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荣:欧洲政治精英犯了哪些致命错误?

2016-07-06 10:35:00 环球网 吴祖荣 分享
参与

  英国公投脱欧给世界带来了震惊和困惑。全球金融市场一度出现动荡,人们对欧盟分裂乃至解体的忧虑油然而生,对英国前途更是忧心忡忡;国际格局将受到多大冲击?西方民主体制还能有效运行多久?一次公投过于草率,二次三次公投能否给投票支持脱欧的英国人服用后悔药的机会、使“民粹主义的胜利”得而复失?诸多困惑和疑问表明,人们在为英国决定脱欧感到惋惜之余,还在为英国入欧的反复性、脱欧的特殊性以及欧盟其他成员国入欧的真实原因和可能脱欧的不确定性性寻找答案,质疑少数欧盟政治精英在从事前所未有的开创性事业取得节节胜利的同时,是否已经犯下了违背历史潮流的历史性错误,给欧盟开天辟地的一体化进程埋下了致命的病根。

  现代民族国家、即由单一民族或多民族组成的主权国家仍是当代国际社会的基础和细胞。在未来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以民族国家为特征的主权国家尚没有消亡的政治基础、经济基础和文化基础。虽然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的确在一定程度上侵蚀了主权国家的主权完整性,使国家行为方式和国家间关系受到制约,但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主权国家在处理国际关系事务中,无一例外地仍都坚持国家利益之上原则。

  欧盟从1951年诞生的西欧6国(法国、联邦德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欧洲煤钢共同体”起步,初始阶段重点在经济一体化和单一市场建设,主权国家的主权让渡相对较少,而加入欧盟的主权国家通过不断深化经济合作获得的利益相对较多。欧盟凭借其较先进的经济和科技水平以及较高社会福利的吸引力,经过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几次扩员,伴随着不断增多的困难和挫折,一直发展到现在拥有28个成员的超国家实体。

  但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蓬勃发展,特别是少数欧洲政治精英急于求成、顾此失彼的冒进意识,促使欧盟成员国签订各种条约,实现已经加入欧盟的主权国家的主权让渡范围的不断扩大,欧盟总部权力不断扩大,和成员国之间矛盾不断显现,并日趋复杂尖锐。部分欧盟成员国因不愿放弃本国货币而拒绝使用单一货币欧元;欧盟总部通过特有行为方式对成员国有关预算赤字水平、国防开支、公共债务水平等做出的多种制度性刚性规定,因这些规定涉及主权国家主权的核心部分,执行难问题十分突出。欧债危机和希腊债务危机的相继爆发,虽与国际金融危机大环境密不可分,但与政治精英对主权过多让渡产生的负面效应估计不足也有关联;成员国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在劳动力自由流动的条件下,造成产业按市场需求无序转移,其结果是,垄断资本主义体制内固有的矛盾没有解决,成员国之间、产业之间获利差异化趋势明显,不同群体居民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严重损害欧盟的内聚力和维持欧盟正常运行所必要的利益平衡。

  欧盟经济一体化进程是在十分复杂的国际环境中推进的,而世界多极化大势则是最大的挑战。少数政治精英被固有的强权政治逻辑和冷战思维蒙住了眼睛,习惯性地片面追求欧盟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的全面一体化。这种脱离国际环境现实,主观冒进,不遗余力地做大做强欧盟,企图实现欧盟鹤立鸡群、称雄世界的宏愿反而给欧盟带来了事与愿违的严重后果。欧亚大国俄罗斯站在欧盟之外,使欧洲一体化成为泡影。欧盟与美国的微妙博弈使欧盟超越美国的雄心大志接连受挫,希望落空;欧元企图坐大受到美元打压,独立的军事一体化面临北约的同化和竞争,经济一体化受到政治一体化的牵制和冲击。欧盟发展的过高目标引发的纷繁复杂的矛盾使欧盟政治精英站在各种利益冲突的中央,左右为难,举步维艰。

  将欧盟建成超国家的“欧洲共和国”或“欧洲联邦”以称霸世界,任重道远,也许不切实际;给欧盟一体化确定主权国家的主权让渡设置适度可控的目标,并给成员国通过集体方式共同行使主权的更多空间,始终寻求成员国、欧盟各民族利益平衡处于最佳状态,可能是欧盟生存和发展的长远之计。(作者是环球网特约评论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前驻外大使)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