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隽:“萨德药丸”能让朴槿惠政权“起死回生”吗?

2016-11-17 16:35:00 环球网 侯隽 分享
参与

  近来,深陷“闺蜜门”的朴槿惠可谓是四面楚歌,其对于韩国内政的主宰基本处于一种“失能”状态,跌至个位数的支持率是对其窘境的最有力说明。然而做“困兽之斗”的朴槿惠政府在外交上却“大手笔”不断,近日先后完成了韩日军事情报协定的草签,并与韩国乐天集团以土地置换方式,将星州乐天高尔夫球场作为“萨德”反导系统基地一事达成一致,招招“损棋”更像是在试图转移国内矛盾而赢得政权喘息时间,部局其下台后的政治遗产。但以这种方式寻求“起死回生”未免显得有些天真,而且损人不利己。

  妄想 “东边不亮西边亮”,既是转嫁矛盾,亦是部局政治遗产。在安全上近乎于偏执急迫的与美日捆绑,在“闺蜜门”尚未爆发前体现了朴槿惠政府对于所谓安全问题的过度忧虑,反映了其对中国的不信任,但成为跛脚总统后的朴槿惠加快同美日的军事合作有着进一步的盘算。一直以来,无论是部署萨德还是强化同日本的军事合作在韩国都是异常敏感的话题,赞成与反对的人都大有人在。韩日军事情报协定的缔结在李明博政府时期就曾尝试过,后来因各方面反对无奈作罢,萨德部署也在韩国民众的强烈反对下被迫重新讨论选址一事。外交成为在内政上寸步难行的朴槿惠政府来说唯一可以“有所建树”的领域。由于韩日两国在历史与安全问题上恩怨不断,虽然两国同为美国的好哥们,但却龃龉不断,任何强化两国军事合作色彩的举动都是异常敏感的,对于朴槿惠来说,现今的局面可以用“破罐子破摔”来形容,自然再不用顾及民意,有施展拳脚的外交议题总比一筹莫展要好。如果说草签韩日军事情报协定还不足以反映朴槿惠政府的焦虑急迫心态的话,那么萨德的新址确定一事则是暴露无遗。采用交换而不是购买土地的方式就绕开了需经国会批准的门槛,少了繁琐的法律程序,也避免了在执政党处于深陷丑闻困境下的购地议案有可能遭遇搁浅的可能性,以最快速度完成了萨德的重新选址。如能借此转嫁国内注意力的话可以为延长政权赢得喘息时间,如达不到目的最后下台也算是捞到了一笔政治遗产,算盘可谓是打得“精明”。

  以强化安全困境的手段获取安全,搞错了方向。就在韩日两国于本月14日草签韩日军事情报协定后,当国内舆论批评朴槿惠政府绕过民意搞突然袭击时,韩国国防部发言人的一番“安全最重要”的言论,可谓是道出了朴槿惠政府最真实的想法。但以这种方法来寻求安全,无异于缘木求鱼,只能加剧区域内部的安全对立。无论是萨德,还是军事情报协定,都凸显了现今韩国政府试图一心“抱美国大腿”的心态,试图为他人做嫁衣。这种将东亚地区在安全上进一步撕裂的举动是损人不利己的,中国对于这种行为一直予以坚决的反对。就萨德的部署而言,已经远远超过了应对所谓来自朝鲜威胁的需要,在明摆着知道美国是针对中国而部署的情况下还一意孤行,凸显了朴槿惠政府的天真和自私。东亚安全与朝鲜半岛的统一需要的是和解,而不是进一步的挖沟渠,这种举动只能进一步加深区域内的安全危机,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已经证明了东亚与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中国的作用不可或缺,任何无视中国利益,而只讲一己私利的举动都不可能得逞,若是真心想寻求安全不应是这种以邻为壑的做法,显然是搞错了方向。

  与其说招招“损棋”会助风雨飘摇之中的朴槿惠政府走出危机的话,不如说更像是其政权“有病乱投医”的表现,是一种偏执短视的举动,是正面的政治遗产还是给韩国国民和继任政权挖的“大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得到印证,对于东亚区域安全也好,还是朝韩统一进程也好,不会有丝毫帮助,所酿苦果最终还是需要由韩国国民自己吞下。(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