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荣:美国大选乱象凸显资本主义被迫变革的困境

2016-10-09 10:48:00 环球网 吴祖荣 分享
参与

  2016年美国大选乱象环生,地产大佬特朗普以其对抗传统政治运作的特有拉票策略,获得众多草根选民的支持,并突破共和党内各种传统势力的阻挠,最终成为共和党党代会通过的总统候选人,为不少美国政界人士和大选观察员始料未及,被称为令人费解的特朗普现象。但特朗普的内外政策主张并未真正获得党内或国内一致认同,选民对其个人品行、才干的评价呈两极分化态势。在政界闯荡数十年的政治精英希拉里,虽然比较顺利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但竞选之路仍充满挑战,不仅一直无法彻底摆脱”邮件门”困扰, 而且受到违法筹款、勾结民主党高层打击党内竞选对手等指控,政治诚信度走低。可见,此次大选最大的悲哀是,现有的两位总统候选人都不是广大选民的最佳选择。美国现有选举制度不能选出德才兼备的最优秀公民担任总统,是美国作为当代世界上最发达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国家在广大选民压力下被迫实施政治变革所面临的一大障碍。

  面对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矛盾日趋多元化,尖锐化,三权分立的国家体制受政党政治腐败特性的束缚,在应对实现国家兴旺发达必须解决的紧迫性挑战时显得无能为力,腐朽性不时显现。走强化唯一超级大国地位,继续谋求独霸世界的老路,还是转而采取美国利益优先的惟利是图孤立主义新政策?要振兴经济,扩大就业,如何首先打破国会有关联邦政府年度预算政治僵局,实施有效财政政策?如何从缩小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入手,有效调节各阶层利益分配,化解众多草根选民对政治精英和政府机构的不满?军队、警察和法院如何在维护少数有钱人统治地位时,也切实保护中产阶级和草根选民的实际利益,从而化解种族矛盾、医治警察执法过度使用暴力和枪击事件频繁等顽疾?如何从遵守联合国宪章规定的基本国际关系准则做起,停止使用武力侵犯其他主权国家或干涉其他主权国家内政,从而标本兼治,打击并根治恐怖主义,维护美国及其国民的安全?在诸如此类事关美国政治方向的重大议题上,希拉里和特朗普在竞选中表达的施政理念和路径尽管大相径庭,但他们有着让美国更强大的共同目标。无论谁当选总统,在现时历史条件下,都没有能力或政治意志力从根本上解决上述5大难题,未来数年美国通过历史性的政治大变革,避免渐进式衰落,形成国家越来越强的大趋势不可能出现。

  虽然大选所反映的选民不满情绪不断高涨,要求政府和政治精英实施政治大变革的社会力量正在不断积聚,但尚不足以打破目前国内政治僵局,创造实施政治大变革的基本条件。大选后,立法、执法、行政、税收、社会福利等国内政策可能出现局部较大调整,但少数有钱人统治国家的地位不会出现颠覆性变化,贫富差距扩大、种族歧视、暴力事件频发等突出问题没有根本性解决前景;美国将继续向世界各国各地输出货币资本和金融资本食利,并借助其先进产业竞争优势从有效利用全球市场、全球自然资源和全球人力资源中谋求最大利益;将继续尽力巩固在国际政治,经济,金融,贸易等领域的传统优势,抢占海洋,网络,太空等新兴领域制定治理规则的主导权;将继续通过强化各种各样的军事同盟试图巩固其势力范围;将继续在全球推广美国式普世价值观。

  美国无法通过此次大选打破的国内政治僵局,将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日益加深的负面拖累,消耗经济复苏内生动力,制约振兴经济的潜能发挥。社会矛盾激化和经济低迷或保持温和增长而无望高速发展的新常态将持续。但由于美国政治精英崇尚“妥协”这门政治艺术,破解政治僵局会不时出现局部空间;同时,美国在诸多领域仍拥有先进科技支撑的较强生产力、全球名列前茅的劳动生产率和经济竞争力,其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垂而不死的局面将维持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作者是前驻外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