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嵎生:中美关系“不舒服”的症结何在?

2016-08-04 10:17:00 环球网 王嵎生 分享
参与

  ——如何认识复杂的中美关系

  由于中美各自在国际上举足轻重的地位和影响,对中美关系的性质和定位,一直以来,国内外舆论都十分重视,但众说纷纭。近来,由于美国在南海制造紧张局势,动作频频,甚至耀武扬威,引起中国强力反制,处境被动,又继续玩弄“两面下注”把戏,派重臣赖斯访华,重申“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克里国务卿还表示,美国在“仲裁案”问题上“不持立场”(鬼才相信!)。这一切,都使本已相当复杂的中美关系好像又多了一层“迷雾”。到底该如何认识和定位中美关系?很多人都在思考。

  有人认为,中美早已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这一观点应者寥寥。在中美日“二轨对话”期间,美国知名专家何汉理认为,中美关系可以说是 “亦敌亦友”,或 “非敌非友”。几年前,佐利克在谈到中美关系时曾说,中国是“利益攸关方” 。奥巴马总统第一次访华时还说,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这些,似乎都不太贴切。何汉理此人比较务实,也很有见地,但他似乎太强调 “敌”与“友”关系了;佐利克是美国官方代表,他重视中美关系,但似乎也太轻描淡写了。至于奥巴马,他的话很有分量,但美国新保守主义理想家們可能不会认同他的观点,另外,他好像忘记了中国领导人说的是:中美关系是当前“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美国战略家布热津斯基几年前似乎说过,中美是“相互依存关系”,但这是“不舒服的相互依存关系”。此话好像比较接近实际,现在仍有参考价值。他没解释为什么“不舒服”,但众人皆知是“为什么”。

  我注意到,美国知名专家沈大伟先生在一篇文章中是这么说的:我曾仔细研究并追踪两个世纪以来的中美关系,并发现了一个重复(不变)的规律:美国有一股如传教士般的冲动,希望以自己的形象为模板改变中国,但每次都以失败收场。首先,美国不了解中国复杂的国情,而中国也拒绝遵从美国的意愿。依我的见解,问题要归咎于美国本身和其不切实际的期望,而非中国。

  沈大伟先生说的,值得美国新保守主义理想家們思考。我想补充的是:中美关系不舒服、甚至很不舒服,症结还在于,美国“决不做老二”和“还要领导世界一百年”的心态。他们忽视了时代变迁的历史潮流浩浩荡荡,是不以人们主观意志为转移的。知名专家蓝普顿说的没错:归根到底,还是美国需要重新考虑它的主导权问题。(作者是前中国APEC高官、前驻外大使)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