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宝莱:美俄何以能达成叙利亚停火协议

2016-09-12 09:01:00 环球网 刘宝莱 分享
参与

  9月10日凌晨,美俄外长在日内瓦宣布达成叙利亚停火协议,并将于12日日落时分正式生效,以赶上今年伊斯兰教宰牲节的第一天,给叙利亚人民带来和平。美国务卿克里表示,“希望以此减轻暴力冲突,缓解人们痛苦,重启和平谈判,并推进叙利亚的政治过渡。”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认为,“尽管存在不信任等各种问题和破坏因素,双方经过努力,还是成功制定了一系列文件。”联合国叙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发表媒体声明,对美俄双方达成的协议“表示欢迎”。

  该协议将给叙利亚人民带来期盼已久的希望。这不仅有利于叙冲突各方停止流血,缓和叙国内紧张局势,而且对推动他们冷静反思,相互沟通,进而走日内瓦和谈之路,具有积极意义。同时为叙政府和国际救援组织向叙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带来方便。

  该协议是美俄长期较量、磋商,相互达成妥协的结果。就俄罗斯而言,首先急于停止在叙军事行动。由于受美欧制裁,俄国内经济每况愈下,难以长期支撑在叙的高额军费开支,急需同美合作,打造叙停火的新局面,以便体面地从叙撤军,“凯旋而归”。其次对叙反对派武装“网开一面”。俄军事入叙,决非助巴沙尔政权包打天下,而是为其既得利益。俄深知叙反对派武装的情况和复杂背景,不可能将其一网打尽。故而两面下注,谋求利益最大化,不再支持叙政府军收复阿勒颇。另外,俄推动叙冲突各方和政治派别出席日内瓦和谈,以纳入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中提出的叙政治解决进程和时间表。鉴此,俄需美向叙反对派施压,促其相向而行。第四,可缓解俄美双方在乌克兰危机上的紧张关系和俄国际孤立处境,从而有助于俄逐步恢复同欧盟的经贸往来与合作。

  就美国而言,奥巴马总统承认美国在叙问题上有“战略失误”。众所周知,奥巴马先是过早地宣布“巴沙尔已失去总统地位”,要他立即下台。然而,巴沙尔至今仍在台上;后又为叙化武划红线。结果还是接受了俄的“化武换和平”倡议,使美“威信扫地”。2015年,美国五角大楼曾制定培训叙温和反对派武装5000人去完成“打击叙”伊斯兰国“势力和推翻巴沙尔政权”的计划。据报道,已被培训的约200人,刚入叙,就一败涂地,溃不成军,要么被叙“支持阵线”缴械,要么投降。剩余人员寥寥无几,仓皇逃窜,一度成为国际笑柄,甚至西方媒体戏说,他们是叙极端组织的“武器运输大队长”,使美丢尽了脸面,只好停止该计划。接着,美又改为支持“叙有实力的反对派武装,尤其是库尔德武装”,并派近百名美国特种部队前往帮助培训。近日,土耳其出兵进入该地区,名义上是打击“伊斯兰国”势力,而实际上是打击库尔德人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对此,美处境尴尬。有鉴于此,美国接受教训,趋于务实,对俄采取软硬两手,且软中带硬。其主要意图有四,一是解救被叙政府军围困在阿勒颇的反对派武装,以便重整亲美势力,增强同俄角逐的实力地位和政治筹码。二是划分叙“伊斯兰国”和“支持阵线”等极端组织的具体范围,促俄击之。三是不再坚持巴沙尔立即下台,并允促叙反对派武装停火,并出席日内瓦和谈,以此拖住俄罗斯,使其进退两难。四是尽量维持叙现状。“击鼓传花”,将叙问题这个“烫手山芋”丢给美下一届总统。

  目前关键要看叙冲突各方能否接受,并执行该协议。对此,国际社会十分关注,人们正拭目以待。(作者是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前副会长、前驻阿联酋约旦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