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菲越缘何调整对华政策

2016-10-31 09:13:00 环球网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一个月不到,北京先后迎来了两位客人,一位是越南总理阮春福,另一位便是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前者的访问似没有引起国际媒体的多大关注,而后者由于杜氏“呛声”美国的言论,在太平洋彼岸掀起巨大波澜,令华盛顿寝食难安,急派国务院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赶到马尼拉“讨个说法”。

  事实上,两场访问都取得重大成果,经过各方共同努力,达成了搁置争议、管控分歧、谈判解决争端的共识,实现了南海问题“软着陆”,全面恢复了两国对华友好合作关系,这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是个沉重打击,对地区和平与发展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那么,菲律宾和越南缘何不约而同调整对华政策?背后考量又是什么?

  首先,充当美国政策工具不符合东盟国家利益。南海问题是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抓手,但仅有这一“手”还不够,还需要为美国冲锋陷阵,以实际行动对抗中国的“帮手”。阿基诺三世甘愿充当这个角色。但是,跟着美国鞍前马后数年之后,菲律宾发现美国奉行的是“美国优先”政策。美国从菲美“合作”中收获了战略中心东移在军事、外交、舆论等方面的好处,而菲律宾却一无所获,白白被美国当抢使。菲律宾现任领导人就抱怨,联合军演对菲毫无裨益,对菲律宾迫切需要解决的经济发展、消除贫穷和扫除毒品等民生问题,美国又因“没有钱”帮不了忙。纠正这种利益上“一头沉”现象势在必然。

  其次,美国外交是意识形态挂帅。无论盟友或伙伴,还是对手,只要在内政外交方面不能与美国保持一致的,都在美国批判、打击或更迭之列。杜氏上台后“第一把火”指向国内肆虐的毒品泛滥,这本属菲律宾内政,与美国无关,但美国以维护人权为由横加指责,招致具有独立自主意识的杜氏愤怒,引发两国冲突。同样,美国对越南一边取消武器禁运,吸收越南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千方百计拉拢越南对抗中国,但另一边又在越南国内推销西式人权,搞和平演变,企图颠覆越南现行政治制度。美国两面三刀的做法,令越南政府不得不防,在政策上作出相应调整。

  再次,美国对华两面下注的政策侵蚀了东盟国家与美国的战略互信。对东盟国家来说,美国对华政策犹如雾里看花,说不清,看不透,不免萌生疑虑和不安,担心成为美国利益的牺牲品。因此,为谋求最大保险系数,大多数东盟国家采取不选边站政策。不当“冤大头”,这也是促使杜氏调整对华政策的主要动因之一。

  最后,越来越多东盟国家认清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真实用意。日前,东盟国家喊出南海地区最大的威胁是恐怖主义,这是对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最好回答。南海本无事,之所以出现“波涛”完全是美国插手的结果。南海声索国之间为领土争端“互殴”恰恰中了美国的奸计,令其坐收渔翁之利,而忘了当前各国面临的发展经济和改善人民生活的头等大事。觉醒之后翻然悔悟,菲越对华政策改弦更张盖出于此。

  可见,菲越调整对华政策不是偶然的,也是东盟国家对地区形势认知变化的反映。然而,当杜氏访华之际,美国军舰擅自闯入中国西沙领海,这凸显美国心有不甘,执意要将亚太再平衡战略进行到底。不过,可以断言,美国在南海越捣乱,将越丢分,越孤立,最终难逃被彻底唾弃的命运。(作者是前驻外大使、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