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嵎生:“杜特尔特现象”和“美国因素”

2016-10-14 16:14:00 环球网 王嵎生 分享
参与

  杜特尔特上台100多天来,关于菲律宾对外关系说了很多话,其中涉及菲美关系、批评和指责美国的特别多。近来,更是强调要停止联合巡航,取消菲美军演,摆脱对美国的“过度依赖”;不赞成与中国搞对抗,主张相关矛盾“软着陆”,同中国和俄罗斯搞“贸易同盟”,等等。这类言论几乎每天都有,国内外媒体有大量报道,毋庸赘言。

  对杜特尔特这一系列言行,美日舆论导向十分明显,就是着重宣传:杜特尔特这个人“不靠谱”,讲话没轻没重,是“无定向导弹”,变来变去,是同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一样的“大嘴巴”。这些议论,如果不是蓄意歪曲,起码也是对这位总统的“误读”和大不敬。

  其实,杜特尔特讲话有轻有重,是人们大体认同的“定向导弹”。显然,他是“菲律宾优先”的爱国者,外交大方向应该说还是比较明确的:他要奉行独立自主外交,他并不反美,但不喜欢美国干涉内政,对菲指手画脚,更不愿充当美国的“马前卒”,被玩弄于股掌之上;对中菲关系,他不愿搞对抗,希望“软着陆”(直接对话,和平解决分歧),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他反贩毒也是认真的,动真格的。他有时话说过了头,立即表示歉意,也是好样的!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有人说,这是“杜特尔特现象”,看来是说到点子上了。“杜特尔特现象”看似偶然,在一定程度上,实属必然,是美国“决不做老二”政策和“老大作风”催生的,也是“时代变迁”的产物,而且不是孤立现象。看看近来在土耳其发生的事情,再看看在沙特阿拉伯发生的事情,以及美国同这些国家关系的微妙变化和龃龉,大体也就比较清楚了。美国《纽约时报》10月10日一篇报道说的不无道理:菲律宾外交政策出现了真实而且可能是历史性的变化。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日也评论称,菲律宾的杜特尔特对美国构成“严重且无法预料的挑战”。澳大利亚一位学者觉得,亚洲国家在中美之间现在感到“很纠结”,也建议美国要吸取“杜特尔特现象”的教训。

  “杜特尔特现象”,一般都认为是“逆”美国战略诉求而行的,不符合美国的“心态”,让美国感到心疼,难以容忍。但美国这次表现似乎比较“聪明”,没有与杜特尔特对着干,而是谨慎行事,“冷处理”。美国领导人和高官一直在说,美菲长期同盟关系很“牢固”,等等。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只有美国心里清楚。有传说,美国可能要策划军事政变,或暗杀杜特尔特。杜特尔特对此似乎也有所准备。希望美国不至继续“傻下去”,而仅仅是人们根据历史上旧案例的“误传”。

  杜特尔特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是中菲关系的大事,有利于中菲关系恢复友好常态,携手合作前行,让两国关系更上一层楼,让有关矛盾“软着陆”,逐步解决。至于菲律宾同日本关系,日本和美国有些媒体宣传中国很是“忧虑”。居心何在,无需挑明。不过它们老是这样,难道不累吗?中国不是美国那样的“老大”,也不屑做什么“老大”,菲律宾发展同任何国家关系,只要是正常的,中国都会乐见其成。中国一向主张平等互利,合作共赢,互不干涉内政,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各国都有权根据自己的国情,选择自己的外交和发展道路;对周边邻国尤其如此。这一点周边邻国普遍都有切身体会,杜特尔特心里也很清楚。他这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数百名企业家随行,绝非偶然。(作者是前中国APEC高官、前驻外大使、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