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嵎生:从一个重大案例看美国对菲律宾的影响程度

2016-08-11 08:56:00 环球网 王嵎生 分享
参与

  1996年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菲律宾召开。拉莫斯时任菲律宾总统。会议的主旨是要进一步深化APEC

  “大家庭精神”,同时制定“马尼拉行动纲领”。关于要深化“大家庭精神”,1993年在美国西雅图会议上,领导人作了庄严承诺,然而当时来不及界定什么是“大家庭精神”。但此后两年的实践做了回答:APEC需要一个“APEC方式”,基本原则是:承认和尊重各成员的多样性;允许灵活性、渐进性和开放性;遵循协商一致、自主自愿原则;集体做重大决定,各成员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努力达标。 “家有家规,国有国法”,“APEC方式”,就是要为“大家庭精神”制定“家规”(后来被东盟一些国家称之为“APEC的灵魂”)。

  在当年5月的第二次高官会议上,我作为中国高官,在中菲双边磋商中提出了“APEC方式”。菲律宾高官会主席马卡拉纳斯副部长反应很好,认为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重要建议,将是中国方面对苏比克会议的一大贡献。他愿意为“APEC方式” 而主动去做各方的工作。

  可是三个月后他的态度就变了,说一些发达成员不赞成,美国“强烈反对”,不好办。尽管我们做了大量的说理工作,菲律宾准备的《苏比克宣言》草案仍只字不提“APEC方式”。领导人会议前一天,我们代表团深感不爽和不安。中国领导人多次亲自写信给拉莫斯总统,建议“APEC方式”,如果领导人宣言中毫无反映,我们回去如何“面对江东父老”?怎么对得起中国领导人?怎么交帐? 我们一年的心血和努力难道就这样白费了?!

  于是,我们不得不使出最后一招。我紧急约见马卡拉纳斯副部长,强烈要求宣言一定要反映“APEC方式”,说中国领导人几次给你们总统写信谈“APEC方式”,可你们的宣言草案始终毫无反映,我们不能理解。如果因为美国反对就不写进去,那么现在的草案中也有一些美国的建议,我们顾全大局,勉强同意了。如果我们也反对,你们还能通过《苏比克宣言》吗? 听到这里,马卡拉纳斯开始有点紧张,问我有何具体建议,我立即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案文:

  TO DEEPEN THE SPlRIT OF THE COMMUITY  IN THE SPlRIT OF“APEC APPROACH”,(以“APEC方式”的精神深化大家庭精神)。马卡拉纳斯阅后表示,他当天晚上10时将见拉莫斯总统最后敲定宣言草案,他将争取把“APEC方式”写进宣言草案。我说只“争取”不行,还是请他设法写进去,以免发生大家都不愉快的事。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看到了新修改的草案。关于“APEC方式”终于写进去了,只是把我们案文中的“IN

  THE SPIRIT OF”(以……精神)改为“IN ACCORDANCE WITH”(按照……)。他们是从英文技术上考虑,我们的案文, 一句话中,紧挨着出现两个“SPIRIT”,不好听 (中文两个“精神”在一句话中也不好听),索性改成“IN ACCORDANCE WITH”,即“按照APEC方式深化大家庭精神”,结果比我们的案文更好。我们乐开了,心想“撒手铜”有时候还真顶用。

  从这个重大案例,我们不难看出,美国对菲律宾的影响虽然是巨大的,但还谈不上能控制菲律宾,至少在拉莫斯当政时不行。菲律宾有自己的民族和国家利益,它需要独立自主的外交。杜特尔特上任以来的诸多言行,特别是派拉莫斯作为他的特使访华,并非偶然。在中菲关系方面,拉莫斯也说:我只是一个破冰者,

  想要重启我们与中国这个邻国的友好关系,这是我需要去做的……, 话不多,但也意味深长。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