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多重危机下,朴槿惠为何不会轻言辞职?

2016-11-19 08:52:00 环球网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据韩媒报道,韩国总统朴槿惠与在野党领袖秋美爱的会谈告吹后,政界要求总统“有序退位”化解政治危机的呼声高涨,但青瓦台称“无法可依”。青瓦台有关人士11月15日表示,所有解决方案都应在法律框架内讨论。基于同一理由,青瓦台也反对总统下台或退居二线。青瓦台方面还反问,是不是只要有百万人集会要求下台,以后的总统都要就范。对此,《韩民族新闻》15日批评朴槿惠置民意于不顾仍不愿放弃主导权。朴槿惠面对如此严重的政治危机并未如民意所要求的立即辞职,底气从何而来?

  朴槿惠个人作风强硬

  作为韩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朴槿惠刚上台执政之初,人们曾对她寄予某种希望,以为或许以其女性特有的细腻和柔情能够化解某些国内矛盾和李明博政府留下的僵硬的朝韩关系。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国内旧有的矛盾没有解决,新的矛盾不断涌现。在对朝问题上比李明博强硬得多,不仅毁掉金大中和卢武铉取得的成果,关闭了开城工业园区,而且还借用了美国力量。

  朴槿惠的强权政治意识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来自于其父亲朴正熙的遗传基因。朴正熙于1961年发动军事政变上台,统治韩国18年,他最大的贡献是使韩国成功实现了工业化,摆脱了韩国贫困落后的面貌。但是,朴正熙是韩国军事、威权主义政治的代表。由于朴正熙夫人过早地死于非命,朴槿惠作为长女就经常陪伴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在学生时代就接触政治,父亲的言传身教不可能不对朴槿惠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她以自我为中心,强势心态显著,对朝强硬等执政作风由来已久。

  弹劾总统并非易事

  根据韩国法律,弹劾在任总统并非易事,门槛较高,这或许是朴槿惠不会辞职的另一个原因。根据韩国法律,弹劾总统需要得到国会300名议员中三分之二以上同意才能通过。新国家党在本届国会占据122个议席,共同民主党等在野党和无党派独立人士拥有178席,其中,共同民主党拥有123席,因此,弹劾案要获得通过,必须有新国家党议员倒戈。即使弹劾案在国会通过了,还须通过韩国宪法法院裁定才有效,不确定因素很多。

  另外,2004年卢武铉总统弹劾案失败的历史告诫在野党,韩国特殊的社会文化氛围对国家元首的弹劾感到很不适应,弹劾行动或可能导致适得其反的结果,给新国家党“涅槃重生”的机会。因此,与其通过“弹劾”让事件短时间内停息,还不如不断对“闺蜜门”升温加火,使执政的新国家党背上沉重包袱,并不断使其“流血”,借此拖垮执政党,这样也许对在野党更有利。

  朴槿惠的总统任期还剩下15个月左右的时间,所以,朴槿惠和总统府青瓦台采取“拖延战术”,企图在应付调查和应对反抗的民意过程中拖到任期结束,力图不了了之。据韩联社15日报道,总统朴槿惠代理律师柳荣夏当天表示,自己昨天刚接案,了解案情还需相当长的时间,请求检方推迟调查总统。他说,检方此前建议于16日对总统进行“面对面”调查,但从实际情况看,总统根本无法于检方拟定日期接受调查,因为我方需要充分的事先探讨和辩论准备时间,希望检方推迟调查日期。他还表示,考虑到作为国家元首的日程安排问题,应对总统进行书面调查,而非面对面调查。

  对于对朴槿惠总统推迟调查的要求,检方表示反对,坚持按原计划行事。一名检方高层表示,无法接受对方的要求。朴总统前脚刚说完将积极配合调查,后脚又称待其他调查结束后再接受调查,这说明她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查明真相的意愿,摆明是不愿意配合调查。韩国检察总长金洙南15日也公开表示,照目前调查情况看,对总统本人的直接调查将无可避免。韩国朝野三大党首席副党首14日表示,朝野就启动针对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案的特别检察和国会国政调查达成一致。韩国检方此前已宣布将于近两天对朴槿惠进行“面对面”调查,现在朝野三党又宣布开展特别检查,被认为将全面提升调查的力度和范围。

  韩国民众会放朴槿惠一马吗?

  韩联社13日报道称,据韩国公民团体“朴槿惠政权下台非常国民行动”当日消息,由多个公民社会团体组成的烛光集会主办方计划每周末在首尔市中心举行烛光集会,要求总统朴槿惠下台,直至朴槿惠向国民表明下台。从10月29日起,韩国民众连续三周每周六举行烛光集会,要求朴槿惠就亲信干政门负责并下台。其中,12日的第三轮集会是2008年以来韩国社会规模最大的一次集会。据主办方估算,第三轮集会集结近100万人,警方估算有26万人参加。据主办方介绍,第四轮烛光集会将于19日在首尔和全国各地同步举行。主办方计划把26日指定为“全国斗争日”,并在首尔大规模举行第五轮烛光集会。看起来,韩国民众不把朴槿惠赶下台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在韩国历史上,还没有在任总统被弹劾下台,更没有在任总统遭检方逮捕的先例,朴槿惠是否会开历史先河,还要看剧情的发展。面对日益加深的危机,朴槿惠明智的做法应该是“让权保位”,即让出大部分(至少是相当一部分)总统权力,保住总统位置,取得民众的谅解,才可能比较“体面”地结束总统任期,这或许不失为一种现实的抉择。否则,随着事件的发展和调查的深入,即将出现的新证据的冲击力以及民众对此的反应将更加猛烈,朴槿惠将更加难堪。不管“闺蜜门”的剧情如何发展,此事件引发的政治危机都会使韩国社会分化加剧,更多的国民对韩国的未来感到迷茫和失望。

  事实上,朴槿惠时代已经开始徐徐落幕了,或许,由此引发的韩国新一轮政治经济社会危机才刚刚开始,朴槿惠也给人们创造了一个反思的机会。(作者是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