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萨德”会摧毁中韩关系吗

2016-09-09 09:20: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中韩关系因“萨德”事件而遇上了建交以来最严重的危机。持续火爆的中国游客赴韩游近期出现了降温苗头,还有部分韩国艺人在华演出受困、赴华签证审批趋严等,韩国《中央日报》8月13日就此发表题为《大国的报复》一文称:“现在发生的事情可能只是中国复仇的一个小小开端。”《环球时报》8月15日表示,“韩媒‘大国报复’的说法,是在刻意炒作,意图塑造一种‘中国以大欺小’的形象,却忽略了韩国自身才是这场风暴的肇事者。”

  韩国不仅是这场危机的肇事者,其所用的手段也很不光彩。中国一直非常重视发展中韩关系,也曾取得辉煌的成果,并一度被当作双边国家关系的典范,中韩两国领导人曾频繁互访和接触,直到今年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还依照连续多年的惯例向朴槿惠总统发生日贺电(给外国领导人发生日贺电并不常见)。但就在3月,韩美就开始组建有关“萨德”部署的联合工作组,韩国当局此时实际上已正式决定让“萨德”入韩,但是对外的表态还是掩饰、含糊、闪烁其词,欺骗包括中俄在内的国际社会,严重损害了长期建立起来的中韩互信关系。

  更严重的事情还在后面,7月,中国正在紧张应对南海危机,菲律宾提起所谓的“仲裁案”于7月12日公布结果,而韩美却选择在7月8日对外正式宣布决定在韩部署“萨德”,7月13日宣布庆尚北道星州郡为部署地点。这明显是乘人之危,毫不留情地从背后捅了中国一刀,这样的行为首先是无情无义的,也是不道德的。韩国似乎完全不顾及中韩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进一步摧毁了中韩互信的基础。

  尽管如此,中方还是多次向韩方表达了要珍惜来之不易的中韩关系、希望韩国改弦更张并中止部署“萨德”计划的意愿,但韩国似乎听不进中国的忠告,不但没有停止,而且还有加快部署速度的趋势。近日,美军多位高层官员如美国陆军部长、美国导弹局长和美国太平洋司令部陆军司令等陆续访韩,他们很可能都是为加快部署“萨德”而来的。8月15日,朴槿惠出席光复71周年庆祝仪式时说:“部署‘萨德’是为了守护韩国国民不受朝鲜挑衅的威胁而选择的自卫性措施,我认为攸关国民生命的这一问题不能成为争议的对象。”

  实际上,“萨德”根本阻挡不了来自朝鲜的“威胁”。朴槿惠的狡辩,表明她已铁了心要让“萨德”入韩。中国曾花费大量心血培育的中韩友谊之花,却被朴槿惠当局无情地毁掉。

  有观点认为,“中韩关系被美国因素和朝核问题所绑架。”似乎朴槿惠的做法“情有可原”,事实上是在为她开脱责任,因为这根本经不起推敲,起决定因素的是朴槿惠当局的理念和集团的利益,内因永远是决定性因素。美国当然会在“萨德”问题上给韩国施加一定的压力,朴槿惠当局本身有此意愿就顺势接纳,不会存在韩国抵不住美国的压力而被迫接受的可能性。不要忘记,上世纪90年代美国准备对朝鲜动武时,韩国前总统金泳三表示反对,并发出了“我不会派一兵一卒”的怒吼,难道金泳三就没有压力吗?金大中和卢武铉两位前总统顶着美国的压力对朝实施“阳光政策”,极大地改善了朝韩关系,不仅如此,韩国还同美国达成协议,计划于2014年由韩国收回战时指挥权。但是,李明博和朴槿惠保守政府登台后,以种种理由将收回战时指挥权的事情无期限地往后推。可见,同样的事情对不同的人或政府会有完全不同的结果。

  中韩关系被朝核问题所绑架之说更是无稽之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多次强调:“朝核问题的由来与症结都不在中国。”朝核问题的产生本质上是美国于冷战时期在韩国部署大量战术核武器并对朝鲜实施敌视政策和不断进行军事威胁所致,所以这是朝美之间的问题,况且中国为实现半岛无核化付出了诸多努力。韩国将朝核问题的责任推给中国,只不过是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借口而已。

  韩国在决定部署“萨德”之前,应该对此行为给韩国带来的利弊进行过评估,韩国当局肯定认为是利大于弊才下了决心的。其中对中韩关系的评估无非是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认为中国不会或不敢对韩国进行严厉制裁,中韩关系能够维持大局;第二种可能是认为即使中韩关系彻底崩溃,对经济构成一定的伤害,但韩国也承受得起代价。第一种可能性或许更大一些,因为已有韩国媒体分析认为,中国正式对韩国进行制裁的可能性不大,这有两个理由:一是经济制裁会造成中韩两国相互伤害;二是如果对韩国实施制裁,中国担心或者害怕韩国彻底投入美国怀抱。

  事实上,韩国的所作所为不仅表明它已经投入了美国怀抱,成为美国实施旨在遏制中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帮凶,而且还投入了日本的怀抱。在韩日关系上,朴槿惠已经突破了历届韩国政府未敢突破的两个界限:一是不顾韩国民众的反对,韩日就“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韩方明显作了巨大让步,此事关乎对二战历史的认知和国民的感情,被韩国民众视为底线;二是与日本首度开展真正意义上的军事合作,如实质性的联合军演和情报共享等,并正在向着构筑韩美日军事同盟体系迈进。这一切最终都将是冲中国而来。

  对中国来说最好的结果当然是韩国能够回心转意、重修旧好,但“示好”的方式不可能使朴槿惠当局回头,因为韩国当局事实上已经作出了战略抉择,要使一个国家或政府改变战略方向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不要抱有太多的幻想,中国应该做好最坏的准备。

  对于韩国的“背叛”行为,中国舆论界要求反制韩国的呼声很高。《环球时报》8月16日刊登文章说,“教训好了韩国,为周边国家立规矩”。中国政府还未正式出台反制韩国的政策,毕竟中国反对“萨德”入韩的意志和决心只有通过具体行动才能体现出来,或许是中国该出手的时候了。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