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中国应如何反击“萨德”

2016-08-10 08:54: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萨德”事件在持续发酵,不仅韩国国内的抗议活动持续不断,在东北亚其他国家如中俄朝的批评和反对声音也一浪高过一浪。此事是冷战结束以来涉及地区安全战略的最严重的事件,打破了地区战略平衡,严重侵害了中国等国家的安全利益。近日,中国国内最重要的几家报纸纷纷发表文章反对韩国部署“萨德”并提出了一些反制韩国的思路和建议。

  “萨德”系统计划于2017年年底部署完毕,在此之前,或许还有一定的转圜余地和努力的空间,尽管希望并不大,也可尝试作最后的努力。当然,我们不能安静地等待韩国当局的“良心发现”或“幡然醒悟”,可以采取对话、制裁与军事压力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反制。

  与韩国在野党、民间团体、学术机构等非官方组织进行对话,召开论坛和学术会议,宣扬中国合理的主张,扩大共识,唤醒更多的韩国民众。韩国社会本来对部署“萨德”之事意见就不统一,分歧很大,在野党几乎一致反对。韩国第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3名新党首候选人均明确表示反对部署“萨德”,并承诺将在8月党代会改选后修正该党对部署“萨德”的立场。第二大在野党国民之党一直强烈批评政府部署“萨德”的决定,该党国会议员党团领袖朴智元7月26日表示,部署“萨德”对韩国没有任何好处,更无益于朝鲜半岛的稳定,要求政府立即撤回这一决定。就连执政的新国家党内部也不乏质疑声,“萨德”计划部署地区的4000余名党员中已有1000余人递交了退党申请书,誓与“无视民意”的执政党划清界限。两大在野党均以不同方式提出部署“萨德”应获得国会批准。国民之党前党首安哲秀主张应进行全民公投。

  “萨德”风波愈演愈烈,正在撕裂韩国社会。韩国《国民日报》7月27日报道,韩国民意调查专门机构RNCH于24日至25日对韩国总统朴槿惠施政情况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朴槿惠的支持率为30.1%,为有史以来最低值。韩国执政党一般代表保守势力,有明显的亲美倾向,而在野党一般代表新生力量,比较注重朝韩关系和中韩关系。朴槿惠的总统任期还剩一年多时间,2017年就要举行大选,现在的在野党或许可能成为执政党。在此背景下,开展同韩国在野党和非政府组织的学术对话,有利于让更多的韩国民众明白部署“萨德”无论对韩国的安全利益还是对半岛和本地区都会带来巨大的危害,使韩国内部的反对力量不断增长并向现政府施压或许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反制“萨德”,制裁与施压或许是必不可少的措施,否则,反击就没有力度,就此,笔者提出几点粗浅的看法:

  一、首先全面制裁接纳“萨德”部署的庆尚北道。《环球时报》7月9日发表社评,主张直接制裁具体部署“萨德”的韩国行政郡,这有一定道理。但是,星州郡总人口只有5万人,制裁的范围太小,效果有限。可将制裁范围扩大到庆尚北道,该道面积为19万多平方公里,人口为270多万人,系朴槿惠故乡,可逐步中止中国企业与庆尚北道的一切经贸合作关系与人员往来,激发当地民众对政府的不满,要使其伤筋动骨才会有效。

  二、制裁一批支持部署“萨德”的韩国公司和个人。可采取中止与其合作、限制他们进入中国旅游经商,制裁他们的家族企业。或许可能起到杀一儆百、以儆效尤的作用。

  三、从文化和旅游领域开始分阶段酌情对韩实施全面经济制裁。韩国不仅在经贸领域依附中国,在文化和旅游领域更加倚重中国。事实上,在文化和旅游领域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2016大邱炸鸡啤酒节7月27日在大邱市开幕,大量中国游客取消参加计划,大邱市姊妹城市青岛市已于22日通报称将不参加此次炸鸡啤酒节,同时也拒绝了大邱代表团参加青岛国际啤酒节。中国是韩国综艺娱乐节目的最大海外市场,因7月“萨德”风波,有不少韩国演艺明星在华受困,韩国娱乐企业市值大跌,虽然目前尚未有“限韩令”的明文规定,但韩国已经风声鹤唳,韩星成为“萨德”的替罪羊。韩国应抛弃中国不敢对韩经贸制裁的错误认识,因为中国抗风险能力远高于韩国,况且是为了中国的安全战略利益。

  四、军事反击是必要的手段。中国国防部发言人针对“萨德”入韩多次强调,将考虑采取必要措施维护国家战略安全和地区战略平衡。近年来解放军应对危机的能力明显在增强,选项应该很多,如可举行对“萨德”部署基地进行军事打击的实弹军演,以警告韩美必要时可使用相关导弹摧毁“萨德”基地。我们可在靠近韩国方向部署相应雷达设备,必要时对X波段雷达实施干扰和压制。还可借助隐身技术等提高导弹突防能力,采取中段或末端机动变轨等方式,欺骗“萨德”的动能拦截器,使其“自废武功”。

  五、加强与俄罗斯的战略沟通与合作,共同对付“萨德”。“萨德”同样会监视俄罗斯在远东地区的军事活动,对俄的战略安全造成实际威胁。因此,应加强与俄交流合作,力求在战略上对美韩造成更大压力。

  8月4日傍晚从韩国传来两条新闻:一是朴槿惠当天称“萨德”部署地点或可在星州郡内变更;二是韩国国防部发言人文尚均当天表示,可与日本共享“萨德”情报。朴槿惠政府不仅铁心部署“萨德”,而且在美日韩军事同盟体系的路上越走越远,这再一次说明很有必要加大对韩反制力度。“萨德”入韩是朴槿惠政府最大的败笔,也是冷战结束以来韩国外交与对外战略上最大的败笔,它挑起了“新冷战”,害人害己,韩国必须也一定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