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日要搞东海仲裁,中国应如何应对?

2016-07-19 08:51: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日本媒体日前说,自民党东海资源开发委员会基本决定,要求政府根据海洋法公约向常设仲裁法院提起仲裁程序,以使中国停止在东海进行油气开发。这一要求于7月份向首相安倍提出。这就是说,日本要学菲律宾南海仲裁,单方面提起东海仲裁。

  据悉,日本早有这个念头,现在公开讲出来,由两个因素促成。其一,南海仲裁结果出来已近一周,表示支持的只有几个国家,这与美日等的期待相去甚远,日本站出来当带头羊,指望产生“羊群效应”,有更多国家跟进。

  其二,日本从南海仲裁案悟出一个道理,有沒有法理依据和历史依据不重要,要打赢国际官司,关键是具备两条:在相关国际机构“内部有人”;会造舆论。这两条,日本一条不缺。国际海洋法庭前庭长柳井俊二,是安倍的心腹幕僚,南海仲裁案的幕后推手。至于鼓噪造势,更是日本政要和很多传媒的拿手活。

  就阻止中国油气开发提起仲裁,听上去有些不着调,日本这么做其实另有深意,是想借助国际机构和舆论,迫使中国接受日本的东海划界主张。

  中日之间东海海域最宽处也就360海里,两国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形成重叠。如何划界,中国主张按大陆架延伸原则,日本坚持按“中间线”划,这样资源蕴藏丰富的区域将被日本拿走。为了打破僵局,2008年双方达成协议,在争议区选一地段搞“共同开发”试验,同时,中国允许日企参加中国春晓油气田建设。春晓油气田在日本主张的所谓中间线中国一侧,不论海域怎么划,春晓都在中国经济专属区,与日本没一点关系。2012年,日本上演钓鱼岛“购岛”闹剧,两国关系恶化,上述一切全泡湯,春晓公司经营良好。急了眼的日本便拿“吸管效应”说事,没根无据地诬称春晓吸走了日本专属经济区的油气。

  面对日本提起东海仲裁的挑衅,中国有的是应对办法,至少可以列出以下3种:

  第一种:套用对待南海仲裁案的模式,不支持,不参与,视仲裁结果为一张废纸。很多网友表示,对待日本,不希望这一条成为首选。

  第二种:接受日本挑战。中国在大原则上反对用国际仲裁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端,但网友们认为,日本提出的油气田仲裁涉及的主要是经济利益问题,我们接招并不与外交原则相违。我方应从机构的认定、仲裁员的遴选,到去法庭陈述、与对手面对面交锋,全程参加,认真对待。要把这当成练兵的好机会,在实践中培养会打国际官司、能打赢官司的人才。

  第三种:不参与仲裁,但作为回击,狠戳日本的软肋和痛点。在东海,日本最大的痛点是“将冲鸟礁变岛”的把戏被戳穿。日本《读卖新闻》日前指出,日本害怕南海仲裁案“波及冲之鸟礁”。

  资料显示,冲之鸟礁原本由6块岩礁组成,受海浪侵蚀只剩两块岩礁露出水面,面积不到10平方米。从1987年,日本开始在其周围筑水泥墙。2005年3月,日本投巨资实施“救礁计划”,在礁上建灯塔,设气象观察点,还装模作样绘给这无人之地確定邮政编码和电话号码。一心想把“礁”打扮成“岛”。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岛有明確界定,即“能维持人类居住或维持其自身经济活动”,可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两相对照,冲鸟礁同真正的岛屿有天壤之别。但日本并不死心,而是在“将礁变岛”的路上加快脚步。2008年11月,日本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国际社会承认日本冲岛礁拥有周边40万平方海里的经济区。2010年5月18日,日本众议院通过法案,要求在冲鸟礁建立经济活动基地,向国内外宣传“冲之鸟是一座岛屿”。一旦图谋得逞,日本可以得到40万平方海里的专属经济区,一条扼从东海进入太平洋的要道。

  千万別误以为日本只是在白日作梦。“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这种朴素的真理对日本用不上。日本政客善于耍手腕,放烟幕,把黑的说成白的,假的说成真的。在历史上,弄假成真的事日本可干了不少。(劳木)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