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中日韩三国新演义

2016-09-09 09:25: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8月24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东京出席第八次中日韩外长会,并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韩国外长尹炳世共同会见记者。最近东北亚局势敏感而紧张,中日韩外长会历经波折,似乎差点开不成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当天强调,中国外长赴日而不是访日,凸显三国关系的微妙和复杂,人们甚至发出感叹:“相见总比不见好。”

  中日韩三国外长会议机制是在2007年确立的,主要讨论三国合作进展与未来规划,为当年领导人会议进行筹备工作,以及就共同关心的地区和国际重大问题交换意见等。中日韩外长会议至今已经举行了7次,上一次是2015年3月三国外长在韩国首尔会面。而这一次中日韩外长会议,是自2011年3月时隔5年后再次在日本举行,也是2012年以来中国外长首次前往日本。

  当前,中日韩整体关系是近年来最糟的时期。首先,中韩关系处于建交以来的最低潮,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韩国接纳“萨德”使原本热络的中韩关系瞬间冷却;二是在制裁朝鲜的力度和范围方面,中韩两国很难达成一致与共识;三是中国的立场是反对所有违反联合国安理会2270号决议的举措。各方对决议的理解不尽相同,如韩美大规模联合军演并不符合该决议的有关条款。

  其次,中日关系更加趋于复杂和紧张。一是中日关于钓鱼岛的争议,特别是近期中日双方的公务执法船在钓鱼岛海域的矛盾或冲突更加显现,中国坚定捍卫钓鱼岛的领土主权;二是日本在南海挑起事端,兴风作浪,日本本是域外国家,却同美国一道在南海搬弄是非,制造紧张气氛,危害中国的主权和安全;三是安倍最近加紧炒作所谓的“中国威胁论”,为自己修宪的图谋、实现国家“正常化”和国内政治需要服务;四是中日之间的历史问题和日本政要参拜供有甲级战犯亡灵的靖国神社问题一直存在。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日韩三国外长会的尴尬局面就不难理解,很难就上述问题取得什么实质性结果。人们认为,此次外长会能为眼下的紧张关系调节一下氛围,带来象征性的缓和,就已不错。事实上,虽然此次会议没有达成任何成果文件,但三方达成的合作共识并不少。

  王毅表示,我们同意秉持三方达成的重要共识,着重推进政治、经贸、人文、可持续发展四个重点领域合作,通过“四轮驱动”,助力中日韩合作。一是积累政治互信,妥善处理好敏感问题,加强安全对话和政策磋商,增进相互了解和信任。二是开展务实合作,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进程,争取早日取得阶段性成果。同时,积极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如期完成,加强金融、国际产能、能源等领域合作,共同迈向2020年实现东亚经济共同体的既定目标。三是增进交流,不断扩大人员交往,利用三国相继举办奥运会的契机,打造“东亚奥运圈”,增进三国人民友好感情。四是推进可持续发展,建设好中日韩循环经济示范基地,加强环保、中小企业、救灾等领域的合作。三方还积极评价三国合作秘书处工作,同意继续支持秘书处在三国合作中发挥更大作用。

  长期以来,中国一向重视中日韩三国合作,并倾注心力。近十几年来,尽管东亚区域经济合作仍在向前发展,但“一体化”势头明显受阻。东亚各种组织机制叠床架屋却缺乏主导和方向,建立多边安全机制的努力也几乎毫无进展。

  有观点认为,东北亚合作有两个搅局者即美国和朝鲜。此观点并不完全正确,美国作为域外国家,从来不支持东北亚合作,更不赞成东北亚“一体化”,而且还常常干扰中日和中韩两组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是当然的搅局者。而朝鲜的情况则完全不同,其一,朝鲜作为域内国家,地处东北亚中心,本应参加东北亚区域合作。其二,朝鲜从来没有反对东北亚合作,而且还希望加入东北亚“一体化”进程。其三,朝鲜从来没有反对或阻挠中日合作和中韩合作。所以,朝鲜完全不是东北亚合作的搅局者。

  至于朝鲜为何长期被排除在东北亚合作之外,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并不应该由朝鲜来承担全部责任和主要责任。相反,正是因为将朝鲜排除在东北亚合作之外,才是东北亚合作进程屡屡受困并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的深层次原因。首先,从地缘经济视角来看,朝鲜地处东北亚中心地带,是连接亚洲大陆和韩日的桥梁和通道,如果能够打通此桥,建设中朝韩经济圈或经济走廊,并与中国“一带一路”对接,从而形成中国与朝鲜半岛命运共同体。到时,岛国日本才会主动加入东北亚合作并参与东亚“一体化”进程,否则,就会面临被边缘化的危险。其次,从地缘政治视角来看,因“三八线”将朝鲜半岛拦腰斩断已有71年,韩国变成了事实上的岛国,更严重的是不少韩国人已经养成了岛国思维,在战略上更容易倾向于海洋势力,“萨德”危机的出现可见一斑,特别是这给域外海洋势力提供搅乱东北亚合作的可乘之机。

  在加紧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背景下,美国在东亚搅局的政策也会更加强化。日韩当然十分清楚,中日韩共同引领东亚区域合作对各方都有红利。但是,在地缘战略结构的矛盾还没有解决之前,区域合作只能降为次要地位。所以,要真正促进中日韩合作并最终实现东亚“一体化”,不能仅仅依靠宣扬加强合作的重要性,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得从地缘政治入手,即着实推动朝韩和解,打通“三八线”,建立经济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以地缘政治杠杆的力量来驱动包括日本在内的东北亚区域合作,或许这才是治本之策。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