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承德:美导演南海闹剧有三个险恶用心

2016-07-13 16:09:00 环球网 尹承德 分享
参与

  7月12日,海牙国际仲裁庭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明确规定, 强行对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仲裁案作出裁决,判菲“胜诉”,否定中国主张的“九段线”,严重侵害中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开了一个国际法庭执法违法的恶劣先例,在国际法史上留下了极其丑陋的一笔。

  这次仲裁是菲律宾和那个临时成立的仲裁庭串通一气,狼狈为奸的产物。菲为了否定中国对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的主权,使其窃取中国岛礁合法化,不惜违法,侵权,悖理,背信,甚至用撒谎这种下三滥手段提出仲裁案。为此成立的仲裁庭五名成员中,有四人来自西方国家,除一人由菲推荐外,其余四人全由联合国海洋法法庭庭长日本人柳井俊二指定,此人是日本一个极右分子,安倍的亲信和智囊之一,由他操控的仲裁庭同菲沆瀣一气,无视该案实质是该庭无权处置的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恶意规避中国早在10年前已依法作出排除性声明,否定中菲已达成双边谈判协商解决争端的共识,违反《公约》规定与宗旨,蛮横推进该案并作出仲裁。其擅自越权,扩权,滥权作出的裁决,实际与法律无关,是一项打压中国的政治行动,是不公不义非法无效的。中国对这种“仲裁”及其结果采取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的立场,是合法合理正当的,也符合以前这方面的国际惯例与实践。

  纵观该案全过程,可以看到其背后有一个浓重的霸权魅影。这就是那个名为“护法”实为谋霸的美国。说白了,是美国导演了这场法律名义下的政治闹剧。

  美国离南海有万里之遥,同南海争端毫不相干,却以“大主角”的姿态深深卷入其中,将南海作为其“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点和遏华战略的主战场,前所未有地强化了其在西太平洋和南海的军事部署和活动。它看到炫耀武力和对华军事挑衅收效不大,遂添加对华“法制”攻势。这就是这起南海仲裁案出世的大背景。早在2012年6月,美国时任参议员约瑟夫·利伯曼公开提出要借助国际仲裁等多边框架介入南海争端。在美国的鼓动和支持下,2013年1月菲律宾推出了这起仲裁案。在此前后,美国提升与菲军事联盟关系,在菲重建军事基地,扩大对菲军援,频繁同菲在南海举行针对中国的联合军演和巡航,直接为菲提案“保驾护航”,使菲有恃无恐将提案“进行到底”。就在菲提交提案后不久,美国即施压中国要接受“仲裁结果”,否则要“付出代价”。这表明它早就知道其结果,其实这个结果可以说是美国定调的。仲裁庭则奉美意而为。该提案及其结果是美,菲和仲裁庭三家联手而成,美国是推手兼指挥,菲阿基诺三世政府充当美国在南海以“法”制华战略的排头兵,仲裁庭则沦为美国遏华战略的“法律”工具。

  美国导演这场仲裁闹剧主要用心有三:一是抹黑中国,将之诋毁成国际违法者,污损其道义形象,以在政治上孤立中国,为渲染“中国威胁论”制造新口实。二是企图造成“蝴蝶效应”,诱使其他有关国家步菲后尘,以从法律上根本否定中国对南海诸岛的固有主权。三是为其从政治上军事上更深度介入南海制造法理依据,便于它强化对华战略遏制。“司马昭之心”,何其毒也。

  但美国的如意算盘是注定要落空的。中国对南海及其邻近海域的主权是历史事实,合理合法,任何人无论用什麽手段都否定不了。中国实行积极防御国防政策,对来自任何国家的军事挑衅一不怕,二反对,拒绝任何人当“南海警察”,有决心有能力维护本国的主权和安全。至于说中国违反国际法,那纯粹是欲加之罪。美国作为霸权国家,是国际上最大的违法者,它连《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都拒绝加入,却反诬一贯奉公守法的中国违反国际法,只能自暴其丑,贻笑大方。

  美国背后指使和出面力挺的这次仲裁裁决对中国来说只是一纸废文,但给南海局势添了乱,对中美关系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美国也背上了麻烦制造者的污名。这是一个沒有赢家只有输家的裁决。事实证明,坚持中国和东盟主张,通过当事国双边谈判协商解决分歧,是处理南海争端惟一正确之道。美国兑现原先承诺,对南海争端不持立场,即不选边站不介入,是缓和南海紧张和有利于争端妥善解决的重要条件,也是有利于有关各方和美国能实现共利共赢的明智选择。(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前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参赞)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