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从记者站看中苏由“蜜月”到交恶

2016-09-07 09:01: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重要媒体驻外记者站的选点和撤销,驻外记者的选派和调回,可以映照出世界风云变幻,国家关系变动不居,以及世事无常。人民日报驻苏联记者站的命运无疑是一个典型案例。

  1954年11月,人民日报在苏联建立第一个驻外记者站。这是中国同苏联开始“蜜月期”的产物。

  1950年初,毛主席访问苏联,2月14日同斯大林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两国关系从此急剧升温,在各个领域的合作全面展开。两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和真理报决定互派记者,在对方国家的首都建立记者站。

  人民日报首任站长李何,早年就投身革命,是中共早期领导人瞿秋白的女婿,到报社记者站任职之前,已作为新华社莫斯科分社创建者在苏联工作近4年,夫人瞿独伊当时正在苏联一农学院学习。从各方面条件看,他称得上是精挑细选的不二人选。

  按照协议,两家报社要为对方提供实质性帮助,包括帮着租房、买车和外出采访时提供翻译。在真理报的协助下,记者站很快安置妥当,开展工作。当时的中国,视苏联为老大哥,一个很流行的口号是: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读者对发生在苏联的大情小事都感兴趣,觉得新鲜。在这样的情势下,记者站责任之重、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李何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正在莫斯科大学新闻系读书的戴枫被调到记者站当记者。他这样描述当时的工作生活情况:

  ——记者站工作十分繁重,不允许遗漏任何重大事件的报道。每天都编发消息,每人每月还要写8篇通讯或综述。     

  ——每日工作程序是:清早7点开始阅读由邮局直接专递的十多份报刊,篇幅极多。大家赶着把稿件编出、审定,交由译电员译成明码电报,在打字机上迅速打出,到莫斯科市邮电局发往北京。

  ——上午一般忙到12点。下午如没有外出采访,就在办公室写通讯、述评,通常工作到晚上10点。

  ——午晚两餐是最好的休息松驰时间,因为先要走10多分钟,才能到达使馆食堂,不论雨雪风寒还是太阳高照,走这段路有一种心情放松的感觉,用餐时大家说说笑笑,是紧张单调生活的调节剂。

  当记者最盼着经常有大事发生,他们在苏联的那几年,就赶上几件震动世界的事件。

  1956年2月14日,赫鲁晓夫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作题为《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报告,俗称秘密报告,全面否定和猛烈批判斯大林,拋出许多骇人听闻的事例,像斯大林搞肃反扩大化,错杀大批优秀人才;二战时对德国图谋进攻苏联掉以轻心,导致战争初期苏联连连失利,等等。秘密报告在全世界引起巨大反响,在东欧国家尤为强烈。很多人上街游行,要求摆脱苏联控制,出现流血的“波匈事件”。苏联当局慌了手脚,一味追求出兵镇压。在这危机之际,中国派刘少奇访苏,说服赫鲁晓夫纠正错误作法,避免了更大悲剧发生。在波匈事件期间,人民日报派出两位记者到波兰匈牙利采访,他们的稿件大都通过莫斯科记者站转发北京。

  1957年11月,毛主席第二次访苏,主要使命是说和,维系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他指出,社会主义国家也必须有个头,这个头就是苏联。11月17日,毛主席接见在苏中国学生,留下了这段著名的语录:“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象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枫全程采访,写出了影响很大的通讯《毛主席会见留苏学生》。

  1959年9月底赫鲁晓夫访华,他在中国国庆十周年宴会上发表讲话,指桑骂槐地指责中国的內外政策,引起中国领导人的强烈不满。此前,苏联向中国提出联合建长波电台和联合舰队的要求,均遭拒绝。恼羞成怒的赫鲁晓夫下令撕毁合同,撤走专家,使许多已经上马的项目陷入困境,还逼看中国还债,使中苏两党两国关系彻底破裂。

  有鉴于此,人民日报驻苏联记者站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理由和条件。1959年底,存在不到7年的记者站正式撤销。

  这一撤差不多就是30年,直到1989年5月,戈尔巴乔夫访问中国,同邓小平会谈,实现了两党两国关系正常化,人民日报才派两名记者前往莫斯科,重建记者站。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李何1958年春奉调回国,任人民日报国际部副主任,1962年8月5日病逝,终年44岁。夫人瞿独伊回国后主要在新华社工作。今年95岁的老人依然依然健康矍铄。(劳木)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