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裕庆、姚锦祥:"脱欧"英国会出现"一国两区"?

2016-06-29 16:16:00 环球时报 王裕庆 分享
参与

  英国脱欧公投结果24日公布,51.9%的英国民众投票赞成脱离欧盟,英国将有可能成为欧盟(EU)成立以来第一个退出的成员。但在此次公投背后,我们能够发现更多英式公投的特色。以微弱票数“小胜”,在英文化特色公投史上已不是第一次,1995年的加拿大魁北克独立公投,反对者以50.55%:49.42%取胜;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反对者以55.3%:44.7%取胜。虽然胜败方交换了位置,但“小胜”所具有的政治含义并没有本质变化,而在欧亚大陆地缘政治迅速变化的大背景下,英国的政治选择又赋予周边各国极强的政治机遇。

  其一,微弱票数的取胜是一场精明的“算计”,既满足了“脱欧”的民意基础,又赋予了“留欧”一定的政治转圜空间,同时也获取了与欧盟就改革问题讨价还价的筹码。近日欧盟六大创始成员国外长集体敦促英国尽快启动脱欧程序,早“离”早消停,但英国方面却希望缓一缓,等新首相上台后再说,似乎释放出一种信号:我们并不着急!确实,何时启动脱欧程序的主动权掌握在英国一方,在相关各方经过暴风雨后的冷静与沉淀之后,英国是否脱欧仍有转圜的空间。以加拿大为例,英语区与法语区的共同存在避免了国家的分裂。而英国也不排除会出现“一国两区”的包容性统一,即欧盟区与非欧盟区,欧盟居民与非欧盟居民。这可能是各方比较容易接受的方案,对内也可以解决分裂问题,可以充分体现出英国文化传统与创新结合的特色。

  其二,脱欧“小胜”同时给予周边各大国极强的政治机遇窗口。以中国为例,这是深化2015年底所提出的“中英面向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时机。在6月25日召开的亚投行首届理事会年会上,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表示,英国将继续在亚投行扮演重要角色。亚投行是各成员国基于共同的目标设立的,有能力展示帮助世界共克难关的能力。俗话说,“患难见真情。”中国与亚投行对英国的支持,将成为英国下一步政策动作的坚定后援,而这也将为中英“战略伙伴关系”赋予更多的实质性内涵。从英国的角度出发,加强与中国合作也是其“联中制欧”的重要筹码,让其在与欧盟的谈判中得到更多讨价还价的空间。此外,欧盟也可以操作英国脱欧的议题,一定程度上勒紧难民接收的口子,并缓解与俄罗斯乌克兰与经济制裁而导致的对抗关系,这当然也是俄方所乐见的。因此,各方都有空间从中得到相应的政治利益。

  其三,脱欧“小胜”给西方民主体制中的政客上了一堂生动的政治教育课。在脱欧结果出来之后,很多人将其冠之为民粹主义与排外主义的胜利,以及全球主义的失败。这有点言之过早,英国的脱欧公投、美国的特朗普现象,在民粹主义的包裹之下,实际上显示出人民对现实政治体制及精英阶层的不满。政客为了最大化选举的利益,在政治价值上采取对立的架势,而在政策宣示上采取模糊化的空间,让老百姓根本理解不了政策导向为何?国家将向何处去?因此,人民通过手中的选票对这一现象表示不满,对政治体系的现状进行“报复”。

  实际上,欧洲一体化经过长期的发展,已经积累了相当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认同。欧洲人也好、英国人也罢,对于主权并未看得那么重,退欧派胜出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一段时间各方力量将展开政治博弈与利益平衡,以寻求最佳的解决方式。(作者分别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早稻田大学亚太研究科博士生)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