,谋求英国利益最大化。英国只要不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9条,主动权便掌握在其手中。英国的如意算盘是以启动该条款为杠杆,通过非正式谈判,或其他形式,摸清欧盟的底牌,确定同欧盟达成对其最利的协议后,才启动该条款。看来,英国启动这一条款没有时间表。英欧谁先迈出第一步,打破僵局,还有待观察。

  好事多磨。上世纪80年代,作为丹麦王国海外自治领土,格陵兰通过公投决定脱离欧盟。当时格陵兰人口仅5万,唯一产品是渔类。然而,即便这样,两家还足足谈了三年,才办完了分手手续。

  而英国是世界是第五大经济体,人口约6000多万,英国与欧盟贸易额高达5700亿美元。双方经济高度融合,突然分开绝非易事。英欧谈判将是旷日持久、错综复杂的,其不确定性所产生的冲击波,欧洲以及全球经济都难独善其身。(作者是前驻外大使)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