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勤:南海仲裁书是殖民主义情结的复活

2016-07-13 08:28:00 环球网 刘志勤 分享
参与

  南海仲裁案的裁决书终于出笼了,详细分析其中的内容,人们发现,这份仲裁书与其说是来自自称为独立仲裁机构的仲裁,毋宁说是菲律宾政府的某个部门对中国的“批判书”;而仲裁庭则成为菲律宾请来的辩护律师,专为菲律宾“洗白”服务的。我们不能不感叹这个所谓仲裁庭的“勇气”和“无畏”,因为他们真敢瞪眼说瞎话,光天化日之下胆敢编造故事欺世盗名,给中国人民一个极好的教育:原来西方一直鼓吹的司法公正和国际法的尊严不过是少数政客手中玩耍的扑克牌。

  这份仲裁书至少给中国人民一个清醒的信号:中国要坚持的和平发展,和平崛起道路面临着如何巨大的挑战和战略困境。整个仲裁过程,让中国人民从中学到了生动的国际政治课,而且效果出奇得好。

  这份南海仲裁书里透露出浓重的殖民主义腐朽的气味。现代的多数人对于何为殖民主义的认识,早已淡薄,有的年轻人甚至根本不了解历史上的殖民主义为何物。这次南海仲裁肯定会引发人们重新关注殖民主义这个话题。

  在仲裁书中,谈到中国在南海海域的“历史性权利”时,是如此用词的:“因此,仲裁庭得出结论,即使中国曾在某种程度上对南海水域的资源享有历史性权利,这些权利也在与《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的不一致的范围内归于消失”,仲裁书还进一步强调说“并无证据显示历史上中国对该水域或其资源拥有排他性的控制权。……. 所以,中国对九段线内的海洋区域的资源主张历史性权利没有法律基础。”

  我们知道,西方列强在发展到一定阶段时,特别是在初步实现大陆工业化之后,处于对资源性材料的巨大需求,这些国家把目光放到海洋深处,尽可能地把自身国家的势力范围从大陆架扩大到海洋之中。他们仗着强大的造船和航海技术,在广阔的海洋上横行航行。为了达到永久占领被他们发现的岛屿,他们在他们所发现的岛屿上无一例外地实行了殖民统治,也就是仲裁书中所说的实行了“排他性的控制权”。熟悉历史的人士都知道,在几百年前,几乎所有的西方列强全靠实行“排他性控制权”对世界上无数岛屿进行殖民化改造,把相关的岛屿和资源掠夺为自家财产。其中,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美国对夏威夷群岛的兼并,以及日本对冲绳诸岛居民残酷的殖民统治。正是由于有这些殖民统治的事实,坐实了这些强盗国家对被战略地的“排他性的控制权”,从而从所谓法律上确认了这些被占领地的归属权。而正是这些殖民者为了实现“排他性控制权”,对原住民实行了残忍,恐怖和非人的镇压,屠杀,用武力实行“排他性控制”。这就是殖民主义对世界历史发展的“贡献”。从此我们知道了所谓的“排他性控制权”实质上就是殖民统治的“学术用词”而已,今天又成为仲裁书乱判中国“违法”的“专业术语”,说穿了,就是说中国没有对自己的领土,领海实行殖民的历史印记,是不被他们的国际社会认可的。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无耻的逻辑吗?

  相比之下的中国人的前辈们就显得太过仁慈宽厚,只知道 ”皇恩浩荡,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从来没有在当地实行移民政策,更没有推行西方的殖民统治,只是把财富,食品,纺织技术和生产工艺带给各个原住民。对那些荒岛更是倍加爱惜,不忍破坏当时生态,中国人从不轻易在被自己发现的岛屿上留下殖民的痕迹。

  然而,这一切善举却被21世纪的海牙仲裁法庭说成是由于中国人没有实行“排他性控制权”,而剥夺了中国人对南海广大水域的“历史性权利”。这真是实实在在的强盗逻辑,是历史的倒退,是对法律的猥亵戏弄。

  中国历史悠久,也曾经是海洋大国。我们的祖先漂洋过海,到过南海各国,也到过非洲。是中国的文化技术熏陶培育了东南亚文明,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正因为那时中国的强盛,令东南亚各国对中国天朝朝贡,承诺永结友好。而中国没有在这些从属国或藩国进行过殖民“排他性控制权”,而是采取了“以夷制夷”的国策,并坚持与各国发展经济,强化贸易,以贸易化人,以文化塑造当地社会。这些善举本应当成为世界各国的治理典范,而不能成为否认中国对自己海域内资源拥有“历史性权利”的借口。

  有人对“自古以来”那么的反感令人十分不解。中国拥有历史,中国除了历史,没有比这更宝贵的财富。反对用“历史权利”和“自古以来”来判定财产归属,是因为他们知道殖民主义只是近几百年来才出现的。殖民者当然必须反对“自古以来”,因为那时它们自己还没有出生呢,还争什么“自古以来”的权利?鼓吹用现实武力实行“排他性控制权”只是随着殖民主义兴起而诞生的怪论,依照这个怪论,菲律宾,越南等国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非法占领的中国岛礁,就是近代殖民主义复活的恶劣范例。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法庭还是羞羞答答地承认“中国曾在某种程度上对南海水域的资源享有历史权利”,却又以没有实行“排他性控制权”而失去了拥有者的资格,这种结论实在太过荒谬和无聊。

  很明显,这次的仲裁庭从组织组成,到程序审理,再到证据收集都证明该仲裁庭根本没有法律的逻辑性。怎么能够指望一个没有合法性的所谓法庭宣布的裁决会具有法律效力呢?

  这个仲裁书并不会影响到中国对南海的丝毫权利,但是它难免会诱发某些心术不正的国家利令智昏,做出打仲裁法庭耳光的事情。因为这份仲裁书可能是一份“煽动书”,会让个别国家或人士搭错神经,做出什么出格违法,损害中国利益的蠢事。仲裁庭要有思想准备,承担必要的“鼓动”和“煽动”以及误导国际社会,给中国发展造成阻力和损失的责任。

  仲裁庭中少数法律人员骨子里的殖民主义情结必须彻底清除,否则难保他们今后不会再犯“糊涂官判糊涂案”的闹剧。(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