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新冷战”爆发的五大特征

2016-07-27 15:21: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7月8日是一个历史性的日子,在东亚的韩国首尔和东欧的波兰华沙同时发生了必将影响世界大势的事件。这两个事件或许是偶然的巧合,或许是偶然中的必然,不管怎样,或都将成为世界“新冷战”的重要标志。

  当天,韩美两国最终决定驻韩美军将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这说明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在紧锣密鼓地往纵深推进,另一方面也说明韩国甘愿深陷美国的同盟体系并绑在美国的战车上,不惜与中俄战略对抗并破坏东亚的战略平衡。这标志着美国打造的“亚太小北约”已经形成。

  北约峰会同一天在波兰首都华沙召开,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北约成员国领导人决定从明年起向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部署4个营的多国部队,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将分别率领派驻在波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的多国部队。北约已明确将接纳黑山共和国为第29个成员国,还明确将加强与乌克兰作为北约伙伴国的关系。北约意欲与俄罗斯进行军事对峙的色彩日益浓重。

  冷战时代的军事与战略对抗似乎在重演,而且愈演愈烈。7月12日,海牙国际仲裁庭对南海仲裁案作出最终裁决,判菲律宾“胜诉”,并否定了中国主张的“九段线”。仲裁庭罔顾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历史事实,罔顾基本法理,轻率开庭,武断裁决,遭到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强烈反对。这是“新冷战”的最新表现形态。

  所谓的“新冷战”是指,随着美国的“重返亚太”或“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实施,美国希望通过在政治、经济、军事和外交等多个方面加大对亚太地区的投入,联合并扩大盟友,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推动美国经济复苏,遏制中国的崛起和不断扩大的影响。同时,美国继续在战略上挤压冷战时期的老对手——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

  美国“重返亚太”战略最早于2011年10月提出,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署名文章《美国的太平洋世纪》,提出随着伊拉克战争的结束,“今后10年,美国外交方略最重要的使命之一是大幅增加对亚太地区外交、经济、战略和其他方面的投入”。希拉里的这篇文章成为美国“重返亚太”的先声。是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夏威夷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正式提出美国“转向亚洲”战略。

  “新冷战”与冷战既有联系也有区别,至少显示以下五大特征:

  一、“新冷战”与冷战的对象和角色有所不同。冷战时期,世界格局主要是美苏两大阵营的对抗,主角是美苏两国,当时中国基本属于苏联阵营,但不是主角。而“新冷战”主要将在中美两国之间展开,以美国为首的势力企图遏制中国和平崛起,俄罗斯也是被遏阻的对象,但中国首当其冲,主要角色易位。其根本原因是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综合实力取代了苏联原来的地位,实力和地位的变换导致“新冷战”的主角随之改变。

  二、“新冷战”脱胎于冷战。美苏两极冷战格局崩溃后,并不意味着冷战就已在地球上消失,事实上一直保留着几处冷战的“种子”,如冷战结束后美国同俄罗斯始终存在某种程度的战略对抗。又如,20世纪70年代中国同美国等西方国家改善了关系,朝鲜也试图同美国等接触并缓和关系。特别是苏联解体后,朝鲜一直努力将半岛停战机制转化为和平机制,与美国实现关系正常化,彻底走出冷战阴霾,但美国因其全球战略的需要始终不给朝鲜机会,使朝鲜半岛长期并将继续成为“冷战的活化石”。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新冷战”是美国抱着旧的冷战思维并在冷战“种子”的基础上演化而来的。

  三、“新冷战”不以意识形态为阵营,更注重国家利益和地缘战略利益。冷战时期基本上是以国家的意识形态为标准划分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而“新冷战”时期,意识形态在国际关系中的地位和作用已变得不再重要,更注重各自的国家利益和地缘战略利益。例如越南仍是社会主义国家,也是共产主义政党执政,但目前中美越三边战略关系同过去相比就显得非常复杂和微妙,同冷战初期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四、“新冷战”时期双方的对立表现为竞合关系,对抗的烈度或低于冷战时期,但竞争更多属于战略层次,合作更多属于战术层次。冷战时期,对立双方一般没有正常的交流关系,或者交流非常有限,甚至相互封锁对方。而“新冷战”时期,对立双方早已正式建交,在经济、社会和文化等方面的交流或许密切,甚至在军事安全领域也有少许沟通和交流,尤其是中美、中日和中韩在经贸领域相互依存度还很高,中美在国际反恐等诸多领域有着良好的合作。但美日等国对中国的战略围堵却毫不含糊,从朝鲜半岛到南中国海的C型线上,到处都有美日身影,战略矛盾和冲突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剧烈,如最近爆发的在韩部署“萨德”和菲律宾南海仲裁案就是典型的案例。所以,“新冷战”时期的对立双方虽然是竞合关系并存,但竞争更多体现在战略层次上,合作更多体现在战术层次上。

  五、“新冷战”将是一个长期的战略对峙过程。从二战结束到苏联解体,冷战时期长达40多年。“新冷战”的过程或许更为漫长,原因是“新冷战”对立双方是竞合关系,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双方短期内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但凡大国,战略方向一般具有长期性和稳定性,这就决定了“新冷战”也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6月4日,美国防长卡特在第15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表示,美国“亚太再平衡”政策不是暂时的而是长久的。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