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荣:金钱政治是美国基本的国家制度元素

2016-09-20 16:33:00 环球网 吴祖荣 分享
参与

  在美国,金钱政治渗透经济、社会体制运作的每个角落,是政治精英人士谋取权力和利益所必须驾驭的最基本竞技领域。这是美国社会的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性质所决定的。政治献金在选举中的合法地位为金钱政治的运作打下坚实的法律基础。

  首先,在联邦政府层面,政治捐款在总统和国会议员选举中的筹集和使用受法律保护。最近几十年来,经过国会对1971年联邦选举竞选法的多次修改,围绕政治捐款的最高限额、政治捐款人和接收人的身份等具体问题,有关法律条款的制定充满波折。但总的演变趋势对政治捐款的限制日益宽松。特别是最高法院本世纪对有关政治捐款案件的裁决,对政治捐款的法律地位和运作产生了重大影响。根据国会的现有立法和最高法院的判例,政治捐款属言论自由范畴,而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国会不得制定关于剥夺言论自由的法律。因此,政治捐款的合法法律地位得到空前巩固和加强;企业、工会和个人被允许无限制地在大选周期内向支持且独立于候选人竞选团队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

  其次,金钱通过选举转化为政治力量,发挥着确保少数有钱人统治国家的基础性作用。因此,筹款是有意打赢选战的总统候选人和参、众议员候选人必须优先获胜的首场系列战役。筹款得到的金钱在竞选战略方针的制定和宣传、造势、拉票等竞选活动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只有有能力通过筹款拥有巨额金钱的候选人才有可能在选举中当选总统或议员。由于政治捐款主要来自金融、军工、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业等大财团和各种利益集团,候选人筹款团队与他们的利益关系成为筹款成败的关键。可见,在竞选中取胜必备的筹款能力剥夺了中产阶级和穷人掌握执政大权的基本权利,奠定了为有钱人掌权的候选人当选的基础。

  第三,筹集金钱的贪得无厌导致竞选筹款活动腐败乱象丛生。在政治捐款在竞选中具有合法地位的大背景下,政治精英为打败对手,在竞选筹款中仍不择手段,钻法律空子,利用法律条文的盲区打擦边球,以竞选筹款名义大肆敛财。在今年的大选中,有关两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和希拉里从外国富人和财团筹款、以权钱交易筹款、以在职高官赐予捐款人见面机会筹款等媒体经常曝光的案例,都充分反映了金钱在美国政治关系博弈中的强大力量。针对联邦和州两级政府各项决策和各种政治、经济利益和社会福利再分配施加影响,代表各种利益集团的各类公关公司和游说团体不胜枚举,遍及全国各地,而金钱是这些公司和团体针对掌权人开展公关和游说活动的命脉。

  随着金钱政治助推政府权力为少数有钱人服务的势头日益加强,大多数民众的利益得不到照顾,甚至受到伤害,广大民众,包括少数理性政治精英,反对和批判金钱政治的情绪不断高涨。他们担心美国正在逐渐沦为寡头统治国家。但是,尽管大选已几乎丧失不断凝聚社会新共识、及时实施政策调整和催生社会变革的应有功能,民众对行政当局和国会的支持率低下、对政党政治和三权分立的民主体制信心走低,不言而喻,当前,美国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制度发生革命性变革的条件并不成熟,根本改变金钱政治及其运作的努力很难在短期内取得任何进展。(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