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新冷战”会重现中俄朝VS美日韩吗

2016-08-01 08:02: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由于美韩决定在韩部署“萨德”和紧张的南海局势等因素,“新冷战”一词最近常出现在国内外报纸等媒体上。因美国正在加紧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使人们觉得“新冷战”的阴霾越来越逼近。在此背景下,国内外就有不少人开始担忧,在东北亚或许有可能重现冷战时期中苏(俄)朝对美日韩的格局。

  韩国前国务总理郑云灿说:“部署‘萨德’将会阻碍和平共存之路,韩美日和朝中俄对立的东亚‘新冷战’可能会从根本上封锁韩国经济的前进之路。”(韩国《中央日报》2016年7月26日)这种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上述三对三的格局是否会形成取决于“新冷战”的发展趋势。相对于冷战来说,“新冷战”的主角会是中美两国,其中美国是主动施加方,抱有冷战思维并在亚太地区和中国周边对华进行战略遏制和围堵。而中国是被动的承受方,为了应付新的挑战,中国积极加强同美国的沟通,扩大合作空间,尽可能降低对峙的烈度,同时也不得不采取一些战略防御性的措施,以求自卫。所以,“新冷战”的发展趋势取决于美国的全球战略特别是对华政策。

  “新冷战”是与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相伴而生的,后者为因,前者为果。在“新冷战”时期,美国将大力强化美日韩同盟体系,并使之成为“亚太再平衡”战略中最为重要的一环。自1992年中韩建交后两国关系发展迅速,成为美国计划打造所谓的“亚太小北约”的巨大变量。近期美对韩软硬兼施,终于使韩国同意部署“萨德”,这标志着“亚太小北约”已基本形成。不仅如此,“萨德”入韩只是美国战略的一个开端,美国还会有更多的后续措施,如日本防相中谷元就公开宣称,日本有浓厚兴趣引进“萨德”。此外,有报道称,美国也有在菲律宾部署“萨德”的具体计划。毫不夸张地说,韩国的抉择将决定东北亚战略格局的走向。

  以美日韩同盟体系为轴心的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力量的形成,标志着“新冷战”在东北亚美方阵营已经构成。中国正在崛起过程中,当然不希望看到主要针对自己的“新冷战”爆发,所以,一直在努力瓦解美日韩同盟体系,主要对象是韩国,或许这正是中国坚决反对“萨德”入韩但迟迟没有采取反击行动的重要原因。

  种种迹象表明,为了不使“萨德”入韩,为了阻止“亚太小北约”的最终形成,中国还在作最后的努力。王毅外长7月9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也希望韩国的朋友们冷静思考,部署“萨德”是否真正有利于韩国的安全,是否真正有利于实现半岛的和平稳定,是否真正有助于解决半岛的核问题,有关方面务必慎重行事,避免铸成大错。7月25日,中国外长王毅与韩国外长尹炳世在宣布部署“萨德”后首次举行会晤。王毅表示,我们再次奉劝韩方认真对待中方的正当合理关切,权衡利弊,慎之又慎,三思后行,珍惜并维护好中韩关系来之不易的良好局面。

  由此可见,中国对韩国多次苦口婆心地规劝,释放出浓浓的善意,也寄予殷切的希望,提醒韩国应备加珍惜来之不易的中韩关系良好局面,可谓已做到仁至义尽了。但韩国政府在部署“萨德”问题上至今没有积极的回应,似乎已铁了心要让“萨德”入韩,甚至不惜损害中韩关系并破坏东北亚地区的安全稳定。

  笔者认为,不管是奥巴马还是下届美国总统,美国的全球战略和对华政策不会发生太大的波动,“亚太再平衡”战略不仅会继续实施,甚至不排除新总统上任后,美国还很有可能加大力度强化实施该战略。在美国大战略的基本方向不可改变的背景下,“新冷战”的趋势也就不可逆转,也就是说,“新冷战”强势一方美日韩战略同盟体系势在必行。

  那么,“新冷战”被动的一方即中俄朝战略同盟体系是否会顺势形成就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由于中国奉行不结盟政策,所以中俄朝三国结成像美日韩三国那样的战略同盟体系可能性不大。但是,在无力逆转“新冷战”的发展趋势,并且中俄朝共同遭受美日韩的战略打压背景下,中俄朝出现抱团取暖的情况就会必然发生。

  中俄在战略上越来越走近正是“新冷战”形势下的产物。6月25日,习近平与普京签署了关于“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等3项联合声明,向世界宣告中俄在战略上相互支持和保持一致,并直言不讳地一致批评了东欧的“岸基宙斯盾系统”部署和东北亚“萨德”导弹计划,这应是中俄关系史上的首次。中俄两国海军将于9月在南海相关海空域举行代号为“海上联合-2016”的联合军事演习,说明中俄战略合作正向纵深发展。

  中朝关系近期回暖也离不开美日韩战略施压的“贡献”。6月30日,金正恩向习近平发来贺电表示,朝鲜愿意与中国发展具有悠久历史根基的朝中友谊。7月11日,中朝两国元首就《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55周年互致贺电。习主席在贺电中说:“中朝友谊是双方共同的宝贵财富,中方愿同朝方一道,加强战略沟通,促进交流合作。”习主席强调了中朝加强战略沟通的必要性。

  中俄朝不约而同对“萨德”入韩表示坚决反对,说明了在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背景下,中俄朝仍然拥有类似冷战时期的共同地缘政治利益,而且随着“新冷战”的深入,中俄朝战略走近并加强战略协调统一也是未来必然的趋势。

  “新冷战”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对立双方表现为竞合关系,但竞争更多属于战略层次,合作更多属于战术层次。如中美、中日和中韩在经贸领域相互依存度还很高,中美在国际反恐等诸多领域有着良好的合作等,因此,中俄朝对美日韩两大格局对抗的烈度或低于冷战时期。但是,如果美方施加的压力过大,不排除世界又重新回到冷战时期两极强硬对抗的时代。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